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矛盾

  “蓝龙······”

  当天雪口中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天雪明确地看见天羽的身躯一怔。

  天羽眼中透露出的是深深的惊讶。太早了,她想起来得太早了!早得不合乎情理。

  “还是想起来了吗?”她像是对天雪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想知道为什么?”天雪努力装作平静的样子。

  “有了牵绊的人,注定满身都是弱点。”天羽像是在复述一句话,毫无感情。

  “他是我的牵绊,我又何尝不是你的弱点?”天雪有些怒了。

  她有牵绊,天羽也有牵绊,同为弱点,为何不能一视同仁?就因为他只是一个凡人吗?

  “你们不一样!”天羽的语气也是重了些。

  “你不想知道为何我想起来得这么早。”天雪不愿再继续谈论她与蓝龙的差别了。

  对于天雪的话,天羽确实好奇。为什么这么快?她原本计算的是两年后才会想起的!

  “我见到他了。在······时间漩涡里。”天雪继续道。在说到“时间漩涡”时,她顿了顿。

  天羽听到这里也是满心疑惑。她回转身去,却未曾见到天雪的身影。

  “对不起。”天羽心中暗暗道。

  而后天羽的思绪便被另一件事吸引了。蓝龙······

  在时间漩涡里见到了蓝龙?为什么他会出现在时间漩涡里?若她没记错,天煌并没有说当时蓝龙也在啊!那他是如何进入到这里面来的?

  并且,据天雪说的,她只是在时间漩涡里见到了蓝龙······她既然恢复了灵力,以她的性子肯定使用探灵术去找了蓝龙。然,她刚才只是说在时间漩涡里见过他,那就是说,蓝龙不在这方世界!

  如此看来,她也得使用一次探灵术了。

  天羽行至床边,坐于床上,即刻双腿盘旋。她微闭双眸,感受体内灵力的走动。而后,将灵力汇集于双手的食指与中指指尖。

  “灵之界,探其迷,窥吾所想,示其所踪。”

  天羽的手随着口中念出的咒语抬向太阳穴两侧。

  语必,数息之间天羽便是睁开了双眼。只是,眼中饱含困惑。

  她刚才并未查探出蓝龙的下落,或者可以说,她并未能够施展出探灵术。

  天羽蹙眉,接连试了几次。只是,还是施展不出来。无奈,她只好用真气来施展。只是,连真气竟然也不能施展出来!

  “这个时空的法则真是奇怪。”天羽喃喃道。

  照理说,灵力和真气能运转自然能够运用。但在这里,即使灵力真气能运转依然运用不了。这让天羽的心间隐隐泛起不安。

  “月双,你到底是谁?”天羽放弃施展探灵术,而是好奇起了月双这个女孩。

  夜已深,月已凉,天羽也在习习微风中睡去了。只是她至始至终都没发现,窗外那个一直凝视着她的人。

  那人一袭白衣,还用白色斗篷罩住了自己。无尽黑夜中,那抹白很是触目惊心。从那抹白中显露的眼眸,更为骇人。那是一双丹凤眼,狭长的眼睑之中是冰蓝色的瞳仁······

  天空露出鱼肚白,第一缕阳光穿透黑暗,为白色点缀上朝红。光亮散在天羽身侧,唤醒了沉睡中的公主。

  婢女伺候天羽洗漱完毕之后,扶着天羽往上岚堂去了。

  这上岚堂是特意修来在宫里款待王官贵族的地方。凡皇帝大举设宴都是在此处举行的。今日,便是为了太子凯旋而设宴。那些个文臣武将、皇亲国戚及其家眷也只有在此地才能齐聚一堂了。

  一路走来,阳光正好,光辉洒在天地之间,熠熠生辉。好一幅生机蓬勃的画面。

  饶是如此景色,也不能令天羽展颜欢笑,因为心中的死结已然成型。

  “昨日为何不设宴?”天羽向身边的婢女问道。

  “公主忘了?像这种军事上凯旋的宴席都是在第二日设宴整整一日的。”那婢女解释道。

  “是了是了,瞧我这记性。受了一次伤醒来,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天羽故作轻松语态,接近玉凤的语气,以免人怀疑。

  天羽走了许久才来到上岚堂,竟不知人已经来齐了,她居然是最后一个到的。

  “长公主金安。”众人向天羽行礼。

  “诸位不必多礼。”天羽挥手让众人免了,而后行至皇上皇后跟前。

  “玉凤来迟,父皇恕罪。”天羽欠身道。

  “长公主从来不出席这些场合,今日怎么来了?”还未待皇上开口,梦妃就是接过话来问道。

  “今日是庆贺哥哥凯旋,玉凤当然也要来庆贺哥哥了。”天羽回道。

  “听长公主的意思,只是庆贺太子凯旋?怎么也不贺贺我国胜利?”梦妃这是专挑天羽的刺儿。

  在场的人讲这些话听得真真切切,知道梦妃是要给长公主难看,也都不敢做声。

  “太子是一国储君,自然也能代表我时朔。玉凤庆贺太子哥哥难道不是在庆贺我国胜利吗?倒是这玉清妹妹怎么没来?莫不是不高兴太子获胜?”天羽很漂亮地回击。

  “玉凤说的对。连素不喜这番场合的她都来了,玉清怎么没来?她这是觉得太子入不了她眼吗!”皇后即刻接了一句。

  “这······玉清,玉清她是身体不舒服不便出席,皇上莫要怪罪她。”梦妃含糊着。

  “只不过是不便出席,皇后你看你就不要小题大做了。”皇上出声制止了闹剧。

  皇后看了皇上一眼,而后别开头,起身走到天羽身边牵起她的手。

  “凤儿以往不出席这种宴会,今日来了母后介绍人给你认识认识。”皇后一脸的望着天羽。

  “众爱卿不必拘礼,今日只管放松放松。”皇上说道。

  皇上说完这些客套话便和梦妃一道走了。之后,便不免有人议论皇上和皇后的不和。到底是纸包不住火,这恩爱夫妻的形象终于彻底破裂了。

  “母后,您······”天羽看出了皇后的失落。

  “母后没事儿。”皇后拍拍天羽的手。

  这时,一位中年模样的妇人携着一名翩翩少女向天羽和皇后走来。其后跟着几名婢女。那妇人天羽不认识,但那少女天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在那几名婢女中也有天羽认识的一个。那少女,是天雪啊!那婢女,是月双啊!

  “皇后娘娘金安,长公主金安。”两人行礼。

  “定安侯夫人不必多礼。”皇后扶起妇人。

  “夫人。”天羽微微欠身。

  侯爷夫人微笑点头,暗想天羽的礼貌。

  “敢问夫人,这位可是齐云雪齐大小姐?”皇后询问道。

  “正是小女。”侯爷夫人答道,随后又向着天羽的方向拜道,“臣妇今日是特地带小女来感谢长公主殿下的。”

  “此话怎讲?”这是天羽问的。

第六十七章 矛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