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囚困

  晴若影一眼便留意到昙雪宁,于是她一脸狐疑的看着昙雪宁,问道:“雪宁?你怎么会在这里?”

“真是糟糕。”息启这时冲了进来,一挥右手,受伤的众人感到气息十分舒畅,体力也渐渐恢复。

将隆这时站了起来,见全消和彭婉没有生命危险,便稍稍放下心来。但当望向因体力不支而昏迷的阮重天时,皱眉说道:“他情绪太过激动了,让他安置在静心房吧。”

“她呢?”彭婉指着勉强站起的昙雪宁。

“你们不许动她!”晴若影扬扬眉,瞪着彭婉。

“那让她留下吧。全消,你带阮重天去吧。”

昙雪宁记住了静心房这个地方,便任由全消带走阮重天。她知道自己无力阻止,但令她困惑的是,在结界破碎的巨大冲击下,这房子依然屹立不倒,仅仅是桌椅之类的大家具受到损坏。

“大家还是先坐下吧。”将隆施展灵术,修复刚才被结界毁坏的椅子,递给众人。

“还是要先互相认识一下。我是灵族的将隆。”

“我是灵族的彭婉。”

“我是灵族的息启。”

“我是羽幻族的晴若影。”

“我是羽幻族的破都。”这个和晴若影一起来的壮汉介绍道。

“我是羽幻族的昙雪宁。”昙雪宁只得跟着介绍。

“各位前来有何事?”将隆看着晴若影和昙雪宁那随风飘散的面纱,心中有一丝厌恶。他讨厌羽幻族女子戴面纱的习俗。

“当着这个她的面说真的没关系么?”破都看着独自坐在边缘的昙雪宁,不是很放心。

“这是你们羽幻族的人,你们自己决定。”

“为什么我不能留着,晴姐姐? ”

“她留下。”晴若影看着疑惑的昙雪宁,带着命令的口气对破都说道。

“那么,说说你们来的目的吧。”将隆的眼光转向破都和晴若影,如同领袖威严地看着下属。

“这是哪?”静心房中,阮重天醒了过来。

阮重天观察四周,空无一人,甚至,连窗户都没有。一个只有一张床的房间。白色几乎就是这里唯一的颜色。阮重天走向门,一拉,门没有开。

果然。

阮重天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这里的确是个囚笼,而他,就是这里的犯人。

这扇门没有门把,这说明至少这门由灵术控制。

阮重天将灵量汇聚在手中,一拳打在门上,门毫无反应。他的背袋被拿走了,那么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阮重天到处走了走,作为一个灵族人,他很清楚,自己在一个结界中。

“要囚禁我,没这么容易。”短短时间的观察,阮重天已经了解这个结界。

这里丝毫不通风,但我可以生存,说明这里的灵是大量的。四周如同铁臂,把我困在其中。这里的灵虽然不少,可我刚才因战斗而失去的灵量,却丝毫没有补充,用一分,则少一分。这种均匀完美的结界,需要一个可以覆盖整个结界的灵术才能破解,而我所会的灵术中,只有一种灵术可以帮我摆脱困境。

嗜灵散。

阮重天叹了口气。他从家中带来的书中,便有嗜灵散一书,但是,这种大范围又威力巨大的灵术他并没有成功使用过。

但当他依然困惑之时,门开了。全消走进来,却是端着一杯茶。全消若无其事地问:“喝茶吗?”

“不用。”

“那你想喝时自己拿吧。”

“为什么把我困在这?还有,昙雪宁在哪?”

“困?”全消笑了,只听他慢慢说道:“这里是静心房,让你在这里好好休息而已。”

“休息?笑话,我甚至不能离开,这是囚禁!”

“你说是囚禁那就是囚禁吧。”全消放下茶,转身便走。

阮重天一个疾步冲向门外,却被一股力量拉回。而全消已经走出门,门外传来他最后的声音:“不用白费力气了,这里你出不来。听我的劝告,把那杯茶喝了,你或许会有新的感受。”说完,门已经关闭。

新的感受?

阮重天端起茶杯,闻到淡淡的香味,犹如枯燥的荒漠成为茂密的森林,这是杯好茶,阮重天一饮而尽。

当他望向前方,面前出现了影像,是大厅的众人。他明白了,全消是让他看大厅所发生的事情,想让他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

第二十二章 囚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