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30 哥哥

  “玲奈,吃饭了哦。”越前伦子的声音传来,玲奈觉得不饿,就没吃晚饭,一直在查资料记笔记。一直到对面的灯光灭了,玲奈才觉得眼睛有些酸涩,抬头看了看闹钟,居然已经一点了,自己真能熬。

玲奈因为胃溃疡住院休学了一年,回来也没办转学手续,所以一直没上学,整天悠哉悠哉的,无聊的时候就研究花花草草吃的喝的,而且每天要睡满九个小时。

玲奈是被晒醒的,昨天晚上忘记拉窗帘了,伸个懒腰揉揉眼睛,刷牙的同时闲散的看了一眼闹钟——我凑!十点二十了!玲奈火速刷牙洗脸换衣服顺带捞起包包就出门了:“老爸我走了!”

玲奈向来没有时间概念,到地方的时候看到青学的人还没进场觉得应该没有迟到:“哥,你早上起来怎么也不叫我!”“我哪知道。”龙马压了压帽檐,玲奈是一路跑过来的,就怕迟到了。毕竟是关东大赛的决赛,是非常重要的:“迟到了怎么办啊!”玲奈把书包放在地上,扒拉出一罐FONTA:“诺,你的。”龙马接过来,但是没有喝。玲奈顺手把帽子也拿出来带上,毕竟对面的切原赤也简直能撕了自己。

莫名其妙,会有点冷冷的。“哥,你外套给我行不行?”玲奈没有认真问,直接动手去扒,“谢啦,暖和多了。”“中午你还冷?”越前墨绿色的眼睛在太阳下面闪闪的,映出玲奈唇瓣的轮廓:“对啊。”玲奈的手经常是冰凉的,捂不热的。玲奈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都在想自己到底是自然穿越还是借尸还魂,后者没理由,因为自己只是一个孩子啊,但是自己老是刚从冰窖里捞出来一样的体温也没道理啊。难道是心脏衰弱供血不足,也没理由啊,自己和老哥他们一起训练几个小时。

玲奈最后总结的就是寒性体质,毕竟自己之前体温也不正常,但是姐姐老是给自己灌中药。

龙马知道玲奈抽了切原赤也一耳光的事了,玲奈虽然喜欢恶作剧,但是完事之后都会告诉龙马。所以玲奈和龙马之间是没有秘密的,包括玲奈穿越这件事。龙马听了之后无所谓的说:“那又怎样,你现在是我妹。”有个哥哥,自己不会受到一点委屈。真好。

“哥,我要去吃蛋糕,我饿了。”玲奈背起背包,“我先走啦。”“你不看比赛了?”龙马看着玲奈一步一步向后退:“嗯,还有事。反正赢得一定是青学!”玲奈特地把最后一句话说的特别大声,转身跑走了:“完事之后给我打电话!”龙马没有挥手,转过身去——因为玲奈肯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玲奈慢慢走到到附近的一家蛋糕店,点了巧克力慕斯和卡布奇诺之后,就坐在角落里,拿出目前唯一一部智能手机。没办法,穿来之后很多随身带的东西居然没变,而且还能连接到现实。嘛,当然啦,流量什么的,也是个问题。不然自己一个00后整天听90年代的老歌都能疯,虽然说有的也还行。自己也用哥哥的手机给自己的手机拍过照,拍出来居然也是翻盖手机,粉白相间的那种。难道是因为自己手机上被自己用指甲油DIY出的壳上是一个粉色的初音未来?

chapter★30 哥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