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雪地狼部分词语翻译(特别补充)

冰封期——11月至3月底

狩猎日——4月初至10月底

冰牙——锥形冰柱

羽冰——薄冰。一碰就碎。

石冰——足够厚,能够承受一只狼体重的坚冰。

险冰——不知道其稳定度可能塌陷。

灵魂之舞——雪花在天地间被风吹着舞动,据说是狼的灵魂在其中跳舞。

绒雪——细小而柔软的积雪。

尖雪——硬,而且尖锐的较大冰颗粒组成的积雪。

——————————————————————————————————————————————————————

一片雪花落在卡伦鼻尖上,她打了个喷嚏,被惊醒了。

“又要去巡逻了吗?”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却看见一片雪白。极地清冷的空气让她打了个寒战,也清醒了许多。这是怎么回事?我应该在营地里呀!难道我在穴地上睡了一夜?

记忆如暴雪般涌来。

她再也没法回营地了,因为它已经不复存在。不仅如此,她永远也见不到部落的朋友们了,也许现在他们正在前往冰极之地的路上。

悲痛啃噬着卡伦的心,比荆棘更尖利。她站起来,抖落了昨天夜里覆盖在身上的一层薄雪。现在,雪已经停了有一会了。昨天与狐狸搏斗留下的痕迹也消失在了积雪中,卡伦认出旁边微微凸起的雪堆就是安葬杰克和查尔斯的地方。

我必须离开这里。她想到查尔斯临死前说的话,雪原已不再安全,温奇的铁爪已经伸到了她赖以生存的地方。可是我能去哪?我出生在这里,雪地就是我的家。她无法想象自己生活的地方没有冰和雪花会怎样。可是她知道自己别无选择。也许自己留在这里还会遭遇更大的危险。比如温奇。

想到这个词语她就觉得脑袋一阵眩晕。正是他们毁灭了我的部落!卡伦感到血涌了上来,她奋力抑制住自己想去和温奇拼命的冲动。

我必须活着。一个声音在她脑中说。我是斯拉布部落最后的希望!

她开始回忆起这一切发生之前。她想起自己曾在一次巡逻时嗅到过夺命棍和长腿的臭味,但是雪冲淡了气味。当时的她还以为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并没有真正放在心上。如果那时我就向酋长报告这点,一切都将不同……卡伦感到自己被深深的内疚和后悔包围了。这一切都怪我!

但也许我并不是唯一一只闻到气味的狼。卡伦随即又悲痛地想。无数个季节的相安无事让部落狼们放松了警惕。每一只狼都在骗自己:什么都没发生,温奇不敢来这么冷的地方。

可是看看现在发生了什么!

卡伦晃了晃脑袋,好像那样就能甩掉那些多余的思绪。

现在后悔这些毫无意义。

卡伦后退几步,面向着雪堆和远处若隐若现的高山。

“再见,杰克。”她哽咽了,几乎说不出话来。“再见,朋友们。部落没有消失,无论在哪里,我都是斯拉布的一员。”她承诺道。卡伦久久地凝望着眼前的一切,然后默默离开了。

她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走。但以前在部落里,乌兹们总爱讨论极地之外的地方。

她想起他们曾提到过,在极地之外没有冰,也没有雪,有许多和松树差不多的植物。地上也不会有厚厚的积雪,只有有小石头和泥土组成的平地。那里也不像这儿如此寒冷,一年中还会有一个季节格外炎热,甚至每天都能清楚看到太阳!乌兹们说,离极地最远的地方叫做荒地,那里有野兔、鹿群,还有很多极地里不曾有的猎物。同时,卡伦知道,那也将意味着她会遇到新的、也许更凶猛的捕食者——荒地也有狼。她不知道荒地是否也有部落,从没有哪个乌兹提过到这一点。因为就她所知,还没有哪只雪狼真正走出过极地。但每只幼崽都知道:沿着远处几座雪山所在方向走,翻过雪山,就是荒地。

卡伦边走边眯起蓝眼睛,试图透过白色的冷雾看见天际边那小小的雪峰顶。

我怎么可能走到那里去?它看上去就像在云朵上!

“可我必须去。”她嘀咕着,“为了斯拉布。”

卡伦开始了她漫长而又艰苦无比的旅程,尽管她有时会怀疑:这真的是个正确的选择吗?离开雪地会不会意味着更多的危险和灾难?

踏着冰冷的积雪,昨天北极熊咬的伤又开始隐隐作痛。经过一夜,这些伤口已经结了疤,变成一种暗红色,丑陋极了。其实,我现在也好不到哪去。卡伦心想。她一身银毛被陈旧的血染得斑斑点点,因为没有梳理而结成了一团。四只爪子完全变成了黑色。

卡伦就这样走着,一步接着一步踩在一条直线上,一行浅浅的脚印在她身后拖得很长。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行走没有丝毫趣味,对卡伦更是一种煎熬。四周的雪地似乎已与天空融为一体,前方的路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而卡伦没有一刻能停止对部落伙伴的思念。她尽力把现在正在做的事想象成巡逻或是更有意思的事,然而过了一会她发现她根本做不到。

现在卡伦仍在斯拉布部落狩猎区。所以她对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熟悉,路过一个小木桩时,她甚至还捕捉到了一丝微弱的同组狼气味。

极地一共有几个部落卡伦也说不清。通常几个部落领地很大,相距很远,只有在一些重要的纪念日和集会时,所有部落的狼才会聚在一起。

卡伦还从来没有参加过集会。她以前总是听见一些成年狼谈论着上一次集会发生的事,或者评论别的部落的狼与自己的不同。她还听说集会大概是在猎物最充足的时候举行的,狼们只有在那个时候才会安静地坐下来和平交流。

而到了饥饿的冰封季,各部落之间就又成了爪牙相交的敌人。

冰封季就要来临,现在离集会的日子还早。卡伦不知道如果其他部落发现斯拉布们一个也没有来会怎么想。

不过,也许不只我们遭受了厄运,极地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动荡不安了,卡伦猜测着。

但这个想法让她焦虑:不能再有更多狼死去了。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的一只前掌痛得厉害,之前不小心被冻得僵硬的小石子划破了。全身没有一处不是酸痛的。

卡伦环顾四周是一片雪白,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藏身的松树,于是,她索性直接坐在了原地,舔起了受伤的前掌。一些血珠从爪心一处小口渗了出来。卡伦用口鼻在脚下轻轻扫出一个浅坑,将那只受伤的前爪深深按进松软的雪中。

冰凉的感觉顺着她的爪尖一直漫过她的全身,她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冰缓解了疼痛,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木。

不久它就能愈合了,卡伦心想。至少冰之众神还在帮助我。

她小心地拿出了前爪,然后开始对付身上结成一团的白毛,但是腹中空虚的感觉却迫使她停下来探测空气。

“是时间狩猎了…”她喃喃道。在经过昨天的一切后,她的整个生活都被改变了。

银毛母狼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然后伸长了脖子仔细地嗅着。雪的气味很干扰卡伦,但在极地将近两年的经验,早已让她学会从中捕捉猎物最微弱的气息。

离这里不远好像有驯鹿的气味。卡伦拖着疲惫的身体,吃力地朝猎物所在地跑去。

果然在一从未被雪淹没的灌木前站着一只黑褐色驯鹿。卡伦本能摆出狩猎姿势,蹲伏在离它十步远的雪地里。

通常部落要有好几只狼才能准确狩猎这样的鹿,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卡伦决定碰碰运气。而且她非常确信自己一身几乎与雪融为一体的白毛能做最好的掩护。

正当她将朝鹿扑过去时,一只爪子拽住了她的后腿,让她无法动弹。

她惊奇地转过身,才发现那只是一根埋在雪中的枯藤。

“狐狸屎!”卡伦低声啐了一句。

等她好不容易摆脱了枯藤,驯鹿却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似的,跑了起来。“该死!”卡伦嘟囔一句正想大步追上驯鹿时,什么事在一瞬间发生了。

“砰!”

震耳欲聋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响起。还没等卡伦有所行动,她突然看到,那只鹿——那只大块头驯鹿,只抽搐了一下便瘫倒在了雪地上。

仿佛有一只隐形的大狼瞬间撕裂了它的喉咙。血,从驯鹿一侧的一个小伤口中流了出来。

卡伦目瞪口呆。

接着,空气中一种刺鼻的气味开始蔓延。

一个动物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当它走近卡伦才看清它长着又长又厚的灰毛,没有耳朵和尾巴,体型不大却瘦瘦高高的;两只前爪没有接触地面,只用后爪支撑整个身体;它的气味更加奇怪,嗅起来好像什么都不是,又好像什么东西的气味都粘有一些。

这太不可思议了!卡伦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希望自己不被发现。但当她看清那动物一只前掌上是什么时,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是温奇!带着夺命棍的温奇!她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没有把这句话吼出来。

她连忙趴得更低了,恐惧如一条蛇在全身上下游走。好在温奇的注意力在死驯鹿上,没朝她这边看。

那只温奇弯曲后爪,做出一个奇怪的姿势,放下了夺命棍,靠近了驯鹿,像在检查什么。

卡伦死死盯住躺在地上的黑色棍子。也许正是这个温奇杀死了我的部落!就像杀之前那只驯鹿一样!亲眼看见如此强壮的驯鹿在夺命棍下也是这样不堪一击,卡伦心中好像掉进了一块冰,冻住了她全身的血液。

温奇又重新站了起来。他拾起地上黑亮的夺命棍,从皮毛里取出某种藤状物,把一头系在了鹿的身上,紧紧捆扎住。温奇拉住另一头,好像非常吃力地拖拽着大块头公鹿,向与卡伦所在方向相反处走去了。

卡伦屏住呼吸,注视着这一切。尽管她全身的肌肉都在尖叫 ,让她逃跑——离温奇远远的,她还是将四爪死死嵌进冰中控制自己不那么做。

温奇在狩猎吗?但它为什么不吃掉鹿?或者说它要带回它的部落?

卡伦更加仔细地嗅了嗅空气,温奇已经走远了。她在心里责备自己太粗心了,刚才只顾搜寻猎物,竟忘了来自温奇的威胁!

不过幸好有雪地作掩护,温奇没有发现我,卡伦又想。她跳出刚才呆的地方,因为了太久,雪地上已经陷下了一个坑,那截绊过卡伦的枯藤暴露出来。卡伦突然想到,如果她没被它绊一下,提前扑向了猎物,那么现在被温奇尸体或许就不只驯鹿了!

危险曾离我只有一根狼毛的距离。

卡伦打了个寒战。

“感谢你,冰之众神!”卡伦望着辽阔的雪原。“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她抖落了粘在皮毛上的积雪,离开了这个地方。

雾从早上到现在散了一些,卡伦现在可以清晰看到远处的雪山的轮廓。她调整了一下方向,继续着她的旅程。同时又提心吊胆地注意着周围隐藏的危险,生怕从什么地方又伸出一根夺命棍,对她发出“砰”的吼叫……

卡伦必须抓紧时间赶路。如果夜幕降临,会有更多掠食者出现,对付它们可不简单。卡伦只能舔舐几片薄冰来充饥。

但是这种程度不算什么,部落里经常遇到饥饿,雪地里的猎物无法填饱每一只狼的肚子。雪地狼天生就要学会忍耐饥渴,在这片白色的领域生存,必须具备超常的毅力。曾经在一次黑暗寒冷的冰封期,部落狼们长达数周没吃一口猎物。不过那时卡伦还是一只七个月大的小狼崽,所以对此记忆不深。

而她现在也不过一岁零八个月大,只经历过一次冰封期。现在,没有了部落的庇护,卡伦不知道她该如何度过下一个暗无天日、冰封一切的时期。或许这也是她不得不离开极地的原因之一。

快了,冰封期离现在最多就只有三周了。卡伦已经明显感到气温下降。

像卡伦这么大的雪地狼在这种时期很难见。那是因为卡伦的母亲米娅不知道怎么回事,竟在冰封期的第二个月怀上了狼崽。这对极地狼来说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冰封期气候寒冷无比,长达五个月看不到太阳,猎物贫乏。每只狼都很瘦弱。所以,米娅在生产时没有足够力气,这导致了她的孩子——除了卡伦和杰克——都死去了。不久,米娅也因为体力不支去世了。可以说,卡伦和杰克活下来算个奇迹。

“…冰之众神在眷顾你…”

恍惚中,卡伦仿佛又听到巫师在她刚出生时的喃喃声。

远方的雪地上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移动。

是一只狐狸吗?卡伦听说外边世界的狐狸是红色皮毛。

那个身影也在往雪山移动。感谢冰神,至少这一路并不只有我一个。

这一路还算平安。卡伦没再遇到其他任何危险。

基地的光线开始减弱,卡伦必须尽快找到可以栖息的地方,她在一处逆风口的绒雪地上刨了一个巢穴,趴在上面,蜷缩起身子,将下巴搁在前爪上,让紧绷了一天的肌肉放松了下来。绒雪十分软,躺在上面很舒服。卡伦厚厚的皮毛会保持她的体温。

这么远的地方一般不会有什么大型野兽出没。卡伦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卡伦醒的很早。她刚走出巢穴,一个什么白色的东西就撞到了她的腿上。卡伦想都没想就一口咬住那团白毛,结束了它的生命。“蠢雪兔,你一定是脑子被冻坏了。”卡伦嘀咕着。不过随后她想到,这如果不是偶然,那一定是冰神在暗暗帮助我。

“感谢冰神赐予我这只猎物。”卡伦按照部落的传统轻声说。然后她不忘蹲伏下来,轻触雪兔的毛。还有你,谢谢你为了填饱我的肚子献出了生命。她在心中默念道。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似乎一切对卡伦来说都是一种恩赐。因为如今…谁知道呢,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做完这些,她才狼吞虎咽地吃掉了雪兔。等她认真地把雪兔最后一块肉从骨头上剔下来,她才满意地将骨头埋掉。兔肉在她肚子里让她感到充实而温暖。

那兔肉让她心情好了一些。吃过了这个,她可以过几天再去寻找猎物了。食物给她带来一股热流——从她的耳尖一直到尾巴尖,就像是被注入了新的力量。

卡伦在雪原上奔跑了起来,尽情地享受着寒风夹杂着小雪花吹动她白色长毛的感觉。

在她的四爪下升起一道雪雾。她能感觉到肌肉在皮毛下的每一次收缩——伸展。

极地的景物从她两旁飞快掠过,离远方的山峰似乎又近了一步。她张开嘴,惬意地大口大口呼吸着极地寒冷的空气。冷气进入肺部一阵翻腾,又被呼了出去。

她还伸出舌头去接迎头飘来的雪花。雪花吃在嘴里凉凉的,没有味道。然而卡伦却格外喜欢这么做。

从小时候起,卡伦对天空飘然而下的雪花就情有独钟。她很爱和杰克比赛看谁吃到的雪花最多。她是看着雪花长大的。每一只极地狼都是如此。她知道雪花固然小巧,却很美丽。但能看到这一点的狼却不多。

轻盈的它们落在皮毛上就化成了水,那一瞬间的美丽和晶莹似乎注定不能永存。

卡伦突然一个急刹停下来,面前是一条结了冰的河。冰面不怎么平滑,看不出到底是羽冰还是石冰。

卡伦望望四周:想要到雪山去,必须经过这条结冰的河。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