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9两天

    “轰”灵力再次攀升,身体内一股金色的力量隐约浮现,南宫问天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了什么变化,但是却说不出来。

  雨刀被削弱,落在南宫问天身上好像是一个个石头子一样砸在身上。

  地上的黑水没有后继力量逐渐的消失,火墙收回,双手回握,一个火球变大,推向齐飞宇。

  雨刀哗啦啦的落在火球上,刺啦一声就消失不见。

  火球,盾牌相撞,轰然爆裂,齐飞宇身体一下被掀飞,黑云在头顶犹如风吹白云分裂成一块块的消失不见。

  趁他病要他命,南宫问天趁机一道道火箭接连飞向齐飞宇不求造成什么伤害,影响他也是不错的,唯一苦涩的一点就是体内的灵力已经要消耗殆尽了,南宫问天必须选择一种速战速决的打法,临近齐飞宇,右手嗡的一声一个铁锤出现,身体有如弓弦绷紧,铁锤高举,砸向下面的齐飞宇。

  “嘭”

  齐飞宇紧急的将自己的盾牌护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力量却全部承受了。

  一阵令人牙疼的开裂声后,盾牌碎裂,齐飞宇喷出鲜血,不知道身上断裂了多少骨头,场台也出现一道道从齐飞宇背下蔓延的裂痕。

  南宫问天铁锤用力过猛,一把普通中的上等铁锤直接断裂,相撞的气浪将断锤还有南宫问天身体直接吹离。

  南宫问天翻滚着滚落在一旁,右手疼的不能碰了,虎口开裂,右臂麻木颤抖,南宫问天心里暗苦,自己这次身体肯定拉伤了,用力过猛,如果不好好的调养,留个什么后遗症还是有可能的。

  上空强者,看着这狂暴的一幕,也没插手,只是嘴角有点抽蓄,十个呼吸,齐飞宇挣扎几次也没有再次站起来,南宫问天跌跌晃晃的爬起来,盘坐在地上,开始用自己的灵力缓缓地蕴养自己的右臂。

  上空强者,脸色有点复杂的宣布南宫问天,胜!

  至此学院前十已经选出,但是还多了两名学员,不过这种情况已经有所考虑。

  前十的具体顺序就要靠谁能守住自己的名次更久来决定了,已经落败的学员们,不管是不是运气不好,都可以开始挑战。当然这是两天之后,那是其他势力的真正天才也将开始入场。

  仔细的回想,从开始到现在,自己攻击的手段真是少的不可说。要不是自己的神体占了便宜,这次可没有那么容易结束。

  两天,这是学院为了让众多参赛者能修养的两天,其实在其他地方根本就不会有这种机会,这就是背后有势力的好处之一,受了伤没有及时蕴养,不能消除隐患,积少成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成为自己武道路上一块要命的石头。

  比斗场旁疗伤室,南宫问天全身紫色光芒忽强忽弱,体内有一些金色光芒在出现,只是没有被南宫问天察觉罢了。看似没有收了什么伤,但是自己知道,自己体内受到震动,内脏都有些移位,只是当时被压了下去,没有发作,此时开始疼痛了学院有专门的丹药师守在这里,这也算是学院的一门福利吧?比斗场上受伤的人可以免费得到救助,虽然也有一些现成的丹药可是没有对症下药的结果好,这样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只要是看见南宫问天比斗场面的人,现在看见南宫问天眼神中都有点敬畏,齐飞宇的毒可不是那么好抗的,一般的紫府境都不敢沾染,同时也对南宫问天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人倒地是什么体质,竟然能扛得住那么腐蚀性强大的毒。

  可能是学院出于无意,齐飞宇也在南宫问天旁边,一双眼睛盯着南宫问天看,有点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败了,自己可是与半步真灵境的强者交战打成平手的,这人不知道有什么秘密竟然不怕毒!

  毒修,是唯一一个不能用境界来判断战斗力强弱的人,毒修挑战比自己更强的对手也是很常见得事情,都是因为这不怕毒的实在是不多见,这两种人简直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齐飞宇正看着,突然就瞪大了眼睛,自己看见了什么,竟然会有人直接服用灵药,都不用炼制吗?

  南宫问天本能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现在继续灵力,想也不想的就将自己储存的灵药全部拿了出来,一株株咬着吃了。

  在旁边惊异的目光中,紫色光芒竟然在缓慢的增长,南宫问天的实力正在增加。

  学院的强者看见南宫问天生吞灵药,觉得有些不妥,一名丹药师上前查看了一下南宫问天正在生吞的灵药,发现全是火属性的蕴补药材,生吃也有效果,只不过是效果有点减弱。丹药师查看了一下南宫问天身体,发现正在快速的恢复,能生吞灵药的人除了体质特殊就是修炼了什么特殊的功法。啧啧两声离开了,顺手将自己的一些普通的同效用的灵药也放在南宫问天面前。然后在一群目光注视下踱步离开。

  南宫问天洞府内,南宫问天看着自己的虎口,一阵阵的龇牙咧嘴,好疼啊,现在整天胳膊都感觉酸的要命,那个东西都在忍不住的颤抖,好像那东西有千斤重。心里闹腾,这次真是玩大了,以貌取人要不得啊,那齐飞宇实在是邪门,自己身上都现在还有不少的红色斑点,都是那黑雨造成的,现在还没有消退,估计要存在几天的时间,真是难看。

  就在南宫问天郁闷的时候,各大势力不约而同的开始着手打听南宫问天的信息。灵符宗的洞府内,一群人坐在那里互相讨论着这次星云学院的众多天才,还偶尔与自家的天才比较一番,言语中忍不住对自家头号天才的损失叹息,只有一个人没有说话,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无意的重复着南宫问天的名字,南宫问天当时出现在星云学院的时候可是有不少人都看见了,他来的方向正是自己灵符宗的方向,而且现在南宫问天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有能够威胁自家头号天才的实力,要是再有点大威力手段,击杀也是有可能的,虽然南宫问天并没有表现出有那种招式,可是那并不代表着没有。南宫问天的出现的时间太可疑了,要不是这次南宫问天表现出足够的天赋自己也不会怀疑,可是现在也不好做,这等天才星云学院要是不好好的保护起来,一旦被那个不长眼的出手扼杀了,那可真是成了一个大大的笑话,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痛,对南宫问天丝毫没有办法,就算是以前还有可能疏忽,但是出现自家这么一件事肯定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心里烦躁,又听见众人的说谈声,觉得真是聒噪,喝道:“别说了,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去培养一下弟子,说说有什么用!”。说完一甩袖袍,转身离去,留下一群人在那里大眼瞪小眼,完全不知道自家领队这是在演哪出。

  此时,在星云学院的大殿内,一个身份尊贵的年轻人,带着两名护卫还有一名老者,正端坐在上手,学院的一群高层正在笑呵呵的相陪,不清楚在聊些什么,朱元德的脸上笑意越来越浓,片刻功夫过后,大家你好我好的笑着拱手相别,那名老者伸手一挥,带着其余三人腾空离去,一切都不为别人知道。

  “副院长,我们真的答应他们?”一个半透白发的老者,看着离去的年轻人,有点忧心的问道。

  “怎么可能,这是与虎谋皮啊,想当初我学院强者如云的时候,他们敢这么说话吗?可惜了,要不是那件事,哪能轮得到他!现在院长还在世,还有个人威慑,等院长离去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办呢,不答应他们怎么做?”朱元德脸上很是不好看,气愤的说道。

  那人正是大秦皇朝的一位皇子,呼声很高,很有可能就是下一代的大秦皇朝皇帝,由不得学院不重视,大秦皇朝与星云学院势力相差不大,只是星云学院的强者出现了一个断层,除了实力第一的院长,下面竟然没有相差不远的强者,就算是一个人再强,那也是打不过一群人围攻,犹如学院里面有第一强者,第三强者,却是没有了重要的第二强者。

  两天时间南宫问天没有出自己的洞府一步,仔细的调理着自己的身体,感觉到自己这次因祸得福,实力短时间内再次有增长的迹象,虽然并不大,但也是好消息不是。

  两天时间眨眼而过。

  比斗场上人山人海,不少人呼喊着自己中意的强者,呐喊助威。

  南宫问天站在自己的比斗场台上,看着下面跃跃欲试的众多同门,觉得头皮有点发麻,这是要车轮战的趋势。

  随着学院强者宣布开始,当即就有几个人跳上台,开始挑战。

  同样有人挑战南宫问天,只是显得有点犹豫,毕竟能打败齐飞宇的人绝非等闲人物。

  一个学生轻身上台,速度很快,留下一道残影,从台上掠过,冲向南宫问天。

  

99两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