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族宴会前夕

  她的眼泪不轻易流,每次流泪,都是因为他,他就是她的一个心结,就是她的弱点。

罂粟靠在床边,并没有睡到床上,她的灵魂有一次的进入了空间,她来到寒冰床旁,看着冰冷的皇甫殇的尸体说“殇,我想你了。”她想他对她笑的时候的样子,她想他温柔将她抱在怀里的情景,她想他轻轻将她的脸上的发丝别在耳后,她想他……

罂粟趴在他的左心房,原来的那颗跳动的心脏,现在却很平静,平静的诡异。罂粟眼睛里的眼泪还是没忍住,喷涌而出,打湿了皇甫殇的衣服。

旁边的花殇看着很心疼,他微微的说“主人,殇主人已经离去了,别伤心了。”罂粟瞬间暴走,“不,他没死,他没死。”从来都很冷静的罂粟在皇甫殇的事情上,那满脑的理智全都灰飞烟灭了。

花殇看着痛哭的罂粟,直到罂粟沉沉睡去后,他将罂粟的灵魂轻轻抱起,放到另一个房间,他关了房门后,他看着房门发呆,路过的龙临天看到花殇望着房门发呆,“小花花,你怎么了?”花殇回过神来说“等凤凰回来的时候,我们再去一次地狱。”

“啊?为什么?”小粟粟已经救活了,为什么还要再去阎罗殿?刚刚雪默说小粟粟又为殇主人痛哭了,难道花殇想……

龙临天瞪大双眼看着花殇,“小花花,难道你想……”下面的话他没说,但花殇也明了他要说什么,点了点头,“不行!”龙临天果断的拦住了花殇说“小粟粟是我们的主人,我们自然可以改小粟粟的生死簿,但是,殇主人不行,他跟我们并没有血缘契约,如果强行篡改生死簿,那是逆天而行啊,你会遭天谴的。”花殇坚定的眼神看着龙临天说,“天谴又如何,又不是没有遭过。”花殇永远忘不了,天谴带给他的痛,但是这种痛跟罂粟一比,渺小的如一只蚂蚁。

“既然你遭过天谴,就应该知道天谴会带给你的疼痛。”龙临天依旧在劝着花殇,“够了,难道你忍心看主人这个样子吗?自从殇主人走后,主人的几乎每晚都会为殇主人流泪,主人的心痛你又不是不知道,难道你不心疼吗?”花殇甚至觉得他名字里的殇,是因为主人在给他起名的时候想到了殇主人,所以才会给他起花殇这个名字。

龙临天犹豫了一下,小粟粟每天为殇主人伤心,这些他都是看在眼里的,说不心疼就是假的,怎么可能不心疼呢?每天小粟粟哭的眼睛红肿,虽然白天的她脸上都是笑容,嘻嘻哈哈的,但是,她的眼睛从未却是最真诚的,他依旧能看到小粟粟眼底的悲伤。

“好,我们帮小粟粟让殇主人重生,但是遭天谴的时候,我陪你。”在这红莲空间里待了上亿年,最深的兄弟情早已巩固起来。

花殇拍了拍龙临天的肩膀说,“好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龙临天和花殇一齐说到。好兄弟,就是如此。

皇族宴会前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