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狴犴

  “这对咱们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吧?”垚伶轻声问魋魊。

“当然!白泽这人太死心眼儿。三年来,利诱、***诈诱,咱们都使遍了。可最后呢?还是免不了动手,弄得咱们损失惨重。可这个狴犴,哼,看样子绝对比白泽好商量!”魋魊分析道。

“不好商量又怎样!我咬死他!”穷奇就会耍狠。

“穷奇,你那么冲动干什么?你家主子要你拉拢他们,不是灭了他们。动动脑子好不好!”垚伶厌恶地瞟了一眼穷奇。

“动脑?我就不喜欢动脑,怎么了!”穷奇一副蛮横的样子

“你!”垚伶真想抽他。

“行了行了,咱们各为其主。到时候记得咱们的约定,三分天下,就行了。吵什么吵!”魋魊提醒他俩。

“哼!”穷奇和垚伶侧过了脸。

“白泽,把严戢剑交给狴犴,随我回天庭吧。”玄女提醒白泽接旨。

白泽双眉紧锁,缓缓起身,用力将严戢剑抛向了半空。

狴犴接剑,立刻对着玄女行礼:“狴犴恭送九天玄女!”

玄女和白泽刚刚转身,狴犴就迫不及待地对着三个精怪头领说道:“三位,我代表都广之野,欢迎三大部落的使者到来!咱们到正殿之中,坐下慢慢聊如何?”

“好!恭喜恭喜!”魋魊朝其他两个使了个眼色,便走向正殿。

白泽一听,返身冲向狴犴,拿住了他的肩膀,在狴犴的耳边说道:“狴犴,你若与他们合作,都广之野就毁了!”

狴犴眉头一皱,也在白泽的耳边说道:“白泽,现在都广之野的师君是我!何去何从,轮不到你教我!”随后突然回身一掌,正中白泽胸口。白泽立时口吐鲜血,倒退了好几步。

白泽怒不可遏,说道:“轮不轮得到,严戢剑说了算!”说完,上去三招便夺了狴犴手中的严戢剑,“快跟他们说,都广之野永不参与人类的战争。否则,你休想拿回严戢剑!”

狴犴恼羞成怒,接下来招招问候白泽的要害。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一时分不出胜负。

“咱们要不要去帮忙?”垚伶连忙问魋魊。

“别着急!白泽受伤,对咱们有利。狴犴受伤,对咱们更有利!”魋魊一脸的狡诈。

“为什么?”穷奇永远一副蠢样。

“因为如果狴犴受伤,白泽就是逆旨。他就等着下阿鼻地狱吧!而受伤的狴犴,更不会与我们作对了!呵呵呵呵!”垚伶那双恐怖的眼睛中满是阴险。

说话间,只见白泽突然转身,奔向别处。狴犴紧追不舍。所有的精怪也连忙跟了上去,就等着坐收渔人之利。

不一会儿,两人追打到一处布满了藤蔓植物的山崖。那山崖,一边悬空、人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而另一边,山石高耸,石上长满了各种粗壮的藤蔓。

因此,那些看好戏的精怪们纷纷站到了藤蔓一边,有几个还靠在了藤蔓上。他们完全没有觉察到,危险正一步步逼近……

第十八章 狴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