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葬谷禁闭

  随着鬼族的离去,石殿里的阴森好像也都消失了,再次被黑暗笼罩。

南宫问天掏出一颗放光的珠子,看了看,又掏出不少的柱珠子,扔在石殿的各个地方,顿时石殿开始明亮了不少。

石殿墙上有着长长短短的许多深浅不一的剑痕,显示着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南宫问天伸手仔细的摸着墙上的剑痕,剑痕至今仍然在散发着锋锐的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南宫问天突然盘膝坐下,开始感悟起来。南宫问天长时间触摸这里的剑痕,突然有一种感觉,感到自己可以领悟这里的剑意。

一炷香时间过去,南宫问天身上猛然出现一道剑气,却没有剑痕所带剑意锋锐,而且起起灭灭,很不稳定,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一样。

两柱香过去,南宫问天身上一道剑气出现,衣袍无风自动。

半天时间过去,南宫问天四周都是锋锐的剑气在扫荡,衣袍更是猎猎作响。

南宫问天感觉自己现在最多也就是做到这种程度了,只要是一停下,就能感到自己体内孕育的剑气在缓慢的消散,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尽数消失。心里一阵腹诽:“不到紫府境,剑气就不能按照自己所想的外放于体外,形成自己的攻击手段,现在领悟了,也是没有办法使用,如果是实体,自己还是可以勉强操控进行攻敌。算了、算了,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要是有人知道自己现在就已经领悟了剑气,怕是要惊掉一地的下巴。”

剑气一般都是紫府境才会领悟,因为那个时候,就会有自己的灵力在体外显现,化成自己想要的形态,借此来领悟剑气,等到了真灵境界,就可以领悟剑意。但是虽然是这样的,可是普通的修炼者还是做不到的,他们一般都是靠时间的积累才逐渐达到某一步。

南宫问天在石殿这里已经呆了一天了,这周围除了树木什么也没有,就像是一幅画一样。

转了一圈回来后实在是感到无聊,南宫问天在葬谷中砍了不少的树木,都是不用丝毫的修为,纯粹以自己的肉身力气,挥舞长剑,一剑剑砍倒,以此来锻炼自己出剑时候的感觉,,更实在练习自己在挥剑时候的那种锋利的意境。长时间的砍伐,致使石殿周围都显得看起来有点空旷,也有着显著的成效,但是南宫问天知道,这是因为第一次,以后还要想有这样的幅度的进步,除非是遇上特殊的机缘,不然只能一点点的感悟。

不多长时间,一股肉香味在葬谷飘荡起来。南宫问天感到腹中饥饿,就取出自己储存的食物,就地架起了一口锅,开始做饭。

日子一天天就这样过去。每天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进入石殿用手触摸剑痕以此感悟锋锐的剑意,然后就到葬谷四周开始砍树,再然后就是回到石殿做饭休息。

三个月的禁闭就这样重复的过去。

今天,正是南宫问天出谷的时候,此时南宫问天还正在石殿前盘膝坐下,灵力忽高忽低,这时又要突破一个小境界的征兆。不多时,南宫问天全身突然亮起神光,双眼也有光芒在吞吐,然后猛然的寂灭,一切又回归于平静,只有南宫问天一身筑基巅峰的修为彰显着刚刚所发生的一切。

“杨哥,我们不用在这里等南宫问天,只要是进入葬谷的人还没有能完好出来的,就算是出来的也是变成了白痴,我们何必在这里等他呢。”

如果南宫问天现在可以看见这里的一切,就会认识这个人竟然是候远,至于另一个人自然是杨葛。

“如果你不想在这里等他,你可以离开,不过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我了。”杨葛没有好气的说道。

候远听见这话,便再也不出声了,自己能在星云学院让许多人不敢招惹还不是因为自己搭上了杨葛这个大腿。

许多年前候远的爷爷无意间救了一个别临死亡的人,这人伤好后给了候远爷爷一个金色帖子,告诉他如果家族出现他中意的天才可以拿着这个帖子不用经过测验就可以进入星云学院修炼,然后就离开了候家,而如今这个金色的帖子就被候远所得。候远来星云学院时,他的爷爷就特意叮嘱过,说一定要和一个叫做杨葛的人处好关系,杨葛就是当年赠送这个金色帖子的强者的后辈,就凭杨葛的爷爷能拿出金色帖子送给别人就说明,如果候远能和杨葛搞好关系,差不多就可以在星云学院横着走了。可是谁知道,刚来到星云学院就被一个叫做南宫问天的小混蛋不但敲了闷棍,而且还折磨了一顿。

当候远看见南宫问天脸杨葛是什么身份都不清楚时就将杨葛的面子扫了,所以就怂恿杨葛对南宫问天进行报复。本来杨葛是不打算答应的,自己的爷爷也说过,虽然自己是这个星云学院的长老之一,可是上面还有更多的长老,还有院长、副院长,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去招惹一个紫色身份的天才,要是一旦闹大,事情就会很麻烦,可是杨葛这两年横行惯了,早就把这些话不知道把这些话抛到哪里去了,而且候远不断地在耳边怂恿,再加上这南宫问天不但扫了自己面子,而且还和另一个人走得很近,所以两人就一拍即合,杨葛借用自己爷爷的身份,调动执法队在南宫问天他们刚回来的时候就把南宫问天送进了葬谷。

葬谷在星云学院是所有学员都不想进去却又是都想进去的地方,这是因为在星云学院有一个传说:葬谷刚开始并没有名字,它其实是两个强者交战的地方,最后被星云学院的开创者发现并占据,然后在这里开创了星云学院,传说里面有强者留下的宝物,然而随着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不少的学院都是抱着发现宝物得到奇遇的心态走进那里,可是只要是进入葬谷的还没有一个人能正常的出来,进去的人不是死了就是变成白痴,久而久之也就有了“葬谷”这个名字。

两人无话,看着时间三个月的时间,马上就要过完,二人要确定南宫问天到底是不是已经死了。

就在最后一刻钟的时候,葬谷里猛然传出一股灵气的波动,葬谷出口的人当即就震惊了,这是修为突破的现象,现在出现这种波动,就说明南宫问天不但没有死,而且在里面还有了突破。

南宫问天等一身灵气逐渐稳定后,起身活动一下,顿时一阵骨骼的脆响响起,一身血气蓬勃的不像话,就算是紫府境都不一定会有这么磅礴的血气。南宫问天走到一棵倒下的树干旁,取出一柄已经满是豁口的剑,看似随意地一划,伴随着轻轻的一声轻响,树干从长剑划过的地方平滑的断成两节。南宫问天看着这一幕,满意的点点头,对自己这三个月来修行的成果还是很满意的,看看手中满是豁口的剑,将其轻易地折成多段收了起来,这剑虽然已经不能再用了,可是可以重造,不能浪费了,

葬谷谷口众人正在等得有点不耐烦的时候,杨葛猛然看见了自己现在最不想看见的人。南宫问天一步步从葬谷里走了出来。

“呀!各位,都在这里干什么,都是在迎接我?那可真是荣幸啊。”南宫问天看到谷口的几人,顿时眉开眼笑的说道,可是语气却给人一种有点奸诈的感觉。

南宫问天环视了几人一周,看着杨葛说道:“杨大少爷,看见我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不过放心,我,不会在意的。”

“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杨葛看着对自己露出笑脸的南宫问天,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出现,特别是听到南宫问天说的话,更是有一种什么事情办错的感觉,可是多年的高傲让他不屑也不敢去承认这种感觉,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呵呵,没什么啊,我什么也没有说。”南宫问天还是笑眯眯的说着,“哦,你们现在等在这里是有什么事情么,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回去了,我好久都没有吃饭了,有点饿。嗯!再见了几位。”

南宫问天说完,看这杨葛,眼中带有一丝的怜悯,可怜的杨葛还有他背后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招惹了什么样的绝世天才,更可怜的是既然招惹了别人既不求和也不除根,这是在给自己埋祸根啊。

谷口的人看着南宫问天笑着离开,顿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被别人陷害后,不应该是很生气吗?可是这南宫问天却看不出来一点生气的表情,反而是笑眯眯的。

南宫问天推开自己住处的房门,里面很干净,看来是有人常在这里打扫,桌子上还有一封信,署名是林淼。

“唉!现在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诶,我怎么发现学院里好像有点冷清啊,人比平常少了不少,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南宫问天脑子里灵光一现,发现学院不应该这么冷清啊。

第二十七章 葬谷禁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