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姐◇

  “阿玲,你怎么坐的?”

白柚溯的声音让玲奈一下坐直了,刚刚因为舒服就倚在桌子上了:“啊。”“那个紫色头发的很好看的孩子,背一下《鹧鸪天》。”白柚溯和幸村美人的单挑,很值得看。幸村背得挑不出刺儿,但是白柚溯也不只在背书这一方面:“嗯,背得很顺,不愧是洛可可的哥哥。长得这么温婉,声音也很温柔,性子也很温驯。”“多谢。”幸村笑得微微的,很有礼貌的样子。单某,白柚溯的例行公事是不可能被打断的,她想说话你拦都拦不住:“也很懂事呢,总是为队员着想。很符合软妹的标准啊,哈哈,开玩笑的啦,像你的身高一定是背影杀手~背影看过去是男生正面就很难说了,因为长得太漂亮了。”说来也有道理,背面男生正面女生,站着男生坐着女生。幸村就是掌握男女通杀性别无缝切换这一神技的孩子之一,但是在座几个人估计也不会羡慕。“啊。”幸村无语,在这个恶趣味下长大的玲奈和不二怪不得都是个中高手。

“好啦,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我要查三言二拍里的《警世通言》。”白柚溯起身出去,对着白玉更点了点头:“大家都休息一下吧,等会是音乐课。”“哦哦,我们走吧!”玲奈根本不管下节什么课,直接就出去了:“在屋里闷死了!”屋外有连绵不绝的花草树木,一阵清香扑面而来。玲奈嗅了嗅,问:“是不是桂花开了?”“好像是。”灵馨也闻了闻,“去年咱们两个不是酿了桂花酒么?”“哪年不酿啊?”玲奈指着花坛:“咱俩还酿了牡丹月季酒,就埋在这儿。”“对对,那个时候还把茉莉跟莲子一起酿。”灵馨走道桃花树下,“前年春天把樱花花瓣和桃花花瓣放在苹果醋里埋在桃花树底下。”“你们是在玩回忆杀么?”白玉更看不下去了,“去年酿桂花酒洛可可不是把清水当成白酒倒进去了么?你俩还吵了一架;花坛里那酒你们两个封坛之前还在争谁拿的是牡丹谁拿的是月季,最后干脆酿了两坛;前年洛可可远看把桃花看成樱花了,少主你嘲笑了她一个星期才开始酿酒的。”“……白玉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灵馨狠狠剜了一眼白玉更,玲奈骂她她愿意,怎么地吧。

“好啦,别闹了,上课了。”

玲奈撅了噘嘴,看着走廊尽头慢慢走来的人:“怎么还是大姐?二姐呢?”“看清楚,大姐还是二姐?”白柚溯怎么骗都骗不过玲奈那双眼睛,就像有读心术一样,怎么瞒也瞒不过。老大和老二其实是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白柚溯一直藏着掖着。二姐基本和白柚溯没差别,就是头发雪白,瞳色和唇色也偏浅,看起来像是久病贫血一样:“走吧。”旁边的音乐室里有两架乳白色的钢琴和很多在展示柜里的乐器,二姐拦着玲奈的肩膀:“来者即是客,玲奈和灵馨带着朋友们选乐器。”“好。”玲奈带着青学的人,灵馨带着立海大的人,白玉更自己一个人挑好了。

二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