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疑点

  天羽拿着丧服回到房间,刚打开门,一团火直冲她而来。然而天羽此时注意力全在城主死亡这件事上,对突如其来的攻击没有一丝防备。

  眨眼之间,那团火便来到天羽的眼前,直朝眉心而去。天羽本能的闭上了双眼,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团火就悄无声息的融入了天羽的体内。然而天羽并没有在意这些,当务之急是查出杀害城主的凶手,还有救出水灵。

  回到房里,天羽疲惫的闭上双眼,好好休息了一番。

  两个时辰后

  “天羽姑娘,少爷请你去灵堂。”

  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天羽礼貌地应了一声。起身穿上丧服,走出房门。门外,管家恭恭敬敬地站着,见天羽出来,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天羽礼貌性的点了点头,跟着管家到灵堂去了。

  来到灵堂门外,天羽见到灵堂的大门是紧闭着的,心想,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少爷,天羽姑娘到了。”管家对着门抱拳鞠躬。

  门,吱呀一声开了,冰凌一身白衣站在里面。他看了天羽一眼,道“进来吧。不要让任何人靠近灵堂。”这后一句自然是对管家说的。管家抱拳,应了声是,便退下了。

  冰凌侧身,好让天羽进来。当天羽进来之后,才发现晶灵也在,只不过她是在正堂旁的小厅里。晶灵此时正研究着手上的东西也没注意天羽进来了。天羽看到那东西的时候,明显的有些呆滞。在一旁观察天羽的冰凌看到天羽的呆滞,肯定了心中的想法:那张纸不是凡界的东西。

  ······

  两个时辰前

  在天羽离开灵堂后,冰凌这才意识到天羽刚才的神色不太对劲。

  “天羽她,刚才是要揭开父亲左手上盖着的白布?”冰凌不太确定的询问晶灵。

  “是啊,她就是不安好心,指不定要销毁证据呢!······哎,哥······”晶灵还在诉说天羽想要做的事,却见冰凌掀开了城主左手上盖着的白布。

  果不其然,正如冰凌猜想的那样:父亲左手边有东西。冰凌从城主的左手衣袖中拿出一张白纸,对着晶灵说道“待会儿向天羽道歉吧。”

  晶灵嘟着嘴答了声‘哦’。

  “白纸?”晶灵拿着那张白纸仔细的看了又看。

  “用水试试,不行就用火试试。”冰凌道。

  其实冰凌知道,无论是水还是火,都没有用。当他拿到那张纸时就知道了。那张纸看起来与普通的纸无异,但摸起来却像布帛。由此可见,这并不是普通的纸,很有可能是天界的东西。这时候他想起来之前假装绑架水灵的事,他就担心会被天羽一举识破,只不过他没料到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普通的纸,自然也不能用普通的方法使上面的字显现。

  晶灵用了很多种方法,无论是剪它撕它,还是用水淋它,亦或者是用火烧它,都没有效果,依旧是一张白纸。冰凌见晶灵试了很久,还是一筹莫展,立刻让管家请天羽来灵堂。

  ······

  “晶灵,过来。”

  正在研究白纸的晶灵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发现是冰凌。晶灵拿着白纸走了过去。

  “那个,之前对不起,我太着急了。你,不生我气吧?”晶灵别扭的向天羽道歉。

  “我怎么会生气呢,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对了,那张纸拿来我看看吧。”天羽用手指了指晶灵手上的纸。

  晶灵乖乖的把纸递给天羽。天羽接过白纸,划破手指,滴了滴血在上面。血滴落到白纸上,瞬间消失不见了,白纸上显现出殷红血字:第一天。在你找到我之前,我一天杀一个。——魔弥。

  “变态!”晶灵愤愤地道。

  “这就是魔弥的作风。”天羽解释道。

  “那我们怎么找她呢?”晶灵问道。

  “我想,她应该在‘紫晶战渊’。魔弥修炼的功法,必须要吸取别人的鲜血,这样就可以提升自身的能力。‘紫晶战渊’是历来的战场。既然是战场,自然免不了流血,所以‘紫晶战渊’应该是这片大陆上最适合魔弥练功的地方了。”天羽细细的分析道。

  “那我们快去找她,好为父亲报仇。”晶灵激动道。

  “要能找到,我还至于站在这里?”天羽拉住了晶灵。

  “你去过了?”冰凌听出来天羽话里的意思。

  “魔弥掳走了水灵。我在‘紫晶战渊’见到她的时候只是说了几句话,她就离开了。我见她没带着水灵,怕她对水灵下手,就没有追上去。”天羽道。

  “她有分身术?”晶灵问出心中疑虑。毕竟,就算是魔,也不可能会那么快。

  “应该是掳走水灵,离开时下的手吧。”天羽只能给个大概的猜想。

  吸食鲜血必须是本尊才行,否则根本无法提升功力,然而在‘紫晶战渊’时,天羽见到的魔弥,是实实在在的拥有灵力的。要想吸干一个成人的血,并且吸收炼化为己用,就算是魔弥也需要一个时辰。在魔弥离开‘紫晶战渊’后,天羽也是动身回了城主府。当天羽回到城主府时,府中就在办理城主的后事了,而以天羽的功力,从‘紫晶战渊’回到城主府根本用不到一个时辰。所以,只有在掳走水灵离开的时候,魔弥才有时间下手。

  但,天羽想想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城主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天羽问道。

  “你走后不久,管家就来告诉我和晶灵父亲出事了。”冰凌想了想回答说。

  “不对啊。我是在水灵出事不到一个时辰之内接到魔弥的信的,难不成魔弥一开始就打算杀了城主?”天羽皱着眉头。

  “父亲又没得罪魔弥,她为什么要杀父亲呢?”晶灵及不赞同天羽说的。

  “或许有其他仇家找上魔弥,让她杀了城主呢?”天羽反驳道。

  “不可能,父亲人很好的,在紫金大陆没有仇家的。”晶灵越说越激动。

  “在紫晶大陆没有,不代表其它地方没有?”天羽似乎和晶灵杠上了。

  “你······”晶灵已是无言。

  “好了,这事明天再说。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出魔弥,不让无辜的人丧命,还有救出水灵。”在两人闹得有些尴尬的气氛中,冰凌突然插话进来。

  晶灵一甩衣袖,到一旁坐下了。

  “我送你回去。”冰凌对着天羽说道。

  天羽嗪首轻点。

  一路上,冰凌好几次都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有说一个字。

  “回房说。”

  天羽用灵力将这句话传音给冰凌听。冰凌抬头对上天羽的美眸,只见她微微点了点头,动作十分细微,连冰凌都是很仔细才看到她点了点头,冰凌也是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同样是很细微的动作。天羽已经知道他有事想说了,那么他是不是该把那件事告诉她。

  那件,父亲悔恨终身的事。

第十六章 疑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