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常和的誓言

  宁常和,宁家唯一的女儿,丞相的掌上明珠,丞相府的大小姐。

  玉萧辰,宜皇后的三儿子,皇室中的七皇子,皇上钦封的太子。

  那天,宁常和跟随父亲前去给刚弱冠的太子贺寿。那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宴席上人来人往,但他只看见她。

  此后,太子就常常与这丞相府的大小姐来往。皇上皇后、宁丞相乃至朝中上下无一不看出这两人的心思,只是不知几个人心里想的太子不是为了拉拢丞相才出此下策。

  常和不是没怀疑过他接近自己的目的,只是这个人确实让她找不出破绽。况且,她已经沦陷了。在他说出那句话以后,彻底沦陷。

  繁华的街市上人来人往,宁常和与玉萧辰也是混在其中。

  正走着,忽见一家玉店,宁常和提步走入。

  一进店,就有人来搭话。

  “这位小姐想买什么玉?小店的玉块块都是上乘。”

  “可有溟阴国的七彩鸾玉?”

  “七彩鸾玉?这······”

  “阿宁想要七彩鸾玉找我就是了,明日我就让人去溟阴国买去。”玉萧辰在宁常和耳边呢喃。

  “不必了。我只是听世人把七彩鸾玉说的奇美才想看看,你不必特意派人去一趟溟阴国。”宁常和婉言拒绝。

  世人都说溟阴国的七彩鸾玉与一般的玉不一样。它白日是紫色的,与寻常的玉一般无二,到了夜晚,它便会呈现七种不同的色彩,并且每晚呈现的色彩也不同。是以,宁常和才想看看这七彩鸾玉。

  “阿宁喜玉,日后我便要集天下美玉为你筑一座玉宫。宫殿就以阿宁的常和为名,愿你我常和,天下常和。”玉萧辰很是深情的说出此番豪言壮志。

  宁常和只是笑笑,只当这是他的玩笑话。她自己也知道这个时候,无论此话是真是假,无论他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无论他是否真心待她,都已不重要了。

  “吟儿,我确定我爱上他了。”

  回到家中,待到傍晚歇息只有她与秦吟时,她才说出心里话。

  “小姐很幸运能遇见这样爱你的人。”秦吟也是为宁常和高兴。

  “我今生有三幸。一是有个疼我的父亲,二是有个陪伴我的你,三是有个爱我的阿辰。”宁常和细数三幸,并且她相信以后也不会出现第四幸。

  “小姐······”秦吟轻唤一声。

  常和握住秦吟的双手微笑。秦吟亦复如是。

  宁常和会把心里话给秦吟说,秦吟也会给她说自己的看法。她们相互信任相互依靠,不存秘密不分彼此。秦吟是她最信任的身边人,她是秦吟最敬重的人。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关系。

  后来,她果然嫁给了玉萧辰,成了太子妃。没过多久,皇上病重,玉萧辰带着她到城外的一座道观里为皇上祈福。也就是在这里,两个人的心开始渐行渐远。

  道观里的第五晚,宁常和心神不宁,晚上也没睡沉,只是闭眼假寐。忽然她感觉到身旁的人起身了,同时她听见门外有不寻常的声响。

  听见房门关上的声音以后,她才起身跟着出去。

  她看见玉萧辰和一名黑衣人进了道观后面的竹林中,她也偷偷跟在身后。

  “事情变得怎么样了?”这是玉萧辰说的。

  “该说的属下已经对他说了,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起兵。”

  “一定会的。他虽然懦弱,但是王位的诱惑无人可以抵挡。”

  宁常和没有听完,就悄悄地走了。从他们说的话中,她隐隐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回来的路上,她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在她走到房门前时,来了一群黑衣人将她围住。

  宁常和握紧衣袖中的双手,回头看向玉萧辰的方向。果然,这个时候她还是盼望他来的。

  黑衣人们还没有做出下一步动作就见有一两个倒下。

  宁常和心中欣喜,他来了。

  “有刺客,保护太子妃。”

  一声毕,每个房间都亮起了灯来。一瞬间,就有人护在宁常和身边。秦吟也是来不及穿戴整齐衣服就赶来宁常和身边。虽然她什么都不会,但她还是想要保护宁常和。

  不消一会儿,玉萧辰就将黑衣人斩杀殆尽。而后他让秦吟穿戴好去倒茶来给宁常和压惊。

  这时房内只有宁常和和玉萧辰。

  “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今晚就派人来刺杀,让你受惊了。”

  “我还是想听你再说一遍。”

  “好,我都告诉你。”

  听着玉萧辰一句句说出的话,宁常和的脑中渐渐变得空白。

  “为什么?你是太子,皇位迟早是你的。”

  “我等不及了。我有太多力不能及的事,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我不认识你了。阿辰!”

  “我会留些人下来保护你的。”说完,玉萧辰就准备走了。

  “我希望得到的是你登基成皇的消息,而不是你的死讯。”就是这个时候,宁常和还是希望他平安。

  宁常和很清楚他此次前去只有两个结果。一是太子登基,二是死亡。

  秦吟端茶来时已不见了玉萧辰,只有宁常和呆呆地坐在木凳上。

  “吟儿,扶我去走走。”

  夜空中的明月亮得正好,皎白的光绽放的绚烂,只是她偏从中看出了血色,也凉了心。

  “宜皇后死了,皇上死了,五皇子死了,太子登基,父亲归隐。这就是那件事的结局。

  世人只知道先皇病重、五皇子造反,最后落得如此结局,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当今皇上布置的局。

  世人只知道皇上没有即刻接我回宫,反而大修常和宫,使我在道观住了七年才回来,却不知道我是在为皇上忏悔。

  你我常和?天下常和?他都忘了。”宁常和说着。

  “娘娘,宁丞相归隐了,皇上忘却了,但我还在您身边。”秦吟安慰皇后。

  “我还是幸运的。有父亲有你,有龙儿凤儿,还拥有过他的爱。我以为此生有三幸,现在看来是四幸。”宁常和嘴角扯出苦涩的笑。

  转眼再看天羽与天雪这边。

  “月双······我是不是不该留下她?”天雪有些神伤。

  “嗯?我倒觉得你做得很好。”天羽正色道。

  “你的灵力,是在她出现之后才有的?”天羽似问非问。

  “嗯。”天雪望着天羽点头。

  “一个能打破时空法则的人不容小觑,在不清楚是敌是友之前,放在身边不失为一个好计策。”

  “月双不会是敌人,她只会是我们的朋友。我保证。”天雪最后三个字掷地有声。

  转眼,天雪又呈现出一脸的哀伤。

  天羽转身,推开窗户。透过窗户,她凝望着云天之上的明月。月还是那样皎白,丝毫不受结界的影响。

  “还有话说?”天羽问道。

  “蓝龙······”天雪轻声地说着,生怕触怒天羽。

  

第六十六章 常和的誓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