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交易(1)

  夏语嫣在云家吃过午饭就将给大家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这些礼物也并不是什么奇珍异宝,只是比寻常物件更精细些,但都是按着个人的喜好准备的,倒是颇有心意。

因为事先不知道云浅浅也在,夏语嫣也没能给她提前准备礼物,所以就随手将自己的翡翠镯子送了出去。

云浅浅见这镯子过于贵重,一时间竟不敢接。

夏语嫣拉着她的手,直接亲手给她带了上去。云浅浅见镯子已戴上,再取下来也不合适,就谢着接受了。

当天晚上,云天霖就将夏语嫣的话告诉了云老将军。

云老将军虽然吃惊,但更多的是感慨外孙女长大了。于是吩咐云天霖,以后夏语嫣要是有用得着云家的地方一定要不遗余力地帮她。

晚饭后,夏语嫣卧在塌上看书。影月敲门走了进来。

“静嫔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回郡主,属下查到最近静嫔和安太医走得很近,每天晚上酉时安太医都会去静嫔宫中请脉。”

夏语嫣听完后并没有说什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郡主,还用不用属下继续监视静嫔?”

“不用了,你先下去吧,明日晚上我一定要亲自进宫看看。”

“是,属下告退。”

第二日晚上,储秀宫内。

“娘娘,您是忧伤过度,下官替您开的药一定要按时服用。但最重要的是保持好的心情,静静调养。”

“好心情?”静嫔冷笑一声,“馨儿死了,我怎么还会有好心情呢?”

“娘娘,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是节哀吧,保护自己的身体要紧。”

静嫔看着对面的男子,心中不禁感慨,这个原本是她要托付一生的人啊,可是仅仅因为那人的一道圣旨,她就与他宫墙相隔,如今的他站在他的面前,竟然只能尊敬的叫她一声娘娘。

安太医也看着静嫔,头脑中不自觉的闪过以前那些美好的场面,他竟然情不自禁地拉住了静嫔的手。

“你做什么?”静嫔急忙要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可是安太医却仍是握紧不放。

“安太医,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静嫔有些恼怒地问。

“静儿,我知道,我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听到静儿这个名字,静嫔温暖的想落泪。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人再叫过她这个名字,自从进宫别人都会叫她一声静贵人或者静嫔。那些称呼都是冰冷的,哪有一丝温情。

“安远,我们之间已经再无可能了,我已经是皇上的妃子了,你也不需要为了我,再这样一个人孤单下去了。”静嫔自然是知道,这些年安远尚未娶妻就是因为心里放不下她,可是她的心里却很过意不去,自己已经不能再给他任何希望了,因为有了希望再让他失望,则是更加的痛苦。于是静嫔用尽力气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出来。

“静儿……“安太医喃喃道。

“时候不早了,安太医请回吧,”

“臣告退。”

安太医虽然不想走却也没办法,这里毕竟是皇宫,不是他能够左右的地方,要不然当初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迈入这宫墙,从此一去不能回头。

第三十七章 交易(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