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玩笑◇

  拉好韧带之后,就是50×4折返跑接力。“事先声明,最后一组有惩罚——预备,开始!”白玉更和不二搭档不算是多有默契,但是自身素质过硬,成绩不好不坏。最后一组就是灵馨和龙马,因为灵馨本来就不是像他们整天在外面蹦跶各种闯祸,人家平时都在家里写文章好好学习。“灵馨和龙马,去把冰饮和毛巾拿过来。”热身之后可以休息一会儿,然后自主选择运动。切原还记得玲奈的话,喝饮料的时候说道:“说好等会打一场的。”“嗯?和谁?”旁边的幸村美人的声音传来,切原触电一样打了个寒蝉:“啊,和玲奈。”“说起来玲奈网球很厉害呢。”幸村站起来,温温软软的嗓音让切原压力山大,“切原先和我打一场。”最后一句话分不清是肯定句还是疑问句,切原立刻站起来:“那个,部长,我还是想先和越前龙马比赛。”

玲奈吃着葡萄:“切原还挺怕你的。”“是怕弦一郎吧。”幸村笑,皇帝大人的威压不是盖的,“切原怕弦一郎用武士刀把他劈成两半。”“我记得家里有一把开刃龙泉剑……”玲奈看着切原的背影,慢悠悠地站起来,“翻出来玩玩。”“什么样子啊。”幸村也站了起来,玲奈笑出了酒窝:“一起去呗~”像这种刀剑都放在演武场,玲奈和白玉更打了招呼就和幸村一起去找了:“诶——剑鞘是黑色的,鞘口和护手是灰色的……”幸村找到了一把差不多的剑,剑身上还有两个金色的金属环:“是这个么?”玲奈回头看了一眼,拿过来噌地一下拔出鞘。雪白的剑光让幸村肃然起敬,但是玲奈又扔了回来:“不是这个,那把剑有血槽和凸花。”“那我手里这把呢?觉得很像武士刀呢。”幸村把刀放回去,玲奈停下来想了想:“你手里那把是戚家刀,就是戚继光根据武士刀改良的……奇怪了,放哪儿了?”

幸村看了一眼屋子里,百宝格和矮桌案条上摆满了刀座,有的好找了:“诶,这个不是武士刀么?”“武士刀?”玲奈走过来,雪白的刀身一寸一寸从剑鞘漫出,“哦,这个是唐刀。”玲奈把刀身全部抽出来,刀尖与水平面呈45度角:“唐刀?”“嗯。武士刀是有弧度的,但是唐刀是直的。可以说唐刀是武士刀的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玲奈把唐刀对准剑鞘放回去,最后剑格剑鞘相碰无声:“放回去,再找。”

幸村恭敬地把刀放回刀座上,继续在无数的刀剑里面寻找龙泉剑:“那把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号?”“特殊记号?我想想……嗯,有!第二个护环上面有一个玲字,凸花是暗红色的。”“凸花?”幸村明显是个小白,玲奈抽出一把剑:“诺,这些凸起就叫凸花……还有,剑穗有流苏和玉珠。哦对!流苏是灰色的,玉珠是青色的。”

玩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