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龙泉◇

  两个人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玲奈说的那把龙泉剑,剑格有着暗色的云纹,椭圆形的剑镖尾部镂空,剑鞘上有几道轻微的划痕,灰色的护环上,有一个不明显的玲字,剑穗流苏的颜色由浅到深:“好漂亮的剑。”“我的。”玲奈把龙泉剑出鞘两寸,“四岁还是五岁的时候,一起和我被丢到深山老林里去过一个星期。”“那么小?”幸村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刚在俱乐部和真田认识。玲奈点头:“能无视次元壁的人肯定有异能咯~可惜我没有,只是肉体能力强一点。”

白玉更看到玲奈把龙泉剑扒拉出来,随口说道:“拿着两把剑干什么?”“很久没练,怕手生了。”玲奈手指点了点剑柄,“帮我看看?”白玉更没想到玲奈会这么答,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玲奈现在是白家的最强者,除了还没回来的家主。白玉更从没赢过玲奈一次,比不明所以的别人都要尊敬整天吊儿郎当却有着异常实力的玲奈:“当然。”玲奈点点头,扔给白玉更一把剑,又用剑穗把龙泉剑的剑格和鞘口绑起来:“别去演武场了,就在这儿吧。”“可以。”白玉更手里的剑是专用的,剑鞘上有白玉更的字——媺时。更是时间的意思,玉更就是一天最美的时刻,在古代,媺同美。

结果很简单,白玉更惨败。两个人剑鞘相接的时候,白玉更就觉得虎口发麻。然后玲奈一闪身,白玉更就觉得喉咙发紧。玲奈的剑柄已经转了个方向,抵着他的咽喉:“又是我输。”“你什么时候赢过?”玲奈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收起龙泉剑。“哇,玲奈好帅!”灵馨冲上来抱住玲奈,还在她脸上啃了一口,“就知道玲奈最厉害了~”“哎呀,走开啦,很热的。”玲奈轻轻推着灵馨的肩膀,“一身汗还来抱我。”切原震惊了,玲奈的剑道怎么也这么厉害,她生气的话,不会像副部长一样用武士刀把自己劈成两半吧?玲奈慢慢解开剑穗复杂的结扣。剑穗解开之后仍旧很乱,玲奈轻轻把流苏梳顺,一寸一寸地让龙泉剑出鞘,看着殷红色的凸花一点一点增长。剑身全部拔出来之后,玲奈满意地打量着,看来还是有人来处理的,没有当初那么脏了。那个时候剑身上都是污血、动物的皮毛和血管、软骨,自己也用清水洗过,但是效果微乎其微,连血槽里的血块都没洗掉。

一边的切原看得瑟瑟发抖,现在打量着长剑的运动风少女不会在下一瞬间就成了拿着镰刀的黑和服死神过来把他劈成两半吧……幸村当然注意到了,但是不能侵犯他人隐私,而且玲奈也不是那种人啊。“切原,你怎么了?”灵馨看着切原像是被真田训话一样站得笔直笔直的,但是小海带一个劲地摇头:“没什么。”“怎么?怕我用剑把你劈成两半?”玲奈笑意盈盈地用剑鞘敲了一下切原的额头,“我可没有那么残暴,而且要尊重生命的。”“因为你抱着剑很可怕啊。”切原不觉得脑门有多疼,相反觉得玲奈拿着龙泉剑的样子很帅很潇洒。

龙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