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参加父皇。”罂粟微微鞠了一躬,君炼挥了挥手,说“坐吧,粟儿。”罂粟抱着仓鼠,坐到离君蝴蝶的旁边,君蝴蝶一身紫色衣裙,头上带着珠宝比罂粟的首饰盒里的都多,脸上的妆没怎么画,虽然有些怪异,但是乍一看还是挺美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罂粟一来,两姐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清淡如画,一个富贵如花,一个是奶油小白菜,一个是红烧狮子头。

吴世勋看到罂粟的时候,愣了一下,为什么五公主那么像她?声音,身型都那么像,还有那一双清澈,倾城的瞳孔几乎一样,吴世勋差点就要冲上去将她的面纱扯掉,看看她的真面容。

边伯贤侧躺着喝着酒,衣服里面好身材隐隐约约露了出来,冷酷的脸庞在罂粟进来的那一瞬间破功了,他忍得那只仓鼠,没想到,她竟是皇甫国的公主。

朴灿烈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罂粟身上,原来那个有趣的小玩物是公主,回去的以后,我一定要父皇给我提亲,他越看越想把这个女孩藏起来,因为她是属与他的。

黄子韬的目光看似在游离,可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停留在罂粟身上,【他就是前几天的采。花贼】几天前看她的时候,太暗,没看清楚,没想到她那么美啊,我的眼光真不错。

罂粟顺着仓鼠的毛,顺便揉了揉仓鼠鼓鼓的腮帮子,仓鼠不高兴的看着罂粟,那幽怨的眼神,看的罂粟都快母性大发了。

君蝴蝶握在手里的手帕已经被蹂躏的粉碎了,她嫉妒,嫉妒罂粟的容貌,为什么上天要把这么绝美的容貌给了她,她带个面纱都能迷倒那些人,她一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给了她。

罂粟瞥了一眼嫉妒到快发狂的君蝴蝶,嘴角泛起一股冷笑,不过带着面纱,无人看到,她凑近君蝴蝶说“四姐,蛋定蛋定,你的手帕那么漂亮,怎么可以损坏呢?你说是不是?”罂粟边说,边将君蝴蝶撕碎的手帕碎片拿出来,放到桌子上,她还很挑衅的说了一句“有本事,来挑战我啊!”

这一句,让君蝴蝶一青一白的脸顿时好过,她不带脑子的回了一句,“好,君罂粟,你给我等着。”好啊,我就等你来挑战我,罂粟什么也没说,就喝了一口酒,反倒让君蝴蝶以为是她害怕了,更加有底气了。

一段特无聊的剑舞进行中,有些大臣还在兴致勃勃的看着,时不时的拍手称好,期间,还有些达官贵人还是不是的敬酒,敬酒就敬酒呗,说那么多的客套话干什么啊,剑舞和那些烂烂的客套话,让罂粟困的不行,她打了个哈欠,低声对着旁边的兰儿说,“兰儿,我先睡一会,等这个剑舞结束了你就告诉我。”兰儿想阻止的,可是话还没说,罂粟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为了这次皇族宴会,那么早就起来了,现在困的要死,必须得好好的补个觉。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