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美国△

  岳麓姐挺会演的,而且长得也很有女人味;凤绮姐嘛……好像有男朋友;至于柚千,算了吧,她穿成忍足的姐姐真的是因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诶,其实柚千最合适吼,岳麓姐没谈过恋爱容易穿帮。嗯,就决定是柚千啦,回头和不二说一声。反正那个时候他说的是中文,顺便打听一下八卦。反正姐姐结婚自己也得往回赶,婚期定在全国大赛前正好就一起了。

到了美国之后,负责人把她们接到了旅店。玲奈把“误装”进去的卡鲁宾解救出来,然后开始整理龙马的衣服鞋子什么的。龙马是准备一觉睡到饱的,可是桃城的电话已经像午夜凶铃一样飞过来了,一张嘴巴拉巴拉说个不停,困意都散去了不少。英二在桃城旁边听地发急,直接抢过电话:“小不点!你快点把电话给玲奈,我要和玲奈说话喵!”“玲奈?我去看看——”龙马揉了揉眼睛,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

哥,你睡好之后给卡鲁宾喂牛奶,自己也得喝一杯。早饭的话……

“啊啊啊啊,手冢,我们这就去训练喵!”

好烦啊……

龙马听着电话里断线的嘟嘟声,无语地不行。

早饭的话,我已经给你买好了。在吃之前先去买瓶矿泉水,毛毛虫面包和可颂面包你自己挑,还有泡芙。出门的时候锁好门,带好钥匙。

玲奈

龙马撇了撇嘴,他还是能照顾好自己的。玲奈才不信呢,要不然也不会留着纸条还特地去买早餐。也不知道老哥有没有听话的说,玲奈叹了一口气,回到美国当然要去找朋友玩。但是玲奈刚来美国,也就是刚穿越过来的时候,性子阴郁地可怕,所以没什么朋友。基本上小孩子们能躲多远躲多远,因为自己心情不好就喜欢运动,而且是极限运动。听着风在耳旁猎猎略过,会觉得郁闷被狂风吹散了一些。辛瑞拉是她唯一的一个朋友,当然,也不算是好人。抽烟酗酒、打架斗殴没少干,玲奈第一次见到辛瑞拉的时候,她倚在街边网球场的铁丝网上,纤细的手指夹着Davidoff。玲奈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看着她,像是玻璃里另一个模糊的自己。最后辛瑞拉吐出一口烟,扔掉烟头走到她面前,勾起抹着珊瑚色的嘴唇笑了一下:“Hey,girl,you really like a knight。”“And you’re a witch。”才十岁的她看着辛瑞拉浅灰色的双眸,里面有一个再清楚不过的倒影。

辛瑞拉,Shinella;仙度瑞拉,Cinderella……

同样的“ella”后缀,天差地别的境遇。

辛瑞拉的老爸是职业网球选手,退役之后开了一家网球俱乐部;老妈是玩IT的,整天忙得见不到面。两口子都是独生子,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了她,后继有人一切OK,但是辛瑞拉也全盘继承了爹娘的叛逆。先是小学的打架斗殴,中学的抽烟酗酒,高中就作为职业网球选手出道。到了18岁生日的时候,辛瑞拉一个人去旧金山把皮肤晒成了小麦色,在酒店宿醉。

美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