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争夺

  “这位师兄可以称呼在下艾德,在下正是这次坐正在星云城的副院长,以后还要靠师兄多多照顾。”那艾德看着南宫问天,快速介绍完自己,就接着说道:“师兄只要道任务大殿提交了任务牌便可以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自然会有通知传达,只不过师兄应该会被诸位副院长例行盘问,是在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影响很大,那许多的学员更是背景不小,学员付出的代价很大。”

  南宫问天听见这艾德说什背景,突然想起,他竟然专门询问自己还有林淼的下落,很是担心的一幕,开口问道:“敢问艾院长,林淼究竟是哪个势力,好像让朱院长很是紧张啊?”。

  艾德苦笑一声,说道:“这,我的身份还不足以知道那林淼的身份,只是知道林淼失踪之后那平常不见踪影的院长大人竟然亲自出身解释,那日来人的实力很是强大,在所有副院长的面前,一下就将那带队的导师,还有暗中跟随的一名副院长全部擒拿。至于身份是在是不知。师兄想要知道,或许可以询问一下天火阁的看守者,应该就会知道。只不过哪位很少对学生和善。”。

  南宫问天听见这位艾德副院长不知道具体情况,顿时便没有了兴趣,那什么天火阁看守者,自己好像是根本就不如人家的眼界吧,这世界天才数量不少,但是却很少又能成长起来的,成长起来的天才,才是真正的天才,自己虽然有点天赋,可是在真正的强者眼里,自己只是一个比较强壮的蚂蚁罢了,虽然是强壮一点,但还是蚂蚁。

  艾德看见南宫问天没有心思,当即给了南宫问天一个玉简,上面记录着关于这次学院大比的所有信息,规则。

  南宫问天道声谢,便分开了,也不知道自己离开这么长时间,自己的住所是不是有其他人在那里。

  一路无阻,快速的飞掠过星云城,降临在星云学院中,看着自己头上悬挂的门匾,一股莫名的感觉出现在自己脑海,这好像是一个无比强大的修士,注入自己的精气神,然后书写而出,这里面蕴含着一个强者的意境,观摩会有好处,但是星云学院从来都没有说过让学生在这里进行观摩,也不知道为何。

  南宫问天站在下面,观看了一会,在别人诧异的目光中,走向学院的住宿区。

  “嘭”

  南宫问天有点生气,自己不就是没有消息才一年多点么,嗯,快两年了,可那不也是,没有实际证据说明自己死亡么,怎么就让别人雀占鸠巢,虽然自己早就有这种事情的准备,但是现在看见还是很不舒服,一气之下,看着紧闭的洞府门口,一脚踹了上去。

  洞府一阵摇晃,护持的阵法也是闪烁不停。

  轰!

  当即门就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血色眉毛的家伙,一脸冷傲、还有一片怒气。

  “这人不是血眉血陵吗?这时怎么回事,有人上门踢门啊?”旁边一个路过的学生正好看见南宫问天踹门的一幕,看见被踹的洞府,一心一阵狂呼。

  血眉血陵在学院里的天才排行榜也是排行很是靠前的一名,一身控血之术很是折磨、难缠,只要是身上有个小口,他就能让你的血液直流,直到血液流光流干,在学院里几乎没有几个人敢去招惹,不知道几天踢门的这人是谁,竟然这么直接的打上门去。

  这学员取出一个珠子,手上掐诀,一道灵力灌入其中,然后向后退去,呆在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俩人。

   南宫问天看着出来的这人,眉毛顿时皱在一起,颇为不解的问道:“不知道这位同门修炼的什么功法,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血眉血陵看着踹自己洞府大门的家伙,一脸的不善,也不说话,直接瞪了南宫问天一眼,随后抬手就是一道攻击。

  这般不宣而战吓了南宫问天一跳,能出现在这里的人好歹都是同门师兄弟吧,要不要这么狠?上来就攻击。

  只见红眉毛的家伙右手食指突然灵力汇聚,一道血红色的光芒急射而出,直朝南宫问天面门而去。

  南宫问天连忙抬手挡在自己面前,手上有灼热的灵力覆盖,只见两者相撞,一阵刺啦啦的声音响起,像是烈火遇见打水,那血红色光芒迅速蒸腾消失不见。另一只手同时捏指和分,一道火红色的火箭迅速形成,屈指一弹嗖的飞向血眉血陵眉头。

  说的麻烦,气势两人动作迅速,这般挡招并还手,时间还不到半个呼吸。

  血眉血陵血红色眉毛一竖,周身气势轰然炸开,隐隐的紫色光芒笼罩,灵力环绕,火箭射在上面只是轻轻地碰了碰,却仍然是让这灵力护罩出现ige小小的缺口,虽然是稍纵即逝,但也是打破了。

  血眉血陵看着这人竟然还手,随即抬起的手再次一变,一道血线冲出,似乎要扎进南宫问天身体内。

  南宫问天生气了,占了自己的洞府就算了,自己回来不道歉这事,看在同门面上也算了,就算是不宣而战,自己好像是理亏?那也算了,可是一击不成还想来个更狠的,这就不行了,自己打不过那烂蛇也就算了,你一个才半步紫府境的家伙,也敢欺负自己。

  南宫问天手掌收回,一握一松之间,向前挥去,一条火龙缠绕着灵力火焰就扑向了红眉毛这家伙的头。

  血眉血陵感觉到对方挥手时灵力凝聚的速度,心里一股大事不好的感觉突然浮现,赶紧收回自己的血线,只是已经为时已晚,血线遇见火龙,毫无阻碍的蒸腾消失不见,那火龙却是去势不减,一往无前的冲向自己的头顶,自己的灵力护罩好像根本就没有用处一般,纸糊般就被冲破。

  一股毛发烧焦的味道出现在血眉血陵的头上。场面一时间好像是凝固了一般。

  血眉血陵呆住了,没想象到自己的手段在对方面前这么容易就被破除了,而且是这般大路货色一样的垃圾手段,一时间产生了一种不敢相信的心思,呆呆的站在那里好像感觉不到自己头发还有眉毛被烧焦。

  南宫问天看着自己这一手造成的结果,觉得效果还是不错的,这手段都是自己从那些灵符宗人身上得来的,各种各样的小手段,大部分都是低级的,种类繁杂,想来是灵符宗众人贩卖灵符获得的,只不过便宜了自己,一路赶路无聊就随手练了几个,也不知道究竟效果如何,之前的只不过是实验一番。这回在让这红眉毛的家伙嚣张,胡乱出手!

  旁边路过的学生看见两人刚见面就开始动手,一开始惊愕,然后看见两人交手,学院里实力靠前的血眉血陵发出的血光就那般容易的被破解,还来不及惊愕就看见这不知道是谁的踢门的家伙,就当即还手,再然后就看见血眉血陵气势突然暴涨,但还是稍逊一筹,看见这一幕顿时就惊骇了,这不知那里来的家伙竟然这般厉害,虽然之前都是压制势力进行的切磋,但是这几过太出人意料,然后两人再次对拼一招,结果直接就看愣了。似乎是自己看错了,诶有想到血眉血陵的招牌手段,竟然就这么摧枯拉朽的被破了,自己还看见了什么?半步紫府境的血眉血陵护身灵力被破,一头血色毛发好像一下子就全烧没了。

  就在这时其他过来看热闹的学生也出现了,看着静寂的场面,还有争斗的结果有点不敢相信。

  “喂!你败了,赶紧的把我洞府让出来。”南宫问天看着对面的已经没有头发眉毛的血红色眉毛的家伙一声不吭的盯着自己,更加生气了,输了就输了,这人赌品怎么这么差,认赌服输都不知道吗?不由得开口提醒他一下。

  “你、、、、、、你是怎么打败我得?你是谁,我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血眉血陵终于是回过神来,感觉到自己已经被烧光的毛发,顿时吃惊地问道。自己进入这星云学院也是有些日子了,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一个强的有点离谱的同门师兄弟。

  “你是不是搞错了,输了就是输了,现在你是不是该把我的洞府换回来了?”。南宫问天再次开口问道。

  “你的洞府,什么你的洞府?这是我的洞府,什么时候成你的了?”血眉血陵开口反问。

  “这明明就是我得洞府,我两年没回来,凭什么就是你的了?”南宫问天听见这话,顿时跳脚,拿出一个玉牌,指着洞府门上的编号说道。

  “胡说,从这洞府建立,我就一直在这,什么时候你在这里住过了?”

  南宫问天听见这没毛的家伙还在嘴硬,不肯认账,顿时生气了,拿着玉牌催动,朝着洞府门上,但是,接下来南宫问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开始不好了,竟然没有动静,小心的看了看自己手上玉牌的编号,心里大呼一声:“坏了,这回坏了,没脸见人了。”

  

争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