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宫宴(4)

  第十八章 宫宴(4)

“父皇,寒太子远到而来,儿臣愿献舞助兴。”

夏语嫣抬头看去,只见容佳公主边说边看了一眼楚墨寒,脸颊绯红,楚墨寒倒是没什么表示的,一直浅笑着。

皇帝看楚墨寒并没有反对的意思也就同意了。

一烛香的时间,容佳公主换了身粉色舞服在大殿上翩翩起舞,舞步轻盈,摇曳生姿。

容佳公主也是自幼练舞,舞姿的确不一般,但在流连花丛已久的楚墨寒眼中,这舞姿也仅仅是将将可以入目而已。

一舞完毕,容佳公主偷偷看了眼楚墨寒,见他的目光并未停留在他身上,不禁有些气愤与尴尬。自然,旁边也有人夸赞,容佳公主施了个礼便回到自己的位子。

宫宴继续,大殿内也没有刚开始那么严肃,都三三两两地说着话,兰贵妃靠在皇上怀中,不知说着什么,逗得皇上哈哈大笑,皇后在一旁冷脸看着。太后和皇贵妃也相聊甚欢,时不时地提到夏语嫣,夏语嫣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两句话。中间也有两个大臣之女献艺,一个弹的琵琶,一个弹的古筝,琴声倒是婉转动听。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夏语嫣看到那道白色身影并未在其座位上。目光在大殿上浏览一遍也未见其踪影。料想他是出去了,于是自己也寻了个口跟太后说了一声便出去了。

当下是初夏,微风吹过,略有凉意。夏语嫣走了一小会,终于在庆云殿后的荷花池旁找到了他。

荷花还没有开放,满池的荷叶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翠绿,看着他一袭白衣绝世而立,仿佛是一张绝美的画卷。

夏语嫣在靠近他不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现在的她不知道如何面对。

一年前,在他外出办事的时候,她一声不坑就回了京,那时的她并不是没有想过和他商量,但是她终究放弃了,因为她知道他是不愿让她回京的,不愿让她参与朝廷的纷争。

可是她也很无奈,她不能摆脱她夏家嫡女的身份,她不可以以瑶池宫主的身份得一世安宁。她有自己的责任,她需要保护自己的妹妹,守护云家。而圣宫内明令禁止圣宫之人利用宫中职权参与四国之事,所以,她只有凭借自己独自打拼才可强大起来。当初的林姨娘如今已是丞相夫人,握着决定她和语婵婚事的权利,她不想受人摆布,这才在去年的百花节上大放异彩,获得了这郡主的名号,之后又主动请缨陪太后去清台寺祈福一年,为的就是借着太后的宠爱稳固自己的权利,让自己在丞相府不受人摆布。

夏语嫣看着那孤傲的背影,内心复杂不已。

轩辕翊辰解下腰间挂着的蝴蝶玉佩,放在宽厚的手掌上,眼睛看着它,柔情似水。但不一会他就将手掌一握,毫不犹豫地将那玉佩扔在了荷花池中。

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等到夏语嫣反应过来时只听到玉佩入水的声音,而那道白色身影却已不见。

夏语嫣快步上前,望向荷花池,只见成片的荷叶铺在水面上,连玉佩荡起的涟漪都看不到,于是她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荷花池。

在她刚刚要接触水面的那一瞬间,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揽住了她的腰身,一个用力就轻而易举地将她带到了地面上。

第十八章 宫宴(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