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2毒经

  南宫问天呼吸着腐烂气息的空气,服下一颗解毒丸,定了定神,继续向里面走去,枯枝烂叶越加的少了,一些腐烂的粗大树木横七竖八的倒落在地,连个活的东西都难以看见。好多的树枝轻轻一碰就掉落在地,毒雾也更加的浓郁了。

  “唰”南宫问天右手快速的挥动长剑,一条通体花色的蛇被砍成两截,蛇身胡乱的扭动着,南宫问天小心的看着周围的情况,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一条抖动着黑亮的尾巴的黑色蝎子出现在花斑蛇乱动的尸体旁边,锋利的尾巴,一下子戳在上面,蛇身快速的变黑,然后不再动弹,黑色的蝎子耀武扬威那拿着以一段蛇身快速的离开现场,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许是血腥气散发,透明的黄色蚂蚁成群结队的出现,爬满了另一段蛇身,不多时已经化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还有一些透明的黄色蚂蚁从蛇嘴里爬进去,蛇身扭动,不多时也停止了,蛇头软趴趴的在地上被一群蚂蚁分割成小点的肉块,然后井然有序的离开。

  一只黑色的绒毛蜘蛛,碗口大小,从一个树洞内爬出,后面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小号蜘蛛,一脸爬出七个,快速的扑向透明的黄色蚂蚁。

  小手指头大小的蚂蚁,分出来一部分迎向蜘蛛,蜘蛛依靠自己庞大的体型一条蛛腿踩向一只蚂蚁,那蚂蚁快速的闪躲,仍然被猜中,身子好像是被反折了一下,皱在一起,已经宣告死亡,只剩下前肢还在徒劳的挣扎,八只蜘蛛快速的扑向花斑蛇的尸身,一道道蜘蛛丝喷出,将一只只的蚂蚁覆盖在下面,蚂蚁痛苦的胡乱抖动,却仍然是挣脱不得,不多时那些蚂蚁已经不再动弹。

  一只蜘蛛落了单,八条毛茸茸的蜘蛛腿律动着,驱赶临近身体的蚂蚁,蜘蛛丝不断喷吐粘向蚂蚁,但是不多时已经喷不出蛛丝,一个不查,一只蚂蚁拖住了一条蛛腿,蜘蛛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围在旁边的蚂蚁们快速的临近,不多时蜘蛛已经被分尸了,剩下的蚂蚁抬起被分尸的蜘蛛加入行进的队伍。两方分开,蜘蛛少了一只,却是抢走的一部分的蛇身,留下一片血液还有十几只蚂蚁,拖着各自的战利品,蜘蛛返回自己的树洞。

  南宫问天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恶心,终是小孩子,手都有点哆嗦,咽了一口唾沫快速的离开这个残忍而又冷酷的战场,向更深处走去。

  站在一个沼泽的边缘,看着咕嘟咕嘟向外冒毒气的沼泽谭,南宫问天心里有点发苦,自己的准备还是不足,忘记准备一些能够抗腐蚀的东西了,刚刚南宫问天向里面扔了一个树枝,肉眼可见的被腐蚀吞没。

  沼泽里面长着一些不知名的花朵,一些黑色的昆虫在花朵上嗡嗡的飞舞。突然一条舌头快速的从沼泽内伸出,卷住一只昆虫缩了回去。

  “呱”一声蛤蟆的叫声,响起。受了惊的昆虫嗡嗡着眨眼就消失不见。正在苦思不得其解的南宫问天眼睛突然一亮,看着蛤蟆就好像在看救星一样。

  翻找了一边储物袋,终于是找到了一截蚕丝,将其打结绑在长枪上面,然后伸向沼泽深处。轻轻地抖动蚕丝,不多时一条舌头卷住蚕丝,拉了回去。

  南宫问天快速用力,扯动蚕丝,一条快有足球大小的蛤蟆被扯了出来。

  蛤蟆快速的就被扒了皮,用同样的方法在另一个地方,再次获得一张蛤蟆皮。跺跺脚,南宫问天看着脚上绑着的蛤蟆皮,跳上沼泽,快速的行动,踩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停住,然后试探一番,再次快速的移动,一步步的向着沼泽深处行动,仔细的观察着沼泽每一个不寻常的地方。

  “嗯?这里竟然有一个水潭?”一个时辰后,南宫问天竟然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清澈的水潭,心中激动,想来自己应该是已经找到了目标。

  快速靠近水潭,看着倒映着自己影像的水潭,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哪里有点不对劲。

  突然脚裸一痛,南宫问天快速的伸手,排在上面,一条水生虫子掉落在地,南宫问天心里一惊,连忙咬下一颗解毒丹,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陷入了幻觉,看着虫子掉落在地竟然没有血液流出,才猛然惊醒。

  南宫问天刚清醒一丝,一股难言的疼痛感,遍布全身,忍不住一声痛苦的喊叫咆哮,将沼泽都掀起一个浪波,低头一看密密麻麻,大概有十几条刚刚自己拍死的虫子趴在自己腿上。

   脑袋清醒一点,快速的清理掉腿上的虫子,抬头再看,那里还有什么清澈的水潭,那是一个墓碑,上面坑坑洼洼,写的什么已经看不清楚了。

  南宫问天看着那墓碑,心里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什么陷阱里了。

  人死为大,南宫问天恭敬地向墓碑鞠躬,却发现自己脚下面的地面有点不对,太坚硬了,而且是石头,这可是沼泽,什么石头能存放这么长的时间。

  将石头清理干净,终于是显露出本来的面目,一个石块,上面记录着一个人的生平事迹,只是看到最后也没有看见这是谁的墓。石块上面还有一个已经生锈的铁环。

  南宫问天用尽全力,石块终于是轰隆隆的响动,一点点的被提了起来,露出一个通道。

  黝黑的通道,黑漆马虎的,伸手不见五指,南宫问天取出一个火折子点亮,发现这里很干燥,完全没有那种腐烂的气息,小心的下去,下面是一个石室,中间一张桌子,很普通,上面放着一只碗,里面有一种黑乎乎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旁边有一个石头做的床,一个已经腐朽的骨架盘坐其上,怀里还有一本书籍,还有一个不知名石球。

  南宫问天取出兵器小心的伸到碗中,一股白烟冒出,一截兵器消失不见,南宫问天吓了一跳,这东西这么毒。转身来到那骨架旁边,双手合十摆了一下,小声地说了一句:“不知前辈名讳,晚辈来到这里算是我们两个有缘,前辈已经尘归尘土归土,所以您的东西晚辈就却之不恭了。”小心翼翼的将骨架里面的黑色石球颊出来,看了一下,收到自己的储物袋内,没有发现什么玄机,等以后有时间在研究,又伸手将那本书籍取出,翻开第一页,什么也没有,在翻一页,南宫问天脸色有点黑了,一页是巧合,两页都是,算什么,第三页同样是空页,第四页、第五页、第六页,南宫问天将整本书都翻完了,竟然全是空页。

  南宫问天盯着那骨架,眼神有点不好了,这是故意的吗?刘一本书竟然还是空的。

  郁闷的看着桌子上的碗,灵机一动,赶紧将那书拿出来,翻到第一夜,然后取出石球沾了一些黑液,果然,石球能用,然后用石球在上面滚动,液体所过之处一道道字显露出来,柳暗花明,南宫问天快速的边做边记,半个时辰后一本书终于是看完了,发现那些字竟然没有再次消失,也不管了,直接将其收了起来,看看还有剩余的黑色液体,小心的收起来,和书籍放在一起。拿着石球,起身再次仔细的打量一下石室,发现自己没有遗漏什么,转身离开。

  再次看见天空,发现自己拿到的那个石球好像有点不对劲,一看竟然在缓缓地吸收天空中的毒雾,动静越来越大,上面一道道纹络闪烁,越加明亮,也越加完善。

  两个时辰后,最后一丝毒雾被吸走,空气焕然一新,可是还是有点不很完美。想了想将石球扔在了沼泽上,果然石球再次开始吸收,想来这里的毒都是与其有关,很有可能就是这石球搞的鬼。

  咕嘟咕嘟,沼泽半天后再也没有毒气冒出,石球已经焕然一新,南宫问天将自己的一滴血滴在上面,一道红色的纹络烙印在上面,快速的遍布整个石球。南宫问天心中对那石球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练习。

  看看时间天色已经不早了,还要赶紧离开这里才是。再次抱起小狮子,随手将一些灵果塞进小狮子的口中,看着被收起来已经饿坏了的小狮子快速的将灵果吃掉,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紫府境的气势爆发,跳起来,眨眼间离开了这个已经没有毒气的沼泽,或许自己将那石球取走,以后这里就不会再有什么毒沼了。

  “叽”一声嘹亮的鸟叫,南宫问天勒住一只飞禽,骑在身上,腾空飞起。

  看着下面一脸惊骇的一些冒险者,哈哈一笑,翻滚着消失在远处,留下一个谈资,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些冒险者就会发现那里,至于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没有被自己发现,还会有多少人在那里丧命已经和南宫问天在没有关系。

  南宫问天坐在上面拿出那本书,仔细的看了起来。

  

102毒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