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我给你一千万

  男人拉着董明印的手快速的来到一个公交站台。

他气喘吁吁,一只手捂住心胸。

两个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光着赤脚,狼狈不堪。

稍停片刻,男人激动万分的说:“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季默林这辈子一定好好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董明印一只手被季默林拉着,别别扭扭的。

季默林松开手,视线依旧不离开董明印。

董明印救过他,如果不是面前的这个人救下自己,现在的他恐怕早已被海水淹没。

虽然这个人是在那么样的一种状态下救了他,但他还是心存感激,异常的感激,眼看自己今晚将要葬身海中,却出人意料的引来了柳暗花明。

叫他如何的不感慨?如何的不心花怒放?天无绝人之路啊。

“你不用这样感激我。”董明印用水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鲜血还在不停的向外溢出。

季默林的心像是被抽动了一般,这个男人为了救自己,竟然弄得血流不止。

“这样吧,哥,我们去我家,然后我带你去看医生,我们的衣服都湿透了。”季默林正说着,一辆出租车从面前经过。

“你回家吧,不要管我。”董明印摇头拒绝。

季默林拦下出租车,“哥,不行,我无任如何也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我。。。。。。算了吧,你还是一个人先走吧。”

不由得董明印啰嗦,季默林把他推上了出租车,并对出租车师傅说:“师傅,去湖边花园A区。”

出租车快速的在路上行走,季默林把身子挨着董明印,他们成了两个极端,一个拼命的求生,一个却努力的寻死。

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哥哥为何要自寻短见?他这个年龄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怎么舍得独自离去

有什么天大的难解的心结让他非要做出如此的决定呢?季默林实在想不明白,但他知道,从现在开始,一定要想办法让这个恩人有信心好好的活下去。

再说董明印,他把目光望向车窗外,街上的灯光照着他惨白的脸庞。

要不是因为出手相救眼前的季默林,他的心愿就已经达到了。

可如今,他还活着,是上天认为他董明印还没活够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呢?总之他现在确确实实的还活着。

身边的这个人,这个叫季默林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究竟犯下了什么过错,才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若不是今晚他的自杀行为,恐怕季默林现在早已被海水吞没。

无形中,他做了一件好事,救了一个人的性命。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待他的将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既然老天对他还有眷顾,那就尚且先活着吧。

就在董明印还在迷糊的时候,季默林摇着他的手,“到家了,哥,下车吧,快。”

季默林下意识的从湿漉漉的裤子口袋里掏钱,除了一串钥匙,什么都没有。

“师傅,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们马上去家里拿了钱再给你送过来。”季默林客气的对出租车师傅说。

“嗯,好的。”

季默林拉起董明印的手快速的向小区一栋高楼走去。

他的家住在二十九楼,两人乘电梯很快就来到了室内。

“哥,你先坐一会,我去给那司机送钱去。”季默林从柜子里拿出零钱,急匆匆的下了电梯。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住宅,室内的装横优雅考究,客厅的墙上挂着许多张精美的图片。

说实在的,这还是董明印第一次走进这么漂亮的住宅,这套住宅和他在林后的出租房相比简直上是天囊之别。

看来季默林的经济实力还是蛮不错的,在厦门能够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奢望啊。

季默林回来了,他立即从卧室衣柜里拿出内衣裤交给董明印,并带他来到浴室。

“哥,你先洗个澡,湿衣服穿在身上当心感冒。”季默林热情的给董明印调好水温,退出了浴室。

从浴室出来,董明印心情平静了许多,嘴唇因为受伤有一些浮肿,面容看起来也精神得多。

这是一个帅气成熟的中年男子,这么一个黄金般年龄的男子有什么想不开的呢,或者有什么难言之隐?

季默林从浴室出来,从冰箱取出一杯橙汁,放在董明印面前。

“哥,我带你去医院吧,你的口唇受了伤,会感染的。”

“不要紧,明天就好了。”

“那,我先用酒精给你消毒。”季默林拿出棉签和酒精,“哥,你躺下。”

董明印听话的躺在沙发上,季默林细心的用侵了酒精的棉签轻轻的拭去董明印破损的嘴唇和牙龈。

为了弄开绑捆在自己身上的绳子,他选择了用牙齿来咬。

酒精接触到董明印的伤口上,钻心的疼,密密麻麻的汗珠让他帅气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情形。

“坚持一会,哥,马上就好了。”季默林小心翼翼的擦去董明印脸上的汗珠。

董明印闭上眼,似乎是睡着了。

“哥,好了。”季默林轻轻的呼唤,董明印确实是睡着了。

几个月来,他第一次睡得这么踏实,睡得这么安详。

在柔软的沙发上,在湿度凉爽的空气中,在这么漂亮陌生的住宅里,董明印做了一个梦,一个对他来说十分美好的梦。

梦见自己无缘无故的没有了债务,恢复了以前贫穷但却没有债务的日子。

无债一身轻,原来生活是如此的美好,他的脸上挂着久违了的微笑。

看着熟梦中董明印的笑容,季默林一颗担忧的心总算放下了。

他找来一条毛巾,盖在董明印的身上,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一样无微不至的注视着眼前熟睡中的男人,虽很陌生,看着却让人感觉非常的亲切。

季默林是新加坡沈氏集团厦门公司的总裁,今年三十二岁的他办事勇敢果断,年轻有为。

十四年前,十八岁的季默林因为在当地的一场恋爱,被家人阻扰,被送到新加坡留学。

在新加坡毕业以后,他爱上了大学同学沈氏企业董事长沈培根的千斤小姐沈穆洁,并成了沈氏企业厦门公司的总裁。

沈穆洁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也是一个特别有心计的女人,对老公严加管束。

成天被这样一个女人像防贼一样盯着,季默林感觉实在泛味,变得经常的夜不归宿,在外花天酒地。

他这是要逼迫沈穆洁从他的生活中消失。沈穆洁拒绝离婚,而且心高气傲。

“默林,你别总想着和我离婚,姑奶奶我明确的告诉你,离婚可以,你休想从沈家带走一分钱的财产,沈氏企业是我沈家的,与你没有半点关系。”

“你别老拿这一套来吓唬我,穆洁,不管哪一国的法律,夫妻若是离婚,财产应该公平分配。”

“你。。。。。。”沈穆洁怒目圆睁,“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的总裁位置马上坐不稳。”

这倒是真的,她父亲是董事长,撤下季默林那是分分钟的事。

沈家唯一的公子,也就是沈穆洁的哥哥沈穆昆,对这个妹夫丝毫的不满,看在妹妹的份上,也只能忍气吞声。

如今妹妹和季默林矛盾重重,他第一个向父亲提议召开董事会,要求罢免季默林厦门公司的总裁位置。

沈培根出身在漳州龙海的一个知识份子家庭,对闽南地区有一种落叶归根的特殊感情,对季默林这个女婿,也是非常的满意,而且,季默林也是龙海人。

季默林出任厦门公司的总裁后,公司的业绩平稳发展,一切工作顺顺利利。

罢免这样一个优秀能干的年轻人,惜才如命的沈培根言辞拒绝。

不错,人与人之间会有一些磕磕碰碰甚至龌蹉的事情发生,哪怕季默林不是自己的女婿,以季默林出色的才华,沈培根也不会炒掉他。

个人感情问题是难以启齿的疼,作为他的女儿,沈培根知道穆洁从小刁蛮无理,娇生惯养。

就算季默林在外面有了情人,那也实属正常。

穆洁的这次意外,虽然季默林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穆洁有错在先。

沈穆洁把季默然的情人小丽打伤后,遭到小丽的报复,被小丽推入海中差点酿出惨剧,幸好抢救及时,才保住了性命。

沈穆洁的哥哥沈穆昆气得七窍流血,立即飞来厦门,亲自策划了一场绑架事件,预置季默林于死地。

大概在晚上十点的时候,他和手下把季默林五花八绑,捆在一块礁石上,并用抹布堵住了季默林的嘴巴。

沈穆昆走的时候十分嚣张,“季默林,哈哈哈,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你如此的对待我妹妹,这就是你的下场,马上就要涨潮了,你就在海水里慢慢的呆着吧。当然,如果有人救你,那是你小子万幸,但我想,这么晚了,应该没有人知道你会被绑在这里,更没人会来救你。对了,不把你直接扔到海里,是我实在不忍心,你毕竟是我妹夫,我不知道我家那个傻丫头为何这么对你痴情。还有,如果你能活着,总裁的位置还是你的,哈哈哈,不过,这种希望实在是太渺小了。“

沈穆昆带着一伙人离去后,季默林万念俱灰,难道今夜就是自己的人生末日?

他不甘,他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在新加坡的种种,想到了和沈穆洁的婚姻,甚至,他想到了十四年前的女友韩英英,当时韩英英怀了他的孩子。

因为怀了他的孩子,韩英英才被学校开除,季默林也被家人送到了新加坡。

不知道韩英英怎么样了,她还记得当年的他吗,还记得自己的初恋情人吗?

那个孩子。。。。。。肯定被打掉了吧,她才十六岁呀。

海水开始慢慢的上涨,恶浪拍打着礁石。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救我,我会给他一百万,不,一千万。”季默林在心里默默的乞求,如果这个时候真的有人来就他,他真的会给他一千万。

钱是身外之物,只要活着,他可以赚更多的钱,可是,没有了生命,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还不是一堆废纸?

没人了解他此时的恐惧与渴望,海水不断的上涨,已经淹没了半个礁石。

忽然,季默林眼前一亮,不远处,一个人慢慢走向海滩。

他的心惊到了嗓子眼,已经在涨潮了,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向海里走来呢?

不好,来寻短见的,光线不好,看不清男人的年龄。

“傻小子,活着多好,干嘛要想不开。”季默林心里默默的念着,同时求生的本能使他不顾一切的大叫,嘴被堵住,发出的声音就不是那么的清晰明亮,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的希望,他一定要抓住这根救命稻草。

男人被急促的海浪冲倒在海滩上,季默林拼命的呼叫,终于命不该绝,自杀的男人看见了他。

男人心好,死的时候没有想到要给自己找个伴,并且还救了季默林。。。。。。

季默林望着熟睡中的安详的脸庞,拉着他的手,笑着,有一种大难不死后的松懈和舒适。

一千万,他一定会给这个男人一千万。

一千万,他的命值这么高的价。

第十九章 我给你一千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