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应战

  翌日清晨,九重山上的师徒们陆续集中到了各个偏殿。一来,便于传信。二来,防止暗箭。

整座九重山,笼罩在压抑的氛围中。

正殿中的白泽重伤未愈,又彻夜不眠,此时觉得疲乏,正在打坐。而含笑并不在殿中。

“禀告师君,姑媱之山、昆仑之虚、潇湘之渊的精怪已到山下。”两名小童匆匆来报。

“知道了,去通知各偏殿。”

“是。”小童说完,奔向偏殿。

白泽起身注视着殿外。大敌当前,是生是死,就看今日一战。

不一会儿,殿外已是群魔乱舞。女尸、恶灵、魔兽,一群乌合之众仗着人多,竟然大声吆喝起来。

“白泽,躲在里面干什么?出来!咬死你!”魔兽的头领是穷奇,凶残无比。他看见有人打架,就要吃了有理的一方,听说某人忠诚,就要把那人的鼻子咬掉,听说某人作恶,反而捕杀野兽馈赠那人。这禽兽,真正是魔性到了极点!

“怕,就直接投降,也省得咱们再动手!”恶灵的头领是青面獠牙的魋魊,说话阴森,最喜欢躲在暗处偷袭。白泽第一次重伤,就是因为魋魊放出了魔花毒蛾。这种毒蛾,浑身布满艳丽的花纹,分泌的毒液能使肌肉迅速液化。白泽的右肩被毒蛾袭击,右手瞬间无力提剑,导致当时的战况急转直下,至今肩上仍留有一大块伤疤。

“白泽,三次重伤,你还打得动吗?哈哈哈……”女尸的头领垚伶是一具无脸女尸,因此永远用青纱裹着头,只露出一双布满污血、浑浊不堪的眼睛。她不像穷奇那般凶残,也不似魋魊那样会用毒,但她的笑声能让听者晕眩、头疼欲裂。所以她只需大笑,便可助战穷奇和魋魊。而穷奇和魋魊不怕她的笑声,这一点,白泽到昨晚之前一直都没想通。

白泽提剑,缓缓走到殿外,扫视一众精怪,嘴角一勾说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投降?做梦!”

“你找死!”凶恶的穷奇冲向了白泽,恨不得将白泽一口吞下。

一场恶战随即爆发。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长鸣,飞来一只巨大的凤凰,背上立着一位神女。神女左手捧着一个绛红色的葫芦,右手拿着一柄拂尘,身体的左右两侧和头顶上方,分别飞舞着一只仙鹤。

而她身后,跟着一位踏着祥云、俊逸无比的书生。

神女口中念念有词,十几个精怪立时倒地、吐血而亡。

正欲厮杀的双方惊得目瞪口呆。白泽见了,连忙行礼:“白泽恭迎九天玄女。”

那些精怪面面相觑,吓得纷纷退后。

只有穷奇、魋魊和垚伶仗着自己身怀异术,站在原地,狠狠地瞪着玄女。

玄女看着白泽说道:“白泽,我此番前来,是要代玉帝降旨于你。白泽听旨。”

白泽跪了下来:“是。”

“闻都广之野白泽,接任师君一职以来,管教无方、一意孤行,致使都广之野内不和、外不睦。今命白泽随九天玄女速回天庭领罪。另命附禹山师承狴犴,接管都广之野,即日赴任。”

那书生迫不及待地跪下,应道:“狴犴遵旨。”

白泽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眼中的怒火呼之欲出,也引得精怪们交头接耳、一阵窃喜。

第十七章 应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