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天意

  第五十四章

白天所有人都在愉快的吃喝玩乐着,自从看过萧尘力敌阴船后,萧聂峰和郑毅超两人就对他信心倍增了,完全是毫无压力的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去了,白天始终是那么的让人轻松、愉快。

但是萧尘已经忙了快一整天了,要抓住那个负责这里的阴差,就必须要知道它在那里,这个不用想,肯定是在地府里,至于要怎么让它出来,也不难,就是回煞的那天晚上,在一个刚过世的人坟墓面前守着,那阴差自然会带着那个死者的魂魄出来回煞。这个大家千万不要去试,如果你运气不好,说不准就不是被冲煞,而是直接被阴差给搞定了。

经过赵力耕去那个道士那里的问话后,终于得知这个道士是孤寡老人一个,没有任何亲戚,萧尘决定将他葬在这里,至于办丧的费用当然就是萧聂峰出了,这家伙有钱的要紧,这点钱他随意就是一丢,给萧尘了。至于地点嘛!就是原来那户出事的人家了,这道士是在这里出事的,办丧事也在这里,那也是合情合理的。

萧尘也按照规矩点了鞭炮,然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跟了过来,谁都知道这户人家闹过鬼,现在谁也不敢进去,但是个个都看见了萧尘的那一身古朴道袍后,都被他那一派风仙道骨吸引了目光,有些人在纷纷舆论,为什么这个道士怎么年轻,帅气是帅气,但是怎么年轻的道士能行吗。可能是人群里面有人接受过萧尘的恩惠吧!突然有人喊道:“他是道家鬼寨的萧尘,萧大师啊!”萧尘在这一代,也算是小有名气,有何况还有一个省城的冷局长整天没事往他那儿跑,萧尘不想出名都难。那老老少少的都跟见了宝似的,一个接一个的跑去和萧尘打招呼,有些人还在问那个死去的道士是不是萧尘的师兄弟,虽然这问题有点荒唐。

萧尘见状也笑了笑道:“今天请各位来,只是想请各位帮小道我一个忙。”

“萧大师,你说啥话呢!我们就是些土农民,能帮上的一定照做。”人群里立马有人复合道。有人答应了,其他人也跟着一个接一个的应好。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想请各位今晚在这里坐坐,喝喝酒,聊聊天都行,只要不离开这里就行了。”萧尘说道。萧尘看大家都没反对就拿起自己的阴阳袋和伏魔剑,径直的走出了大门。那个假道士的坟墓早就做好了,尸体也埋进去了,萧尘现在就是过去那里等阴差带着那假道士的魂魄出来,好抓住它问话。听着挺奇怪的,为何这假道士才刚死就下葬了,而且当天晚上萧尘就过来等阴差押送亡魂回煞。为什么怎么快就下葬的原因,是这个假道士的魂魄早就进了地府了,还要在做那些法式干嘛,魂都没了,做了也是白做,你在它的尸体上年往生咒,超渡的也不过是尸体而已,因为魂魄早就进入地府了,所以没必要在做法式了。至于原本那个死者也是如此,又加上它的回煞夜被提前了,所以萧尘很怀疑是这里的阴差在作祟,而不是那些死后的亡魂。至于为什么当天晚上就来等,我也不知道,就是萧尘有一种直觉告诉自己,今天晚上这个回煞夜还是会被提前的,所以萧尘才叫了那么多人去那户人家里,生怕那里在有人被回煞的时候,冲煞了。

人多了,阳气就足了。这样即便是有枉死的人变成的怨灵了,只要那地方阳气够重,它也不敢靠近,除非是阴差过去索魂,要不然绝对不会有人会被冲煞。自己又早早的就在这里等着,这是预防万一真的是阴差来索命的,那自己也能在这里将它拦住,所以自己早早的就来这里拦阴差了。

时间总是那么漫长的过着,平时好像只要一眨眼就是一天一样,但是现在萧尘无所事事的坐在这里,时间就跟蜗牛一样,过的特别的慢。那种一个人在乱葬岗上面闲坐的场景,我想是个人都能联想出那种场景有多么的恐怖,但是萧尘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他小时候没少被他师傅丢在乱葬岗上面过夜,让他在太平间睡觉也是经常的事,类似这种训练,萧尘可做的不少,所以现在他坐在这里,出了觉得时间过得有点慢以外,其它的什么感觉也没有。

慢慢的午夜时分终于到了,萧尘立马拿出他阴阳袋里,他师傅留给他的那只鸡毛笔,这是用来开阴眼的,萧尘没有阴阳眼,想看到这些脏东西,除非是它们自己现身,要不然就只能依靠这些外力手段了,还有两种办法就是牛眼泪和柳树叶。

萧尘轻轻的闭上双眼,将鸡毛笔往两眼的眼线一画,在点了一下自己的眉心。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在这黑漆漆的黑夜里,他的两只眼睛就跟两个小灯笼般的闪亮,散发出来的还是那种金光散散的金黄色,自从他从天山回来后,就很少开阴眼了,因为它的法力大增的情况下,是可以感应到那些脏东西的,不过这次不一样了,来者是阴差,阴差是没有怨气和煞气的,而且可以隐藏自身的戾气和鬼气,如果它不想让萧尘看见,萧尘不开阴眼说什么都别想逮到它,所以萧尘此次开了阴眼了。本来他只要叫黑白无常过来就能搞定的了,但是这次萧尘觉得不该叫黑白无常,至于是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突然那个假道士的坟墓慢慢的亮起了一丝丝绿光,萧尘一看就知道那是阴差押送亡魂来了,立马严肃的站了起来,一扫刚才那副懒散、无聊的样子,因为面对这些东西是绝对不能弱了自己的势气的。

“果然,你们还是提前了?”萧尘冷冰冰的说道。

“嗯!竟然开了阴眼,看来是茅山一派的人啊!”一个抓着锁链的阴差不耐烦的说道。那锁链锁的正是那个假道士的魂魄,那是怕它过于怀念人间而跑走,才将它锁住的。

“伏魔剑!竟然是道教掌门,你找我们有何事?”另一个站着的阴差看到萧尘背后的法剑后,惊讶的说道。

“伏魔剑?道家掌门?你说的是我背上的这把法剑吗?”萧尘疑惑的问道。

“仙道你不知道吗?这柄法剑可是历代道教掌门所有,你如今拥有了它,那就代表着你现在就是道教的掌门了。”那位刚才很不耐烦的阴差被另一个一提醒,也惊讶的看到了萧尘背后的伏魔剑,态度立马变得缓和了起来,茅山是道教的一个分支,专门斩妖伏魔它们是知道的,又何况是这个道教掌门,在它们眼里那肯定就是见妖杀妖,见鬼杀鬼的道士,现如今它们有公务在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还是对萧尘的态度好一点,一免节外生枝。

萧尘听它们怎么一说,也是有点惊讶,他只知道这柄法剑是他师傅留给他的,但是至于来历嘛!他一直都一无所知,没想到他师傅留给他的这柄法剑,来历竟然怎么大,这比他阴阳袋里的七星印的背景还要大啊!七星印是茅山派的传家宝,而茅山派只是道教的一条分支而已,然而这柄法剑竟然是道教的传家宝,这怎么能叫萧尘不惊讶,自己的师傅怎么会有这柄法剑的?为何他师傅会将这柄法剑交给他,也没跟他说什么掌门之类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仙道,我们有要事在身,还请仙道能行个方便让我们过去。”另一个阴差看萧尘许久不出声,就对着萧尘说道。萧尘这时才回过神来,说道:“可以,不过你们要如实回答我几个问题。”

“不可,人鬼殊途,我们阴间的事,是万万不可告知你们人间的。”那阴差怒了,对着萧尘吓道。萧尘的嘴勾起了一条可有可无的弧度,笑着说道:“不说也可以,只要你们走的过去,就走吧!”还做一个了请的动作,看似恭恭敬敬。那阴差也不是软柿子,肯定不会被萧尘怎么一说就吓到的,哼!了一声,就押着那假道士的亡魂飘了过去,当它们飘过萧尘的身旁时,萧尘的脸立马阴沉了下来,怒哄道:“金钟罩!”一个小金钟以一种穿越时间的速度,直接撞上了那三个魂魄,两个是阴差,一个是那假道士的亡魂。不出所料,那两个阴差毫无反抗的被萧尘用小金钟捆住了,一个金黄色的透明大钟,将它们三个牢牢的罩在了里面,上面正有个金黄色的小金钟悬浮着,萧尘竟然用这个防御神器拿来当笼子,这要是让道教列祖列宗知道,还不得被他气死。

“哼!现在肯回答了吧?”萧尘抽出伏魔剑,顺着自己的右手滑了下去,刚好拿住了它的剑柄,那动作还真是潇洒至极啊!但是那语气中携带着的冰冷,任谁都听得出来,萧尘想宰了它们两个。

“仙道、仙道、你先不要冲动,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那两个阴差都害怕了,双双大喊道。

“哼!迫不得已?这个人的阳寿还没殆尽,你们就将他的魂魄勾去,这明明就是你们草菅人命,还迫不得已,今天若不给我个交代,你们就不要回地府了。”萧尘这回是真的生气了,很明显这个假道士的魂就是被它们索去了,这分明就是草菅人命,怎能叫萧尘不生气。

“仙道,你有所不知,这是天意,天意如此,我们两个小小的阴差也没办法啊!”那阴差已经开始但却了,萧尘的话语中已经透露出了现杀它们了,它们那里还敢反抗。

“好!好一个天意,今天我收了你们两就是仁义,竟然天无仁,那我萧尘就以仁来对付你们,仁义如此,我也没办法了。”萧尘说完,将伏魔剑橫于胸前,咬破手指划过伏魔剑,伏魔剑立马变得金光闪闪,璀璨至极。

“仙道,这里三年内是一定要死十个人的,这是要他们给上世纪的王族们当替死鬼,至于是给谁当替死鬼,我们也不知道,我们只是小小的小阴差而已,也只是奉命行事,还请仙道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两吧。”那两个阴差已经跪了下去了,而且那个新生的假道士亡魂被伏魔剑的气势一压,现在已经有了魂飞魄散的迹象了,如果萧尘还不收回伏魔剑,它就要魂飞魄散了。萧尘见状,收回了伏魔剑和小金钟,毕竟那两个阴差说的不错,它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这不光它们的事,更何况萧尘不能将一个不相干的魂魄也给赶尽杀绝。所以他收回了伏魔剑和小金钟说道:“走吧!最好不要在滥杀无辜,要不然我萧尘定不饶你们。”

“仙道有所不知,即便是我们两不勾他们的魂魄,上天也会处置他们的,因为这是天意。”阴差说道。萧尘这次没有说什么,点点头意思它们可以走了。那两个阴差一看,立马带着假道士的魂魄就要跑,突然有个阴差转过身来,对萧尘说道:“仙道,今天的所有事情还请您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要不然死后。。。。。。”

萧尘听到后,也转过身去对那个阴差做了辑,说道:“多谢兄台提醒!”说完就朝阴阳袋里抓出了一大把冥币,对着空中一洒,全部凭空自燃了起来,又说道:“这是给你们的报酬,还望今天此事两位不要见怪。”

“仙道说那里的话,应该是我们两谢仙道的不杀之恩才对。”那阴差一见到钱,两只眼睛都发光了,笑着对萧尘说道。说完,连回煞都不用了,直接带着假道士的魂魄回地府去了。。。。。。

萧尘收好伏魔剑和小金钟,也回去了,然后招呼大家都回去吧,还交代大家日后小心点,这里可能会不太平了。又和这里的村长说了三年会出事,那村长直接就给萧尘跪下去了,怎么说都要他救救自己的村子。怎么劝都不起来,最后是赵力耕和萧尘两人合力将他给扶了起来,萧尘说道:“我一定会尽力帮你们的,现在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萧尘怎么说了,那村长才肯离开,离开的时候还不忘一直向萧尘道谢。

等那村长走了后,萧尘他们哥仨也跟赵力耕走了,去他奶奶家睡了。

第五十四章 天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