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戎尧

  一条路,千山万水。

一颗心,落满尘埃。

蓦然回首,乱云飞渡。

一朝看破,黄沙万里。

列车在穿过连绵的群山后,驶入了一片狭长的堆积平原。

窗外的风景,在一双清澈的眼睛里缓缓流动。身旁的背包和画板,安静地陪伴着它们的主人,从江南来到了河西走廊。

这里曾是佛教东传的要道、丝绸西去的咽喉。这里天苍茫、地辽阔,人在其中行走,渺小到几乎不值一提。

列车进站,从车上下来的邹婉言和病床上的她年龄相仿,一袭淡蓝色的连衣裙,一双纯白色的帆布鞋,背着画板立在晓风中,犹如一朵雪莲花。她望着眼前迥异的地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戎尧,你果然和江南不一样!”

戎尧是河西走廊最最西边的一座小城,地图上根本找不着。离它100多公里的莫高窟和月牙泉,吸引着无数中外游客。而戎尧,却鲜有人知,或许是因为这里时常会出现流沙吧。

邹婉言为什么来戎尧?

不得而知。

但此时的她,明显是快乐的。

那么,就让她把所有的伤痛都留在中海吧!这里,也许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走出小小的站台,邹婉言在路边买了一碗羊肉泡馍,呼噜呼噜几下就吃完了。她坐了四天三夜的火车,只吃了几个面包和几颗红枣。不是她不想吃,而是她晕车晕得厉害,吃了也白吃。

正擦嘴准备起身呢,突见路的尽头有个庞然大物朝这边走来。

邹婉言定睛一看,差点儿尖叫起来!

骆驼!!!

一匹高高的骆驼正徐徐走来,神色怡然自得,步态优雅轻盈。旁边跟着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妇女,脸上笑吟吟的,很是亲切。

骆驼越走越近,邹婉言目不转睛地看着,嘴角不知不觉地向上勾起,眼睛也笑成了两弯新月。

她的手在口袋里摸到了几颗红枣,拿出来、递出去,一系列动作都未经思考,像是一种本能,又像是一种机缘。

骆驼在与她擦身而过的瞬间,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头,轻轻地碰了一下邹婉言高举的手。邹婉言顺势将手一翻,几颗红枣正好落入了骆驼的口中。

看着骆驼咀嚼的样子,邹婉言欢喜得不得了,伸出双手抚摸起骆驼柔软的皮毛。

牵着骆驼的那个妇女惊奇地看着这一切,并不急着赶路。

邹婉言眯起眼睛笑着,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笑着笑着,她的眼里竟然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她将脸轻轻地、慢慢地贴近骆驼,那样子,像是生怕骆驼会离开她一般小心翼翼。

当她搂住了骆驼的脖子,将脸埋入那温暖的脖颈间,两颗晶莹的泪珠忍不住滚落下来。

她抱着那一团温暖,犹如抱着一个久别重逢的孩子,脸上是满满的疼爱……

动物可以治愈人的伤痛吗?

如果可以,我也想要一只……

邹婉言此刻的心里应该是这样想的吧。

“姑娘,你好像很喜欢我家铃铛,铃铛也很喜欢你。我看得出来!”中年妇女始终笑吟吟的,一脸的了然。

这块千百年前的传经圣土,曾留下过许多西域高僧、佛教大师的足迹。或许正因为如此,这里的人民,世世代代活得更通透、自在,对人对事,也常怀着一种恻隐和怜悯。

邹婉言松开手、抬起头,看向中年妇女的眼睛。

第十七章 戎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