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设宴

  天羽看着皇后笑得那样悲戚,心中竟有些伤痛。她想或许玉凤的思想还存在吧,所以见到自己母亲这般模样也是心疼。

  “你们可让娘亲好等啊,菜都凉了。”皇后夹了菜往天羽的碗里放。

  天羽尝了一口,而后也夹了菜给皇后。

  “这不还没凉吗?娘亲尽诓我。”天羽如是说。

  “就是凉了,我与妹妹也陪着娘亲吃完。”天煌也是往皇后碗里夹了一筷子。

  “好,好。”皇后连声道好。

  天羽和天煌都听出来她的声音哽咽了。

  一家人少了皇帝却也是其乐融融,或许皇帝在反而不自在了。

  这皇帝与皇后,确实不是旁人眼中的恩爱夫妻了。

  三人殊不知屋内聊得欢愉,门外候着的人却早已泪流满面。

  “吟儿。”

  听见主子唤自己,嬷嬷应声。却是在门外擦拭了脸上的泪痕,等了片刻方才进入。

  她一进来,皇后便是瞧见了她那双通红的双眼。

  “坐下。”皇后说道,不过没有命令的语气。

  “娘娘,这不妥。”嬷嬷推脱道。

  她知道皇后的意思,只是主仆有别,这叫旁人看了去,宫内怕是少不了诋毁皇后的闲言碎语了。

  “秦嬷嬷,莫不是让我和哥哥再请你一遍?”天羽戏谑道。

  天羽的言下之意十分明显。她若是不坐下,再经公主太子一发话,怕是要折煞她了。

  “不敢不敢。”秦嬷嬷坐在天羽旁边。

  这一餐吃了许久,足足有一个时辰。不过饭桌上的人可没觉得长,还觉着时间短了。

  用过晚膳之后,因太子府在皇宫之外,天煌便告辞回府了,天羽则留下来继续陪着皇后。

  天羽搀着皇后,秦吟跟在身后。三人的身影在这黑透了的夜里显得那么孤寂。

  也就是这样一言不发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御花园。

  满园的桃花开的绚烂,忽而热闹了起来。仿佛是感受到了这种气氛,皇后也是微微一笑。

  “母后,您看。”天羽指了指前方的一丛紫粉色的花。

  在这桃花海中,此花却也是别具一格。走进了看,发现这花竟有两人高。

  “这花倒是没见过。”皇后一只手抚上开的正好的花朵。

  “娘娘,这是前不久从司耀国运回来的紫玉兰。是司耀国特有的花种。”秦吟为皇后和天羽解释道。

  紫玉兰,​其树皮灰褐色,小枝是淡褐紫色。花瓣呈椭圆状倒卵形状,紫红的花和淡紫的花交织着,煞是好看。

  “司耀国的?我听说它好像还会结果子?”皇后问道。

  “皇后娘娘平日不关心这些琐事,自然也不知道引进的是不结果的。”银铃般的声音却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

  天羽三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位少女款款而来,那模样好像比天羽要小一点。那人后面一群婢女瞧见自家主子冲撞了皇后,脸上的表情可笑极了。而后婢女即刻向皇后和天羽行礼。皇后只是挥挥手让她们起了。

  天羽打量着这少女,心想在宫里还有这么多婢女跟随着的必然也是一位公主,只是天羽从来没见过这人来见过她。早她在大病初愈时,宫里的公主皇子乃至妃子都是来看过她了,这人既是公主为何不来。

  “玉清公主金安。”秦吟依礼数行礼。

  “清儿。”

  那人身后的婢女让出一条路来,而后便是一名衣着华丽的妃子挽着皇帝过来了。

  皇后忽而身子无力瘫倒下来,若不是天羽扶着只怕得让人笑话了。

  “父皇,母妃。”玉清跑跑跳跳的到了妃子的身旁。

  “见过陛下。”“见过父皇。”“陛下万福,梦妃金安。”三人纷纷行礼。

  “清儿尚小,皇后莫要怪罪。”皇帝语气生硬。

  “小孩子不懂事,母后自是不会怪罪。”天羽替皇后回答。

  玉清一听天羽说她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当下就不高兴了。

  天羽知道玉清心里不舒坦,故意对着她笑。玉清也知道天羽是故意的,想与她理论,只是被梦妃拉住了。

  “只不过,在这宫里还是得会些规矩。我瞧梦妃也不太熟悉,不如明日我派两个懂礼仪的嬷嬷教教你们母女。父皇觉得如何?”天羽如是说道。

  “这······”皇帝有些犹豫。

  “父皇。”玉清向皇帝撒娇。

  “这般不知道规矩,日后丢的可是皇家的脸面。”天羽见皇帝禁不住玉清的撒娇,随即说道。

  “玉凤说的也是一个道理。”皇帝无奈应下。

  天羽听后扬起了嘴角,玉清和梦妃脸却黑了下来。

  “夜深了,凤儿就先扶母后回去歇息了。”天羽行了礼,搀着皇后走了。

  “凤儿,今时不同往日。如今这梦妃才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她女儿玉清也不似寻常公主,你要当心些才好。”皇后担心天羽在这上面吃了亏,提醒着她现在的局势。

  “不碍事。”天羽对皇后说了三个字。

  “好了,这儿离千胧宫不远,你快些回去了。”皇后看了看千胧宫所在的位置。

  “母后您路上当心,凤儿就先回去了。”天羽让出位置,由秦吟搀着皇后。

  天羽本是想送皇后回去,只是她也是分身乏术。天雪应该等了许久了。

  行了礼,天羽往千胧宫的方向去了。望着天羽远去的背影,秦吟泪目。

  “公主,长大了。”秦吟语气中是欣慰。

  “我的孩子们都长大了。不过,我们都老了。”皇后看着天羽的衣衫堙灭于黑暗,同样是满怀欣慰。

  “如今龙儿回来了,凤儿也大了,该考虑考虑他们的婚事了。”皇后一边走一边说。

  “娘娘说的是,只是娘娘可知道太子公主自己的想法?”秦吟应着皇后的话。

  “既然生在皇家,这便由不得他们了。明日大宴上你多留意留意,尤其是那些个世子的。”皇后放心的将任务交给了秦吟。

  秦吟自小与她一道长大,后来又做了陪嫁丫头随她出嫁。这么多年,秦吟已经成了她在深宫中唯一的依靠。旁人她都信不过,但对秦吟她绝对放心。物色太子妃和驸马的人选,交给秦吟,她也不需要操心了。

  “常和宫?常和啊,常和,你愧对这个名字啊。”看着近在咫尺的常和宫,皇后眼角忽然落下一颗泪。

  “娘娘,这不是您的错。”秦吟知道皇后又想起了伤心事。

  “我没错,他没错,错的是这个世道。”皇后擦拭了一下眼角,若无其事的走进宫殿。

  到了卧房,秦吟见皇后丝毫没有就寝的打算,于是就备了一些糕点和茶水来。

  “这里太冷了,今晚你就留下陪我说说话吧。”皇后站在窗边凝望皎洁的月亮。

  秦吟不知道皇后说的是这皇宫太冰冷,还是常和宫太冰冷,亦或者都是。但她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皇后说那些陈年往事。

  这边安静祥和,梦妃那边却是闹翻了天。

  幻音阁,这是梦妃和玉清的宫殿。宫中有规定,皇子年满十六就封王然后去往封地,唯有太子的太子府设立在皇宫之中。而对于公主而言,只有长公主才能另立宫殿,其余公主皆和其母妃同住。于是乎,玉清便住在了梦妃的幻音阁。现如今,玉清正大闹幻音阁呢。

  “凭什么,她不过就比我早生了两年,凭什么她处处压着我。”玉清今日受的气没敢在皇帝面前发泄,这会儿就谁都止不住了。

  “你们退下。”梦妃遣退了众人。

  “好了,你也别发脾气了。毕竟她大公主的身份还是摆在那儿的。”梦妃好声好气的说着玉清。

  “哼,我可不想一辈子受她的气。”玉清还是不高兴。

  “日后我做了皇后,虽改不了她长公主的身份,你也是与长公主平起平坐的。”梦妃小声地说。

  听到这话,玉清才稍稍有些喜色。

  皇室里第一位出生的公主,立为长公主,无论其生母是不是皇后。这是自古以来流传下来的规矩。所以长公主是既定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变更的。

  这边转眼再看千胧宫。天羽回到卧房时,天雪已经等候多时了。

  天羽施了结界,屏蔽了外面的感知,然后才和天雪交谈起来。

  “想说就说,什么时候我们姐妹也变得有所隐瞒了。”天羽从进门就看出天雪欲言又止。

  “月双······”

第六十五章 设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