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罂粟的梦:黑,很黑,周围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罂粟一个人迷茫的站在中间,她胡乱的往东边走去,不知走了多久,依旧没有看到尽头,依旧是一片黑暗。

忽然之间,罂粟的周围出现了一幅画面,“天女,你可知错?”一个半人半兽的东西拿着一把刀,他的面前站着一个脏乱的女人,头发披散下来,看不清她的脸,她的身上都是伤疤,看上去格外恐怖。

“呵,错?请问天兽人,我何错之有?”那声音让罂粟觉得很熟悉,但是记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你作为天女,应该守护着天堂之地,却跟魔界勾搭,还生了一女,严重违反了天规,犯下了弥天大错。”

“天女?我早就不是天堂之人了,我身上的天力已经没了,所以,天规对我没用。”

“什么……”

声音渐渐淡远,画面渐渐消失,另一幅画面出现,依旧是那个脏乱的女人,她抱着一个女婴在一个丛林里逃跑着,一个穿着黑斗篷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女人将女婴交给了男人说“带孩子走,我已经将天力给她了,天兽人要追来了,把孩子带回魔界,我去引开他们。”男人握住女人的手,担心的说“你现在没有天力,肯定会被半兽人追上的,你会死的!”女人看着孩子说“没关系,记住,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如果魔界容不下她了,就将她的能力封住,放到人界。”女人没等男人回答,就往另一个方向跑了,

男人抱着女婴,女婴看着男人,开心的笑了笑,男人轻轻的摸了摸女婴的脸,说“孩子,你记住,你的母亲是为了你而死的。”女婴不知道听没听懂,两双小手乱动。

画面又消失了,罂粟皱了皱眉,她为什么会梦到这些东西?与她有关系吗?一支箭,带着鲜血的箭朝她飞过来……

罂粟咻的醒了过来,因为她梦见了她躲开那支箭的下一刻的时候,殇在她身后,那支箭就在他心脏的位置。

罂粟擦了擦额头的汗,看了看周围才发现原来只是一场梦而已,舞蹈已经到了尾声了,罂粟也睡不下去了,她将仓鼠交给兰儿说“带小仓鼠去吃东西吧。”兰儿接过仓鼠,“是,公主。”

罂粟下巴抵在桌子上,她梦到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她好奇,但懒得去纠结,反正梦都是假的,纠结他干什么,不过,最后那一幕……

罂粟闭上眼睛,甩了甩头发,算了,不想了,越想越伤,罂粟拿起桌前的酒杯,斟满酒,一口干了,又吃了一口冰糕,等罂粟将冰糕吃完的时候,舞才结束,罂粟真的好佩服这些古代人,这么无聊的舞蹈也能看的那么津津有味,冰糕吃完了,罂粟只能喝酒,酒滴顺着脖子滑了下来,简直就是诱惑。

君蝴蝶看着罂粟绝美的侧脸,眼底除了嫉妒就是恨,不过转念一想,君蝴蝶又得意起来,既然容貌上比不过你,那我就靠才艺。

君蝴蝶站起来,迈着小碎步以龟速走到中间,她福了福身子,“父皇,蝶儿想献舞一曲,可否?”那娇弱的声音让罂粟想吐。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