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大哥!咋们要怎么走下去,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能到个底啊!”萧聂峰捂着伤口说道。

“不是不到,时候未到。能到头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到了,急也没用。”萧尘一副若无其事的说道,好似现在根本就没事的样子。此时萧聂峰的伤已经过好几天的修养经好很多了,他这人是坐不住的,伤一有好转就把萧尘划船的职业给抢了过去,现在又在哪里叽叽歪歪的说这条通道太远了。

“已经到了,只是我们一直都没发现而已。”萧尘说道。

“啊?”岚心晴很不解的张着嘴巴。其它人也是一样的看着萧尘,好似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的样子。

“鬼打墙,我们走入别人的圈套了,这是奇门遁甲。”萧尘道。看着大家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他就继续解释道:“所谓八门是指奇门遁甲跟据八卦方位所定的八个不同角度。 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死门、惊门、开门各有不同的代表意义。

(1)休门

  求财、婚姻嫁娶、远行、新官上任等诸事皆宜。

  休门的气比较轻松,故很适合出外旅游或非正式的商业 活动。

  (2)生门

  谋财、求职、作生意、远行、婚姻嫁取等诸事

皆宜。

  生门有生生不息的意思,故最适合求财作生意或有病求医。

  (3)伤门

  伤门意为破坏的磁场,若强出伤门易见血光,故一般吉事皆不宜。

  但很适合钓鱼打猎、博戏、索债或围捕盗贼,利刑事诉讼。

  (4)杜门

  杜门有隐藏的意思,适合隐身藏形躲灾避难,其於诸事皆不宜。

  若要躲起来不让人发现杜门最适合。

  (5)景门

  景门是八门之中除开休生三门之外另一吉门。

  景门最利考试、广告宣传活动、远行婚姻嫁娶等皆宜。

  (6)死门

  死门最凶,除吊丧捕猎之外其馀诸事不宜。

  (7)惊门

  惊门有惊恐怪异之意思,若强出此门易遇惊慌恐乱之事,利民事诉讼。

  (8)开门

  宜远行,利求职新官上任、求财、婚姻嫁娶、访友、见贵人。

  不宜政治阴私之事,易被他人窥见。 【排局布盘】

  穷则变,变则通也。动者,生吉凶也。动何能生吉凶?由时间,空间配合而生之差异,配合之妙,自由吉祥;配合不妙,便有凶事。时间,吉日良晨也。空间,方位也。两者合之,古人之奇门遁甲者也。

  奇门遁甲的产生与军事切切相关,自古被称为帝王之学。其用途大致有两个方面:其一是法术方面,主要是道教中的玄学,如遁法、隐身法、障眼法等,甚至呼风唤雨。其二实择吉占验,用来预测在什么时间,什么方位干什么有利,在什么时间,在那个方位干什么不利等等,一共分为四个善门和四个恶门,而我们现在就处于障眼法中。”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郑毅超说道

“我还没说完,如果这里只是这最初的奇门遁甲,那我早就破解了,设下此句的人,绝非普通人啊!他将奇门遁甲的八个们都给融合了,将四善和四恶结合成了一善一恶。”萧尘说道。

“二选一,那我们不是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可以走出去,那还不简单。”萧聂峰说道。

“如果有那么简单,我们早就出去了,八门依旧是八门,但是有三个死门被他运用五行八卦结合天时地利转化为了死门,也就是说这里现在有五个死门、一个伤门、一个杜门、还有就是生门了。而且没个门都是会变化的,并不是等着你来挑选那个是生门,那个是死门。刚才我们已经破了一个死门了,看守那个门的就是河童和睡婆。现在我们只处于阵法的中心,想出此局必须找出这个生门,这是唯一的办法,要不然我们要么就被活活的困死在这里,要么就是死在那些死门里。”萧尘说道。

“到底是那个变态设的局啊?还有没有人性?简直就不是人。哼!”岚心晴很不爽的骂道。

“现在只能听你的了,你说吧!我们要怎么做才能出这个鬼地方。”郑毅超说道。

萧尘拿出一个罗盘说道:“要想找到生门,必须先出此阵阵眼,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地方,它象征着生命,是生门,任他实力在强也无法将生门改变方位。但是机会只有一次,若是失败,就只能在闯一次死门,生门才会再次打开。听我命令,先往右前行两米,在落后三米,再往左一米,然后往右直走不要停。”他们一一照做,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去了,机会只有那么一次而已,谁也不想进那死门,谁知道等会出现的会是什么,而且谁也不想在感受一次那种失去同伴的痛苦了,尤其是岚心晴。终于,眼前一黑,等再次看见东西的时候,那条河流已经不见了,他们的小船早就到达对岸了。

“哈哈哈!终于出来了。”萧聂峰大笑道。

“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这是真的吗?”岚心晴说道。

“世界就是如此,说一句有损我身份的话,我在战场上,遇见的鬼比人还多,科学永远解释不了灵异怎么一种不被大家认可的现象。”郑毅超说道。

“没错,信者有、不信则无。这世界之大,你就真的能肯定声什么是有,什么是没有吗?那些所谓的没有和有只是当权者为了统治而发布的命令罢了,五行生八卦、八卦生阴阳,阴阳生万物。真正的有和没有我们凡人是无法做决定的。”萧尘补充道。听他怎么一说,大家都同时点了点头,奴隶社会大举神明、封建社会看重迷信、而新中国时期又大大打击,这些不过都是为了统治而已,难道它们这些能够证明什么是有什么是没有吗?信则有、不信则无,没有谁能证明什么是有的,什么才是没有的,就好比红卫兵整天打击那些知识分子,甚至导致无数文化的堕落,难道这就是世界的真理吗?那还不是统治者的一句话所导致的。

“嗯!不对。”萧尘突然说道。

“大哥怎么了?”郑毅超问。

“这不是生门,我们中计了。这里的下面有一个大磁铁,影响了我的罗盘,把我们引到了这里,大家小心一点。”萧尘露出了一副很称重的脸,因为谁也不知道守护死门的会是什么。

突然,黑暗处亮起了两颗暗紫色的灯笼,岚心晴看见后,刷的一下,拿起AK-47对着那两颗灯笼狂扫。萧聂峰立马按住了她的手。说道:“慢着,看看是什么在开枪。”那两颗灯笼慢慢的往上漂浮了上去,但是奇怪的是那两颗灯笼一直保持着水平运动。郑毅超把手电往那灯笼一照,不照还好,一照就被吓了一大跳。那是一条通体雪白、巨大无比的大蛇。这下可不是岚心晴一个人开枪了,就连萧尘都拿起了剑横在了身上。一下子AK-47、沙鹰、科尔特开枪的声音响成了一片,但是似乎对那只大蛇没有一点的作用,萧尘大喊一声“跑!”还是郑毅超的战斗经验最丰富,见子弹无效,就拿起高爆手雷和闪光弹对着那大蛇一扔,也喊道:“大家快闭上眼睛跑,分头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高爆手雷和闪光弹炸了开来,他们立马闭上眼睛掉头就跑。

“他妈的,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啊?怎么生活在这里的动物块头都怎么大。”萧聂峰很是不爽的骂道

“那是白虎蛇,是澳大利亚的动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岚心晴说道。

突然后方传来了石头的碰撞声,那是那头大蛇和石头撞在一起的声音,它追过来了,而且速度异常的快,那速度完全和他的那身型不符合,一下子就出现在了他们的后方了。

“妈的!这不科学啊!怎么大的块头身手怎么可以怎么灵敏,还能不能好好玩耍的。”萧聂峰在逃跑时还不忘骂那头蛇跑的太快了。岚心晴可能是因为害怕,女孩子毕竟是个女孩子,遇见这怎么恐怖的东西,说不害怕,那都是骗人的,绊了一下脚,摔了下去。那白虎蛇抓住机会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岚心晴咬了过去,郑毅超一看,双脚一登,将岚心晴给抱出了攻击范围,那蛇扑了个空又继续追击他们,这回郑毅超可没办法了,如果只有他一人,那绝对是可以多开那条蛇的攻击的,但是他还抱着一个岚心晴,郑毅超和岚心晴已经闭上眼睛了,只求这条大蛇不要像那些蜘蛛一样给他们来个痛快就行了,铛!睁开眼睛一看,萧聂峰站在他们面前,他竟然拿着破魂枪硬生生的挡下了这条大蛇的攻击,“跑!”萧聂峰大喊道。顺势转身将破魂枪一甩打在了那条大蛇的头上,将它的头抬起了好几米,但是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可见这条蛇的鳞甲厚到了什么地步。但是他的伤口已经裂开了,鲜血再次留了出来。突然,后方传来了一股热浪,一条比上次大战黑白无常还要巨大的火龙冲了过来,把那条白虎蛇给撞飞了出去,往后面一看,萧尘已经割破了自己的手掌,再次用鲜血祭出了火龙来抵抗这条白虎蛇。经过冥思后他的法力已经大有长进了,现在的火龙威力比那个时候已经更加的巨大了。“你们快走,能跑多远是多远,我来挡住它。”萧尘的话语中不容的他们有一丝一毫的反对,他们三个也没有反抗萧尘的话,自己也都知道,留在这里只会给萧尘找麻烦而已,洒退就跑。萧尘拿出七星印对着火龙一盖,留下了道宝两个大字,突然那条红龙就变得更加凝实了,看着火光四溅,威风凛凛。

“这七星印果然是个好东西,竟然可以振幅法力,真不愧是茅山至宝。”萧尘叹道。

那条白虎蛇也不甘示弱,被关了上千年,终于可以出来了,可这一出来想吃几个人就被怎么拦住了,能叫它不生气吗!张开血盆大口对着那火龙撕咬而来,萧尘的火龙不能凝聚太久,立马催动火龙与之相战,毕竟蛇不胜龙,而且龙还有只龙爪在加上那一身的火焰,那条白虎蛇终于承受不住,调头逃走了。萧尘驱散火龙,一脚瘫软在了地上,手上还留着那条被法剑割破大伤疤,喘着粗气骂道:“不用躲了,出来吧!”萧聂峰他们尴尬的走了出来笑道:“大哥就是大哥,连怎么大的蛇都被您给打跑了。”

“哼!刚才若是它赢了呢?你有想过后果吗?”萧尘没好气的道。

“同生共死!”三人整齐的喊道。

看着这三个不怕死的家伙,萧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时间被着同生共死是个字给堵死了说不出话来。

“哎!罢了,走吧,这一关我们算是过了。”萧尘无奈的说道,然后他们就继续走去。

第二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