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诡异

  当阮重天回去时,他发现穆那、张魂和瞳誓都静静地坐着等他,这平和让他感到奇怪。张魂见他回来,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各人喝了水,随即动身出发,不久便到达耀山脚下。

看了看不远处的月族守卫,瞳誓用怀疑的目光望着阮重天,并对他说道:“你的方法真的可以吗?如果不行,我可被你害死了。”

“你怕什么,”阮重天从包里拿出中环令,“中环令,月族最尊贵客人方能拥有,并拥有二等通行权,优先招待,对吧?”见瞳誓点了点头,又说:“如果没问题,那就开始吧!”

瞳誓似乎又想到什么,问:“话说回来,你就不怕我耍花样?”

阮重天微微一笑:“当你在玄空幻影中败给我时,我便在你身上施展了一个灵术。这个灵术十五天后会自动消失。但在此期间,施法者若死去,你也会死去。所以说,我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同归于尽咯。”

瞳誓点了点头,不再言语。他用灵术幻化出一条绳子,绑住张魂双手,带着张魂走向守卫。守卫见到瞳誓,便立即开门。其中一个迎着笑容道:“瞳将军,看您是又立了功吧,可要记得我们这些弟兄啊。”瞳誓并没有理他,当他见门开时,便径直走进去。

过了一会儿,阮重天和穆那走向大门,两个守卫拦住他们。当守卫正要问话时,阮重天拿出了中环令,守卫接过中环令看了一下,便恭敬地把中环令还给阮重天,并问道:“两位是要见谁,是否要引路?”

“嗯,”阮重天笑了笑,“请带我们去见羽忌统帅。”

“请跟我来。”一个士兵主动要求带他们上山,于是二人也便跟了过去。上山没多久,二人便留意到山中小道有很多,左拐右拐却处处相似。山中也有不少房子,但款式单一,结构几乎相同,一般人极易迷路。同时,他们还留意到月族人虽众多,且人来人往,但极少交流。即便交流,亦是窃窃私语。那个引路的士兵一路上也是一言不发。穆那经验丰富,还发现这里的植物也不太正常,但他很快明白,这山上到处是机关,警戒程度较高。总之,这段路程给二人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最后,士兵领他们进一个看似普通的一间房子,并说:“两位,你们先进去等等,羽忌统帅在会见来访的其他客人,我也不便进去了。”

穆那和阮重天交换了一下眼神,便都进去了。进去后,吸引他们的不是华丽的装饰,也不是恭候多时的瞳誓,而是一眼就看到的一幅巨大的画!这幅画的特别之处在于图的左边是灵族的族徽,右边是羽幻族的族徽,而月族的族徽在中间。或者说,是三个族徽合在一起,而下面写着:三族同心奉危难,齐心协力断危机!

当二人看到这些字眼时,都是一惊,因为在泱国,无论任何种族私自联合都是违法的,何况如此公开。不过二人很快镇定下来,当阮重天望向瞳誓时,瞳誓点了点头。于是阮重天和穆那便坐下了。

不一会儿,一扇门开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出来,一个妙龄女子在他后面,却是昙雪宁。

第九章 诡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