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算账

  衡禁冷冷说道:“你们和羽忌的谈话我从头到尾听到了。我的确就是他所说的当年的那个少年。二十年前,我才十一岁,事情的准确经过我也不是很清楚了。那时,我和父亲在家,而羽忌,阮杰和昙战闯入了我家中,与我父亲吵了起来。后来,非得说我父亲杀了人,还是个强盗,然后就和我父亲打了起来。”

衡禁盯着阮重天的剑,又说道:“我绝不会忘记羽忌的偷袭;也不会忘记你们三个父亲合力打我父亲;更不会忘记这把御衫剑,因为你的父亲就是用这把剑刺入我父亲的心脏。因为杀孩子是非常不仁不义的事情,你们父亲可能也不想落下个坏名气,没杀我,去却杀光了我的亲人。那时,我便发誓,我要变强,我要复仇!”

“或许其中另有隐情。”昙雪宁说。

“或许吧,”衡禁接着说道,“可是谁知道呢。你们父亲杀我全家,留下了我。因此,我也留下了你们。如果你们以后有能力杀我,那就来吧。我今天就放了你们。你们也可以仔细想想,你们想报仇,那我报仇又有什么错?”

阮重天终于开口了:“如果你指望我就此罢手,那你错了。”

“我从未指望。”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御衫剑忽然发出一阵绿光,“我必须报仇雪恨。”

说完,阮重天便消失了,衡禁立即向左一闪,闪开了阮重天背后的一刺。同时,衡禁发出一道紫刃,击倒了阮重天。

“月影疾刃就伤到你了么,”衡禁藐视这难以起身的阮重天,“次次都是玄空幻影,一样的打法,你以为能够打倒我。月影疾刃不仅会击伤你,还会渗入你的身体,你会感到越来越痛苦,,然后意识模糊,最后死去。”

“是么,”阮重天勉强站起,虚弱地说道,“你真的看清楚那是玄空幻影了?”

“隐身,快速进攻,不是么?”衡禁听阮重天这么一说,顿时提高警惕。

“傻瓜。”昙雪宁轻声说道。

阮重天身上散发淡淡绿气,已然恢复了伤口,只听他用锐利的目光盯着衡禁,说道:“我的目的就是让你认为这个结界是玄空幻影。这个结界叫做嗜灵。”

“那又如何。”衡禁望了望周围,“和你们也说得差不多了,一个空玄,一个契玄,能干什么呢?当你们面对一个等级是朴灾的对手时。”说完,他不在言语,等待二人惊慌失措的反应。

出乎他意料的是,阮重天和昙雪宁并没有露出太多的惊讶,昙雪宁对衡禁说道:“你等级之高,我们早已料到。杀我们,很简单,你随时可以取下我们的性命。花儿遇到狂风会折腰,但不会倒下;宝剑经历冶炼会炽热,但不会熔化;心脏被刺穿会停止跳动,但灵不会死亡。你可以杀死我们,但吓不倒我们!”

“我说过,我给你们复仇的机会,所以今天会放过你们。”衡禁望着这两个意志坚定的人,心颤抖了一下,是惊讶,还是恐惧?

“如果你们有能力的话,以后就来吧。”衡禁说完,立刻向后跑,突然一阵响声,阮重天的结界被衡禁强行突破。仅一瞬间,衡禁就已离开。

第十六章 算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