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苏醒

  天羽再次在三人身上施了隐身咒,如同进来时那般又走了出去。

  她带着三人来到远离东凌城的一片荒地上。

  此时已经是半夜,方圆百里皆是无尽黑夜。

  天羽收回隐身咒,将三人平放在地上。随后,她自己盘腿而坐,闭目养神。

  这三人不像东凌月那般可以用血来治,也不能让她挨个输灵力,否则还没救完人,她就倒下了。思前想后,天羽也只有用光明大法。

  光明大法,是天界的禁术。因为,它是以施法者的真气为运转的,能将真气转换成灵力。此阵,及其消耗真气,顾被列为禁术。

  真气,是一种天界之人特有的东西,是天界之人存活的根本。一般来说,灵力耗尽或者生命尽失便会死亡,但天界之人只要真气尚在,哪怕灵力耗尽、生命尽失也可以再生。

  天羽这一调息,便是等到了黎明。

  太阳渐渐露出锋芒,天羽也要开始施展光明大法了。

  天羽双臂缓缓抬起,准备吟唱。

  只见其周身升腾起阵阵白烟,将自己包裹在烟雾之中,忽而从她的体内迸射出金色的光芒。

  她那红唇轻启,天籁之声随之回荡在天地之间。

  “光,你带给大地无尽温暖,哺育万物生长,你是生命之光。

  光,你带给世界一切生机,平复所有邪恶,你是圣洁之光。

  光,你带给人们平和之心,抚平一切躁动,你是和平之光。

  光,你带给我真挚的信仰,你是信仰之光。

  光,你开启着希望的大门,你是希望之光。

  光明之神,将你的力量借与我。

  ——光明的使者,现身吧!”

  第一段咒语落音之后,金色的光芒愈盛,将木家三兄弟的身影也是包裹了起来。

  “光之使者!

  我将催动你的光之能量,请赐予我——你最为傲的治愈之力,你最自由的天地之灵。

  带着世间最圣洁的光芒,给予眼前的生灵以再生之心吧!再生的七彩——天使之泪。”

  天羽的话音一落,天空之上便是有着三滴金色的泪珠落下。

  那泪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进在三人的眉心处。

  半晌,金光方才散去。这片天地再度恢复沉寂。

  天羽失重般,垂下双臂,旋即倒地。

  或许,她没曾想到这光明大法的消耗竟如此之大。现在她这副模样和那刚出生的婴儿有何两样?只怕随便来一个刚会走路的娃娃,也可以将她置于死地。

  虽说是消耗极大,但她体内毕竟还是有真气的存在的,倒也不至于死去,恢复需要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

  黑暗里,一直关注着天羽的那个人,在看到天羽倒下时,下意识的向前迈出一步,不过下一瞬便是退了回来,只不过眉头依旧紧锁着。

  ……

  躺了许久,天羽才艰难的坐起来。她双腿盘坐,吸取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在体内进行灵力淬炼,以灵力来转化成真气。

  黎明时分,天羽察觉到三人有要醒过来的迹象,也停了自己的动作。

  果不其然,就在天羽刚刚停下动作,三人便是醒了过来。

  “天羽?你不是在……”木风阳对天羽的出现表示疑惑。

  “我不放心雪儿。”天羽回答道,不过却是只回答了一半。

  木风阳三人听到,脸上露出略微尴尬的笑容。

  “木风阳大哥,请您告诉院长,我和雪儿有事会晚点回院。对了,顺便将这封信带给玄空。有劳了。”天羽说着,拿出一封信递给木风阳。

  “这次本就没帮上忙,该是我们说声惭愧。”木风阳笑笑说。

  天羽不知如何答话,索性就不说话了。

  木风阳抱拳,与天羽道了声告辞,便带着两个弟弟走了。

  待到三人走后,天羽也动身回东凌府了。

  因为真气不足,所以她的速度比之前慢上了许多,足足用了三个时辰才回到东凌府。

  “姐姐?!”

  天羽刚到东凌府门口准备进去,便是撞见了正要出门的天雪。

  “姐姐,你的……”

  天雪看着天羽的脸色略微苍白,第一时间就知道天羽的真气受损了。

  天界的人对真气有一种特殊的感应,就像凡界的人对灵力的感应一样。

  天羽此刻已经不想再说话了,因为她的真气确实是消耗殆尽了。

  天雪立刻扶着天羽往她房里去。

  这边天羽回到了东凌府,那边的木风阳等人也回到了朱雀圣院。

  说来也奇怪,当初他们从圣院到东凌城足足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如今却只用了短短几个时辰,这不免让他们觉得震惊。

  当然,他们不知道这是天羽使用了光明大法的原因,如今三人的灵力已经很是耐得住消耗了。

  “你们去休息吧,我去向院长禀明情况。”木风阳说着。

  随后,他向院长禀明了情况,而后将信交给了玄空。

  玄空拆开天羽的信,看完信纸上的内容后,他当即离开圣院,往东凌城去了。

  出院门时,正撞上从外面完成任务回来的司海。司海见他行色匆匆,望向他前去的方向,心中顿时明了。

  只有她,才会让玄空这般吧。

  司海嘴角上扬,跟上了玄空。他倒很想看看,她摆平不了的事。

  其实信纸上,只有三个字:他来了。

  或许旁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玄空可清楚得很。

  当初在四圣场时,那股神秘的杀气,那个神秘的人,终于,又出现了。

  东凌府

  天羽的房内,天雪静静地守在她身边。

  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弱小,好没用。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昏迷不醒,什么都做不了。

  真气这种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传给别人的,稍不小心,都会毙命的。

  “小姐,夫人请你去大厅用膳。”月双对天雪说道。

  天雪抬头看了月双一眼。然后,在天羽周身布下结界,这才和月双离开了。

  天雪吃过了饭并没有到天羽房里去,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她房间里面,被捆绑着的男子,面上全是凶狠的表情。

  她不禁失神,雪精灵向来都是温和的模样,从来都没有过凶狠的神情。饶是她惹他生气了,他也不过是板着一张脸而已。现今,她真的很想雪精灵,她一个人的雪精灵。

  “雪、精灵。”天雪唤道。

  雪精灵脸上的表情放缓了,不过只是一瞬。

  天雪一步步走向雪精灵,她相信她的雪精灵,无条件的相信。

  雪精灵不耐烦的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雪花链。不过,他越是挣扎,雪花链越是束缚得紧,到后来,在他的身上,已经布满血痕。

  “雪精灵,不要,不要再挣扎了。”天雪的泪,落得自然,又是突然。

  她紧紧地抱着雪精灵,让他不再挣扎,可是,越是这样,他越是挣扎得厉害。

  天雪的泪,成串成串的掉落,落在雪精灵的衣服上,落在地上。

  泪,打湿了雪精灵的衣衫,润湿了干净的地面,但却没有任何用处。

  天雪施法让雪花链消失了,没了雪花链的束缚,雪精灵却是反常的安静了下来。

  感觉到雪精灵不再挣扎,天雪才放开他。

  在她放开雪精灵的同时,雪精灵也是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还没止住的泪水,顺着天雪的脸庞滑落到雪精灵的手上。

  天雪清楚地看到雪精灵手上的细线开始褪去了。

  雪精灵收手,神情复杂的看着天雪。

  天雪微笑,伸手拉起雪精灵的手。

  她将雪精灵的手,放在自己的脸庞之下,让泪水一滴滴的落在上面。

  果不其然,雪精灵手上的细线完全褪去了。

  她抬头,望着雪精灵的脸庞微笑。雪精灵亦望着她,微笑。

  雪精灵,她的雪精灵,回来了!

  傍晚,天雪和雪精灵外出了,天羽的房里自然也没人照看了。

  吱呀!

  门被推开,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出现在里面。

  来人摘下偌大的黑帽,露出英俊的脸。

  那张脸,棱角分明,剑眉,乌黑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一张看上去不带温度的唇。

  这人生的英俊,不过周身却满是杀气。

  这股杀气,赫然便是当初在四圣场时,天羽和玄空感受到的杀气。

第五十七章 苏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