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失忆

  不一会儿,小蛟和狴犴出现在了竹林中。含笑对他们点点头,二人便把白泽背下了山。

含笑看着他们的背影,轻轻地说道:“但愿忘忧草真如你所说的那么好。”说完,解下腰带折叠整齐,跑向了雷神洞。

刚到洞口,就遇到了应龙。含笑把腰带和匕首递给他:“这个还给你,替我对小蛟说一声对不起。”

应龙拦住她:“难道活着不是最重要的吗?”

含笑轻轻推开他的手:“不是。”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应龙呆呆地站在那里。

含笑回到九重山,见玄女闭着眼睛,独自端坐在正殿之中。含笑跪下,久久无言。

玄女瞥一眼她,问道:“为何跪在这里?”

“不尊神旨。”

玄女睁开眼睛看着她:“你不怕死吗?”

“一无所有,比死更可怕。”

“如果是生不如死呢?你还要坚持吗?”

“心已死,生有何惧。”

玄女蹙起了眉,重又闭上了眼睛,久久无语。

殿外,是浅青色的黎明,弯刀一样的月亮,斜钉在天上。

玄女最后看了含笑一眼,手指在空中一划,半空中便出现了一排台阶和两扇缓缓开启的门,门里面是一片火海。

玄女叹了一句:“方中之人多痴者。”便乘着凤凰而去。

含笑起身,一步一阶,走向火海……

晨曦微露,玄女在附禹山上召见了狴犴。

“你和白泽私自前往洞庭,致使含笑为情所困、身受火刑,你可知罪?”

狴犴磕头:“求玄女给狴犴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

“如何赎罪?”

“烛龙被白泽师君困于幻海惊梦之中。如今三位部落首领必定都希望得到这门绝世幻术。狴犴一定让白泽师君将幻术献予黄帝,助他正域四方。”

“白泽一向不参与人类的战争,你如何说服他?”

“白泽师君捏碎了由忘忧草炼化而来的舍利,醒来后必定会忘记含笑的一切。但只要他还记得自己为救应龙而与烛龙为敌,狴犴就有办法让他把幻海惊梦之术献予黄帝。不过还请玄女赐一道禁闭符给都广之野,狴犴担心炎帝和蚩尤会派人去找白泽师君。”

“……难怪含笑说她一无所有……就这么办吧。”玄女拂尘一挥,一道神符便落在了狴犴的膝盖旁边。

狴犴连忙谢恩。

当白泽恢复知觉的时候,已经是翌日凌晨。

“醒了醒了!”小蛟欣喜地看向狴犴。

“没错,眼珠在动。”狴犴的一颗心总算落地了,“白泽,白泽。”

白泽慢慢睁开眼睛,声音虚弱:“狴犴,小蛟。”

狴犴和小蛟点点头,把他扶起来。小蛟从桌上端来一碗水,让白泽喝下。

白泽问:“这是哪儿?”

狴犴说:“附禹山。”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因为你与烛龙大战,受了伤。”狴犴已经在心中把这句谎话说了千百遍,如今听起来,就跟真的一样。

白泽努力回忆着:“……我把烛龙困在了幻海惊梦里。”

“对对对。”小蛟连连点头。

“我为什么会和烛龙打起来?……头好痛!”

白泽一想,脑仁就疼得厉害。

狴犴试探着说道:“因为你答应了玄女帮助黄帝平息战乱、一统天下,你还记得吗?”

白泽想了许久,还是摇摇头。

小蛟看了狴犴一眼,说道:“我哥哥应龙是黄帝手下的一员大将,前日被烛龙和炎帝的大军围困在洞庭湖上。幸亏你们及时赶来救了他。”

白泽点点头,好像确实如此,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记不起答应玄女帮助黄帝的事情呢?

第三十八章 失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