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怒斩阴差

  第五十七章 怒斩阴差

萧尘和他们一起吃晚饭后,那村长死活都要让萧尘去他家睡,萧尘也推迟不了,所以就去了。萧尘去了一趟地府回也来,精神也有些恍惚了,吃饭的时候基本上也吃不了什么东西,本身就是个三十好几的人了,虽然肉体上并无大碍,但是精神上已经有点力不从心了,一到村长家里,澡还没来得及洗,就立马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去了。。。。。。

“哎!看来哥哥这次的消散有些大了。”郑毅超说道。

“废话,他可是下去地府要人,现在不累,那就奇怪了。”萧聂峰回道。

“村长我们也有些累,您老人家也折腾了一天,还是快快回去休息吧!”郑毅超对着那村长谢道。

“客气可!你们可都是我们村的贵宾,这都说那里话。”

“那就告辞了!”告别村长后,萧聂峰和郑毅超两人也进了房间,帮萧尘脱下道袍和鞋子后,才去睡觉,至于洗不洗澡,对于他们两来说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从小就是在死人堆里爬滚的人,这洗不洗澡又有何妨。

“萧尘,你闯大祸了。”这声音特别的妩媚细腻,一听就知道是个非常性感漂亮女孩子的声音,但是此时的这位美女说话的语气显得非常的焦急,似乎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样。萧尘用手撑着身体,摇了摇昏昏欲睡的头,抬起来一看,“咦!原来是白无常啊!怎么了?”

“萧尘,你真的闯大祸了,一定要多加小心啊!”白无常说完,就开始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了,她那白如玉石般的身躯,竟然消失在了那格格不入的黑暗之中,这让萧尘相当疑惑,为何白无常回来找自己,难道是自己真的闯了什么逆天大祸了,刚想问白无常到底怎么了,突然一个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脸上。。。。。。

当萧尘在此睁开双眼的时候,一看萧聂峰和郑毅超正紧张巴巴的看着自己,还在那儿说着什么醒了醒了之类的话,萧尘一看就知道那肯定是自己刚才做恶梦了。但是为什么这梦会怎么真实,就好像是真的一样,萧尘一拍脑袋,心想到:这是白无常为自己托梦来了,肯定是自己上次强行在地府要人,闯下的大祸。“哎!走一步,算一步吧!该来的总会来的。”萧尘自言自语的说道。

“大哥你说什么呢?”旁边的郑毅超看到了萧尘一副相当让人不解的话后,疑惑的问道。

“没事,扶我起来吧。”萧尘说道。萧聂峰立马将萧尘给扶了起来,郑毅超也拿来了一杯水,接过水杯,但是那杯子一触碰到萧尘的手,立马就崩碎开来了。还好里面装着的水不是很热,要不然萧尘就要被烫到了。

萧尘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了,但是他不知道是那里不对劲,就是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地方出现了变化。因为萧尘才刚起床,所以还没有整理自己的形象,那高高的个子站起来,后背上的头发全部都掉了下来,虽然不是特别的长,但是也有十来厘米了。

“咦!哥哥你长白头发了。”郑毅超的视力要比常人好很多,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萧尘的头发变了,其实谁都能看的出来萧尘的头发变了,因为他长出来的白头发不是一条两条那么点,而是几乎整个后脑勺的头发都变成白色了,只是郑毅超率先发现了而已,萧尘自己还不知道,就随意的泼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想看看到底是长了多少根,这不看还好,一看就被吓一跳,他的手上抓着的那一撮头发,几乎都是白色的,自己今年也就三十来岁而已,为何会怎么多的白头发出来?这明显是衰老的现象,但是自己为何没有一点衰老的反应呢!这是萧尘就脱下了自己的睡衣,想看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长出色斑来(就是上了年龄的人都会长的老人斑。)。他这一脱,就真的把其它人给吓到了,别说有没有老人斑,就算是那世界最漂亮、最漂亮的美女来跟他对比,那皮肤也绝对没有他的白嫩,他的肌肤就真的宛如绝世宝玉般白嫩,看着还有一种通透明亮的感觉,这样是光着肩膀走在大街上,估计男的都要流口水,女的都得去跳楼了。。。。。。

“大哥你这是练了什么工啊?改天教教我,我也能变成这大美人模样了。”萧聂峰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戏谑的笑道。

“是啊!是啊!大哥你倒是教教我们啊,我们好去外面撩妹子。”郑毅超也跟着萧聂峰起哄了。要是你真的在现场,估计也会跟着起哄的因为现在怎么看萧尘都不是个男的,从背面看的话,还真会认为他就是个大美人呢!又加上他那标准的身材,现在还真是个“白帅美”啊!

“不要开玩笑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帮我那衣服过来吧!晚上还有事要做呢。”萧尘无奈的说道,面对这两个家伙,萧尘真是无可奈何了,只能任由他们笑吧!萧聂峰和郑毅超两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当即就跑去帮萧尘拿衣服。

等萧尘换好衣服后,遮住了身体,看起来才稍微正常了一点,但是他的脸依旧还是那么的白嫩,怎么看着到像个小白脸了。

其实是因为萧尘身上流着白泽的血液,现如今他的有些身体特征已经开始慢慢的变得与白泽相似了,只是萧尘自己也不知道而已。如今他的法力也在提升着,但是他的杀戮之气也越来越重了,他现在一看到鬼魂,就会忍不住想要过去将它们屠杀的一干二净,每次萧尘都要在心里不停的默念着静心咒,告诫自己不要滥杀无辜。萧尘也知道这次他是彻彻底底的得罪了地府了,看来下面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了,今晚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可以肯定的是地府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萧尘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休息,他告诉村长让他叫村民小心一点,毕竟萧尘知道,那替死鬼还有七个,加上自己救回来的那个,就还要八个。所以他一整天都在这个村子里面巡逻,生怕有人再出意外。

一天就怎么慢慢的过去了。。。。。。

萧尘坐在凳子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一天的担心算是放下来了,让萧尘疑惑的是,上次他连判官都得罪了,为什么他能咽下这口气呢,萧尘可不认为那判官真的就是个神经病,他已经大概能猜到是因为什么了。在萧尘喝茶的时候,突然胸口剧痛了一下,立马将被子摔的粉身碎骨。那一下很短暂,就好像心脏被毒针给狠狠的扎了一下一样,剧痛无比,又为何会那么快就没有了,萧尘捂着自己的胸口,对着跑过来的萧聂峰说道:“走,出去外面,有客人要来了。”萧聂峰看着地板上已经被萧尘摔坏的杯子,摇了摇头说道:“已经是第二个了。”郑毅超也跟着走了出去。

此时已经是午夜时分了,阴风阵阵,将树林吹的到处摇摆,这场面到挺像是闹鬼的场景。萧尘站在门口单手紧握伏魔剑,大喊道:“竟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哈哈哈!道教掌门果然名不虚传。”一阵类似牛鸣的笑声传来出来,萧聂峰立马抽出自己背负着的破魂枪,橫于胸前,做出了随时应付攻击的姿势,郑毅超也不例外,他们两人各站在萧尘的左右两旁,就像是萧尘的左臂右膀一般。

在他们面前浮现出来的不止是一个人影,而是四个人影,两个身型庞大的站两边,和两个身型矮小的站中间。当那四个人影完全浮现出来之后,萧尘当场就两腿瘫软坐在了地上,伏魔剑铛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眼泪也顺着双眼慢慢的流了出来,竟然已经失去了战斗意识了。

当然,只要是个人,看到这幅场景都会如同萧尘一般,当场就崩溃掉。因为出来的正是牛头马面,中间那两个是大概五六岁左右的小孩子,一男一女。别以为牛头马面像黑白无常那么好心肠,就怎么将人用勾魂锁捆着走,他们两直接将勾魂锁穿透在了那两个孩子的四肢上,还将那挂在牛逼上的锁圈直接套在了那个孩子的鼻子上,单单是这样子萧尘是不至于崩溃的,那两个孩子是浑身上下都是光着的,从上往下数,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可以看出这牛头马面是直接将它们两拖着过来的,还用勾魂锁直接穿透了他们的四肢,更加让萧尘受不了的是这两个孩子还在喊着:“爹爹救我!爹爹救我。。。。。。”没错,你没有听错,不知道那判官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萧尘那个已经投胎的女儿也给弄了回来,还将尚未投胎的儿子也给弄了出来,让牛头马面抓过来教训他。萧聂峰和郑毅超两人都未曾见过萧尘的女儿和儿子,一时间还未能反应过来。萧聂峰拿着破魂枪对着地面一剁,大喊道:“放开我哥哥的孩子。”还是这煞神第一个反应过来,当即拿起破魂枪直冲过去,但是被牛头的牛角一顶,整个人就倒飞而出了,撞在墙壁上动弹不得,鲜血也是一口一口的往外吐着。。。。。。没有开殺的破魂枪对于牛头马面来说,就是一柄煞气比较重的普通武器而已。

“哼!萧尘我告诉你,判官大人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啥东西,竟然敢来地府闹事。哈哈哈!”马面用勾魂锁将那个女孩提了起来,大笑道。那小女孩的四肢本就被勾魂锁穿透这,现在被马面一提,直接就崩裂开来了,鲜血已经直流而出了,还在索索颤抖的小女孩已经被痛到连爹爹都喊不出来了。

“放开我妹妹。”另一个被小男孩张开了那小小的嘴巴,对着马面那强壮的大腿咬了下去,使劲的撕扯着,可惜对它一点伤害都没有,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子。牛头一看,也戏虐般的将那男孩子给提了起来,还一脚一脚的将那孩子左踢右踢,大笑道:“哈哈哈!还挺凶的,你咬啊!我让你咬。”郑毅超也看不下去了,正准备冲过去的时候,突然有一只手搭到了他的肩膀上,那只手非常的重,重到郑毅超当场就跪了下去,回头一看,竟然是萧尘。萧尘冷冰冰的说道:“我的孩子,我来救。”

郑毅超也被萧尘这幅样子给吓到了,此时的萧尘瞳孔已经不像从前那般是黄金色的了,取而代之的是血红色,于此同时他的整个头的头发已经全部变成可银白色,额头上还有三根银晃晃的银针,没错。萧尘已经下定决心,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让着牛头马面永远留在人间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已经不再是那个风仙道骨的萧尘了,而是一个兼修魔道与鬼道的邪修。。。。。。

牛头马面一看,也有忌惮了,两人立马拿出了自己的武器,戒备的看着萧尘。

“今天不管你们是何鬼怪,竟敢那我儿女来作笑,我萧尘必将你们斩于剑下。”萧尘早已拿起了七星伏魔剑,鲜血也顺着剑柄流向了剑端,一滴一滴的向下低着。

“上!”牛头大喊一声,径直冲了出去,拿起大叉子对着萧尘的脑袋直插而去。马面也没闲着,同样的叉子对着萧尘的另一边直插而下,这一人一左的默契,已经高到了不需要多余的东西来指示了。

“金钟罩!”萧尘怒喊一声,在他的身旁竟然无缘无故的延伸出了两道血红色光幕,嘣的一声破碎开来,正好将牛头马面的攻击挡了下来,将它们两炸飞开了开来。又举起伏魔剑,咬破食指从上至下写起了符文来,牛头马面不是傻子,那个小爆炸对它们造成不了威胁,当即两人再次拿起叉子攻击而来。突然一张由十二枚铜币交织而成的八卦网从地面往上而起,将牛头马面两人给困了起来。原来是不知道何时萧尘已经将这八卦阵给设在了地下了,就等恰当时机出手,而此时他要给伏魔剑画符,正是需要时间的时候了。

在萧尘快要画好的时候,郑毅超和萧聂峰两人看着那剑上的符文特别眼熟,好像是在那里看到过一样。没错,萧尘将那远古传古籍承下来的色鬼符文给画在了伏魔剑上了,隐隐间可以看到伏魔剑上有着一条条黑色的符文从上至下延伸下来,萧尘竟然不是用画的,而是实实在在的雕刻了上去。。。。。。

单手拿着伏魔剑斜放了下来,黄金色的剑身上,缠绕着一条条憎恶的鬼气,环绕的不单单是剑,连同萧尘的身体也在穿梭这一条条憎恶的鬼气,真个人就像个魔尊一般的恐怖。

“牛头马面,受死吧!”夹渣着愤怒与憎恶的怒哄声,随着萧尘的这一剑挥出而爆发了出来,那一剑并不辉煌,好似空间都禁止了一般,划过了牛头马面的身体,萧尘也将伏魔剑放开了,于其说是放开,倒不如说是被震开的,因为这一次,伏魔剑的震动就好像是百万级地震般的猛烈,萧尘的手骨已经几乎全部断裂了。如果现在有人在后山的山底下往上看,就更够看见山腰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割了一刀,竟然平平整整的滑出了整座山的上半部分,那滑出来的一面上,光滑如镜,毫无一点凹凸可看,就真的如同是被开天神斧给劈出来的一般。。。。。。

萧聂峰再次睁开眼睛后,看见了马面已经被一分为二了,在它那惊恐的表情上,已经可以证明它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还有那个重伤的牛头,靠在墙壁上惊恐的怒哄道:“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阎王爷不会放过你的。”

萧尘的嘴角勾起了一道非常寒冷的角度,冷冷的说道:“阎王?哼!去死吧!”抬起左手,那只手上抓着七根铜针,竟然是天山带回来的灭魂针。这七根灭魂针萧尘自从拿到手之后就基本都没有使用过,因为这灭魂针太过歹毒了,随便一根就是魂飞魄散。

“这是为我的两个孩子打的”带着愤怒将七根灭魂针狠狠的打入了牛头的脑袋,那牛头立马变得烟消云散,甚至连烟都没来得及飘一下,就消失了。灭魂针这是多歹毒的邪物啊!一根就能让它魂飞魄散,有何况七根全上,这牛头是没得就的了,看来马面还要比它还一些。。。。。。

“爹爹!”那两个孩子的四肢拖着四条大大的铁链,哭着走到萧尘的面前。萧尘当即就泪流满脸的将它们给包了起来,大哭到:“是爹爹不好,都是爹爹的错,爹爹让你们受苦了。”那两个孩子也相当懂事,用手搽掉了萧尘的眼泪,笑道:“不苦,爹爹不苦。”但是那两个弱小的身影已经在开始慢慢的向上飘着了,这是要魂飞魄散的征兆啊,它们两已经被牛头马面折磨成这样了,现在就要魂飞魄散了。

“不!不是这样子的,不!”萧尘使劲的将他们两个抓着,但是任他怎么用力都抓不住那两个看似弱小的身体,他们的脚丫已经在开始慢慢的化成青烟消失了。。。。。。

“爹爹。我们爱你。拟不哭好不好,妈妈看到了会伤心的。”那个小女孩笑着说道,说话的同时,那两只嫩嫩的小手还在摸着萧尘那显得无比沧桑的脸。萧尘强挤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但是眼泪还在不停的留着,如同瀑布般的倾洒而下,任谁都能看的车现在的萧尘已经崩溃到了边缘了,悲痛的哭嚎、勉强的笑容只是为了让自己的两个孩子能够走的更加开心,所以他在悲痛中挤出了一副“灿烂”的笑容,慢慢的两个孩子已经化成了青烟,飘散在了大气中,从此远离这个天地人三界了。。。。。。

“不!”萧尘撕心裂肺的大喊着。瞬间昏死了过去,带着那副悲痛的脸昏死了过去,眼泪还在不停的滴落着,携带者鲜血的泪水,顺着他的脸庞慢慢的滴落在了地板上,那滴答、滴答的滴水声也渲染出了悲伤的气氛,萧聂峰痛哭流涕的爬到了萧尘的身旁将和郑毅超两人将他扶起。郑毅超已经哭得看不出他的眼睛那边是黑那边是白了。在这种时候,还是郑毅超略显镇定,用手指探试了一下鼻子没有呼吸,当即心就跟落水的铅石一样,沉重万分。有按了一下他的左胸,大声喊道:“疯子快送哥哥去医院,还有的救。”那声音可能是郑毅超有史以来喊的嘴急切,最疯狂的一次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喉咙裂开了。萧聂峰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了,刚才他至少断了几根肋骨,至于多少根肋骨,我也不知道,因为他始终不肯说出来,后来萧聂峰到了晚年的时候,我通赵小依说他在晚上睡觉的时候经常被胸口痛到动弹不得,连喘气都要用氧气瓶来供养。立马起身将萧尘抱起,和郑毅超两认合力,使劲的往医院跑着,这老天是非要萧尘死,这个时候竟然还下起了暴雨,他们就顶着暴雨跑到了这个村的诊所里面,简单的将萧尘处理了一下,也通知了省城里面的冷局长了,不到半个小时,里当地最近的省城医院救护车过来了,这次萧聂峰顾不得什么伤不伤,那医生连担架还没来的急拿,他就已经将萧尘抱上了救护车了,郑毅超立马将那司机踢到一边去,自己开起了救护车,他的技术绝对是高超的,不用问,因为他是特种兵出生的,从飞机到自行车,没有一向是他不精通的,让他来开的结果就是更早到达医院。那司机也不敢说什么,郑毅超的眼神告诉了,敢放下屁,保证让你死。

那辆救护车以赛跑的速度,飞快的道医院里面进去了,萧聂峰和郑毅超两人看着萧尘进入到急救室后,才稍微放下心来了。郑毅超安慰道:“放心吧!大哥福大命大不会没事的。”

“嗯!不会有事的。”萧聂峰才刚说完,就捂了一下胸口,鲜血也吐了出来,郑毅超立马叫来了医生,医生也叫来了几人,将萧聂峰抬进了手术室。。。。。。

至此留下郑毅超一人在外面等着穿大白褂的医生来告诉他好消息。

第五十七章 怒斩阴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