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卡伦Karen

在这个地方,雪,是一切的主宰,是无情的统治者,却又是飘飘飞舞充满诗意的美丽精灵。这里,是一个白色的国度。雪悄无声息的下着,洁白的雪覆盖了整片土地,埋葬这一切罪恶的痕迹。地面上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又好像什么都有。惟有远处几片黑漆漆的松林里站那里,显得十分突兀。

雪花,在卡伦的周围,飘飘悠悠地落下。落在地上,落在岩石凹凸不平的石面上,落在杰克已经僵硬的伤口上——轻轻地,仿佛一片白色的树叶,盖住了那狰狞的伤口。与他白色的皮毛融为了一体——使他看上去仿佛只是睡着了。

卡伦一动不动的站着,站在哥哥的旁边。她任凭那漫天飞雪落在她的头顶,后背,耳尖……卡伦发现,自己以前从没意识到,杰克是那样瘦小:他松弛的皮毛下是一个根根显著的肋骨,肚子也深深地凹了进去。杰克的头歪着,左耳后有一道明显的疤,卡伦还记得这道疤的来历。

记忆把她又一次带回到更加久远的时候。

“来啊!你这只长尾巴獾!”杰克正高兴的冲她叫着,不停围着格里斯跑着跳着。那时正是狩猎期,是自卡伦出生以来遇到的第一个狩猎期。格里斯也还活着。此刻,他正假装生气地吼了杰克几句。

“别捉弄你妹妹!”

杰克呜呜笑着离开了格里斯,而向卡伦奔去。

卡伦怒气冲冲地扑上去,用她仍很稚嫩的牙齿咬住了杰克的肩膀。

“嗷!”杰克轻易转身,就把银毛小狼甩翻在地。

“来追我呀,你刚才在给我清理皮毛吗?”杰克几乎是所有同龄小狼中最强壮的,他继承了格里斯那威武的体格。格力斯与其他狼谈到他的儿子时,总是以一种非常赏识的语气说:“杰克长大了一定是斯拉布部落最强壮的狼,等着瞧吧!”

而卡伦截然不同。小时候她一出生就体弱多病,直到第二年开春以后,她才逐渐强壮起来。

卡伦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打不过杰克,但此时她也没想那么多,迈开了四足去追杰克。“从没看见过你这么无理的狼!”她咬着牙,积雪在她脚下飞溅。

杰克跑到小松林后停了下来,他慢条斯理地坐下来,望着远处气喘吁吁的妹妹。

“来呀,我就在这儿。”

“看我不撕下你的耳朵!”

杰克从喉咙深处发出咕噜咕噜的打趣声。

笑吧,尽管嘲笑我吧。小卡伦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待会儿看我怎么教训你?她露出牙齿,准备一冲上去就咬他的后背。

等等,他为什么不跑?小卡伦困惑的歪着头。她慢了下来,小心翼翼地向杰克靠近。同时堤防着身后是否有别的狼。因为杰克以前就搞过类似的花招:让他的几个同伴从他身后突袭,把她吓了一大跳,还挨了杰克他们好长一段时间的嘲笑。

身后什么也没有。

卡伦迟疑了一下,然后加快速度朝杰克跑去。杰克依然那么坐着,一点也不着急。

卡伦离杰克越来越近了。

突然,她觉得脚下一滑,接着,她的头上、鼻子和胸前,狠狠地撞到地上,沾上了某种黏糊糊的物体。泥土,烂草和一股骚味儿,熏的她几乎要窒息了。

“完美!”她的耳朵里嗡嗡作响,杰克讨厌的声音却还是准确无误地传到了她耳中。她觉得有些晕乎乎的,站起来,摇了摇脑袋,想甩掉恶臭的鹿粪。

“杰克!”卡伦的声音已经气的发抖。

“哈哈哈,你现在闻起来像一只真正的鹿哦。”杰克笑的趴在了地上。“我一个月也不想再靠近你了!”他咧着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作出了一只狼能够作出的最夸张的笑的样子。

卡伦扭动着前爪,扒下了大部分鹿粪,可是脸上仍留下了一片棕色的印记。

“我要告诉格里斯,说你又欺负我!”接下来卡伦很得意地看到,杰克的笑容僵住了,然后睁大了眼睛,垂下耳朵。

“你不会告诉他的。”杰克眨眨眼睛。

“你看我会不会!”卡伦冷笑着,她看出杰克已经开始有点慌了。上次杰克在企图把卡伦当成一只兔子,和几只小狼轮番追逐她时,被格里斯发现了,结果被狠狠的打了一顿。格里斯用他最钝的几颗牙,把银白色的小公狼咬得嗷嗷直叫,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别!”杰克皱着眉头,俯下身子作出求饶的姿势。“不要说!”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卡伦心中高兴极了。不说?谁叫你刚才耍我呢!卡伦起身准备回营地。

“等一下!”杰克蓝色的狼眸转了转,闪过一丝狡猾的光。卡伦放下了刚抬起的爪子,回头望着他。“你别告诉格里斯,我让你随便教训我,我绝不反击!”

“真的?”卡伦竖直了耳朵。这种机会可不能错过,她早就想报复他了,只是因为杰克比自己还都高出一个头,四肢也更加粗壮的原因,她之前怎么也报复不了。

“当然是真的。”杰克说。“我就在这儿,也不逃跑。我要是跑了或者反击了,就让冰神降下冰雹砸死我。”

卡伦这才放了心,她扑到杰克背上,用爪子踢着,用牙齿咬着。但杰克动也没动。他早就算计好了,卡伦的乳牙还没有完全换完,体型也比自己小得多,任她怎么咬,都不会有格里斯那么痛。

正在卡伦为自己复仇成功而兴奋不已时,她觉得嘴里有什么东西咸咸的。她吓了一跳,急忙滑到地上离开了杰克。杰克左耳后一处新伤口正在往外冒着血。卡伦不知所措的看着杰克的血慢慢往下流。

“对——对不起。”她说。

杰克只是抖抖一身白毛,毫不在意地说:“没什么,就算我欺负你的报应吧!”

“那怎么行。”在杰克惊讶的目光中,卡伦仔细嗅了嗅周围的几只植物,然后快速地咬断了茎,放在嘴里咀嚼了一下,挤出汁液,让它们滴在捷克的伤口上。“不用担心,我看见巫师就是这么处理伤口的。”

卡伦没有注意到,当她在踮起爪尖在给杰克处理伤口时,杰克愣在了原地。眼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阳光下照射下显得晶莹了。父亲一向对他很严厉,从小到大还没有谁帮他处理过伤口。

“好了!”卡伦吐掉了嘴里的汁液说。她睁着蓝蓝的眼睛看着杰克。“现在你感觉好些了吗?”

杰克没有回答。但他垂下了头,盯着脚掌,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对不起。”他憋出几个字。

“什么?”

“对不起。我是说,我不该欺负你,”杰克抬起头。卡伦惊讶的在他眼中捕捉到了真正的愧疚。她以前从没看见他这样过。“格力斯是对的,之前是我错了。”接着他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以后再也不那样对你了,我是认真的。”

看着杰克严肃的表情,小卡伦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呆呆的站着。

“不相信吗?”杰克好像有些失望,然后转过身,面朝远处的几座冰山所在的方向。卡伦以为他要走了,可是他昂起头,挺起了胸脯,朝冰山发出了一声声还有些稚嫩的狼嚎:“冰之众神,我,杰克,在此立下誓言,我发誓再也不欺负我的妹妹卡伦了!并且还要永远保护她,直到最后一刻!”他的目光坚定,久久地望着远方。“怎么样?”他回过头,“现在相信我了吗?我杰克说话从来都不食言。”

“我相信……我相信……”泪水模糊了卡伦的双眼,她的耳边仿佛还回想着童年杰克的话。正如他的誓言,杰克再也没欺负过卡伦了,在格里斯去世之后,他就像变了一只狼一样,沉默了许多,身子越来越瘦削了,但一直履行着作为斯拉布部落的一员的职责。

一片雪花落在卡伦的鼻尖上,她打了一个寒战,也清醒了许多。我不能一直在这里傻站着!卡伦在岩石旁的积雪上用冻僵的前爪挖出两个坟坑。她必须挖得足够深,不然等积雪化掉后,他们的尸骨就会暴露在鹰和乌鸦之下,这是她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看到的。然后,她轻轻叼起杰克和查尔斯的后颈,把他们放在了坑里,再用浮土和积雪盖在了他们身上。她机械地刨下土,看着两只公狼的毛发被一点一点掩埋起来,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有一望无际的白雪皑皑。她把那只雪兔放在了雪堆上,“希望你们在去往冰极之地的路上,不会感到饥饿。”

她退到了一边,她的四肢几乎没有了知觉,她说不出自己是不是累。只是她直想倒在地上。干脆让暴雪把自己也埋葬在这里吧,反正我的部落已经不存在了!冰神啊,你为什么如此狠心?难道我就注定该承受这一切?

她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狼是不能哭的,格里斯曾这么说过。狼是最坚强而冷静的生物,站在食物链的顶端。不管遭受了什么,狼永远是骄傲的,从容的活着。极地狼更不能轻易说放弃。因为极地狼是所有狼族中最强大的种族,他们生在狂风怒号、漫天飞雪的恶劣环境中,却长出了御寒的白毛,在雪地里繁衍生息,终于造就了超于别的种族的最出色的狩猎技能和庞大的狼群部落。格里斯告诉她,极地狼即是在灾难与痛苦中成长的,灾难是真理的第一程。

卡伦克制住了想像只幼崽般嚎叫的冲动。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平静下来。当她睁开眼时,她的眼睛还有点朦朦胧胧的,但她还是看到坟堆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准确的说是某种动物在动。

北极狐!

一只看上去瘦骨嶙峋的北极狐正站在坟堆旁。它瘦得厉害,似乎有好几天没吃过东西了,但这只能让它变得更危险。饥饿的野兽什么也做的出来。正是饥饿迫使这只狐狸来到了离狼如此近的地方。这时它正企图拖出卡伦最后给杰克的那只雪兔。

不!

没等卡伦反应过来,她的四肢已经不顾一切地采取了行动。她冲向了北极狐,用牙齿撕扯着狐狸的肩膀,暴怒地试图掀倒狐狸。北极狐先是吃了一惊,但求生的本能让它抛开了对狼的恐惧,用一种超常的速度跳跃着,扭过头发出尖锐的叫声。身上的毛乍开了,把它的牙深深嵌进了卡伦左前臂。

卡伦白色的狼毛中顿时绽开一片血色。狐狸摆脱了卡伦,对银毛狼发起了一次次猛烈攻击,尖利的牙是破了雪地狼厚厚的皮毛,在卡伦全身划出了数十道伤痕,血,随之喷涌而出。卡伦的毛发早已被染的血迹斑斑,十几道狰狞的伤痕更是把她衬托得十分可怕。

她摇摇晃晃的站直了身子。凌乱的长毛被寒风吹动,黑红色的狼血顺着毛尖一滴滴滴落下来。深蓝色的蓝眸迸出近乎有些疯狂的火花。狐狸的身影在他眼里渐渐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血红。

“滚。”卡伦从喉咙深处发出低吼。狐狸退了几步,发出嘶哑的叫声。

嘎!——我要吃兔子!

吼吼!——让你滚!

嘎!!——凭什么?

卡伦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她眼中闪过一种凌厉的光芒,风一般又一次扑到北极狐身上。用牙齿咬,用爪子抓,仿佛要把北极狐撕成碎片。“呜——”狐狸痛得尖叫,狠狠地用牙咬住任何它能够够到的地方,死命挣扎着。可卡伦像感觉不到痛一样,毫不退缩,反而更加凶猛地用身体撞击着狐狸。在雪地的映照下,卡伦的眼睛竟变红了。

狐狸哀嚎着,好不容易摆脱了银毛狼,摇摇晃晃地夹着尾巴跑开了。它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卡伦一眼。不就是只兔子吗?这只狼简直疯了!它一想到卡伦那可怕的狼瞳便打了一个寒战。疯子!疯子!它暗自骂自己的运气太差,一边加快脚步逃走了。

卡伦仍站在原地,地上的雪染成了鲜红一片,死兔子还好好躺在雪堆上。

卡伦就在杰克和查尔斯长眠的雪堆旁卧了下来。

侧腹一处伤口正涌出血来,刚才被狐狸划破的地方像是有上万条狼在撕咬般的疼痛。但她没去管它。

“冰之众神……”她两眼无神地望着什么地方喃喃地说。她现在浑身剧痛,连坐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雪,越下越大了。

洁白的雪花轻轻落在了卡伦的伤口处,凉悠悠的,那炽火般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血似乎也慢慢止住了。

风小心翼翼地卷起来轻盈的雪花,银色的精灵飞舞着,跳跃在天地之间,仿佛没有任何忧虑悲伤。飞着,飞着。风也吹起了覆盖在坟堆上的落雪,无数的雪花在天空翻转,围绕着卧倒在旁的银毛母狼漂浮着。

灵魂之舞。一个词在和卡伦脑海里浮现。

她呆呆地注视着这一切,好像被它们的美丽所震撼。

是杰克与查尔斯的灵魂要离开了吗?

她睁大了眼睛,嘴角还凝结着一丝干涸的血迹。她仿佛看到了什么东西在飞舞的雪团中律动。

是狼。是有雪一般洁白的光芒和雪花组成的狼。她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仿佛正与她皮毛相擦。熟悉而温柔的气味飘入她的鼻腔。

“杰克!”

对,是我,卡伦。

“不要离开我!”她带着哭腔。

对不起,每只狼在这世上都有着使命……

“——不——”

……而我,已经完成。我代替了父亲,看着你成长为了一只真正的雪地狼……

“不要——”

别怕……卡伦,别害怕。

灵魂嘴边挂着微笑,用透明的蓝眼睛看着卡伦。

……没有我……要照顾好自己……

“——不,不,不,杰克——”

……我一直都在这里……我会一直看着你,卡伦,在冰雪之中……

“——杰克!”

灵魂开始消散。远处出现越来越多的透明狼影。卡伦认出了那是部落中曾经的伙伴,他们都微笑着,幸福的看着卡伦,向一个方向聚集了起来,慢慢消逝在这雪花飞舞的远方,只留下一缕淡淡的白光。

“……别走……”卡伦艰难的抬起头。杰克的气息消失了。漫天的飞雪夹杂着风轻轻拂过卡伦的脸颊,她又一次听到了杰克最后的声音,在她耳边掠过,转瞬,即逝。

……我永远为你……而感到骄傲……永远。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