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罂粟低着头,垂在两边的紧紧的抓着衣服,她想了一会儿坚定的对着潇潋颜说“我的心里不只是有殇,还有那个喜欢装酷的花殇,喜欢闹的火亦愁,喜欢逗我开心的龙临天,喜欢照顾我的雪默,还有那个让我真正明白我心的潇潋颜,我的心也许不只是属于殇的,还有你们,你们一直都在我身边,而我却早已习惯而忘却,颜,对不起。”潇潋颜和火亦愁被罂粟的这一段话惊到了,他们陪在主人身边那么多年,只求他们在她的心里有一席之地,为了这一席之地他们一直都在努力。

早已清醒的花殇和龙临天躺在床上听着罂粟的这一段话,互相望了一眼,笑了,倚在门框的雪默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他忽然觉得自己活的这一世最美好的时刻就是这时刻吧,潇潋颜一个跨步,走到罂粟面前,罂粟抬起通红的脸看着潇潋颜,潇潋颜紧紧的抱着罂粟,只在这一刻,他觉得他最爱的主人属于他,“颜,独享主人可是不好的哦。”一声挑逗,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龙临天,罂粟激动的跑过去,直接扑倒在龙临天的身上,“临天,你终于醒了。”龙临天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了,“主人,不错嘛,都会扑倒人啦。”罂粟从龙临天身上下来,打了一下龙临天的胸口,“滚开。”龙临天捂着胸口说,“啊,主人,我才刚刚康复诶,你就对我下此毒手。”罂粟有些吓到了,惊恐的看着龙临天,一双小手抚在龙临天的胸口,”疼吗?我没使多大力啊!“龙临天有些得意的看着其他神兽,花殇实在看不下去了,“主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罂粟惊喜的转过身,“花殇?”罂粟激动的抱住花殇,小手若有若无的触碰到了花殇的腹肌,花殇只觉得痒痒,白皙的手轻轻拂过罂粟的长发,“主人,你刚才的话,我有听到哦。”“啊?”罂粟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花殇,花殇慢慢靠近罂粟,额头靠在罂粟的额头上,轻轻的说,“主人的心里有我们。”带着花殇独特的樱花气息,罂粟悄悄吸了一下,很好闻。

雪默直接推门而入,“主人,你快出去吧,皇宫里的人似乎都在找你。”罂粟急忙推开花殇,说了一声再见,立马离开了,妈呀,她才想起来还有皇族宴会这一回事呢。

雪默走到潇潋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干的不错嘛,小子。”潇潋颜得意的抬起头,“那是当然,主人就是没有认清自己的心,你们嘞,又不好意思,只能我来喽。”火亦愁笑了下,”主人刚刚的那一段话,真的恨不得多听几遍。“花殇抚上自己的胸口,回想着罂粟刚刚的样子。

罂粟出了红莲空间,在房间里整了整衣服,端庄大方的走出去,才是中午,红莲空间的时间和外面的时间不一样,红莲空间一天,外面才过去了两个时辰,兰儿看到罂粟着急的跑过去,“公主,你刚刚去哪儿了?兰儿怎么都找不到你。”罂粟指了指房间,“我刚刚就在房间里啊。””不可能啊,兰儿刚刚去房间里找过了,没有看到您啊。“罂粟甩了甩手说,“你管我在哪儿呢?”兰儿低下了头,罂粟看到兰儿手里拿着的朴灿烈的衣服,“衣服怎么还没送去啊?”兰儿抬起头说“公主,八皇子说要你亲自送过去他才会收。”罂粟暗骂了一句,“把这衣服先放到我房间,过几天我亲自送去。”

“是,公主。”兰儿行了一礼,将衣服放到罂粟的梳妆柜旁边。

“我去玩一会儿,不要跟着我,知道吗?”“是,公主。”兰儿低着头,待罂粟走了以后,兰儿疑惑的挠了挠头,公主之前不是穿红色的衣服吗?怎么又变成白色啦?算了,公主的事不是我能管的。

罂粟有一次在皇宫里游荡,她特意选了另一条,遇到十二皇子几率小的路,罂粟正观赏着,其实也没什么好观赏的,两旁都是厚厚的城墙,不知是哪个宫里的竹子,上面的竹叶飘下来,罂粟将手伸出,竹叶落到了罂粟的手上,罂粟拿着竹叶,轻轻的放在嘴边,一首清脆的曲子便回荡在城墙之间,罂粟边走边吹,忽然之间,一声笛声巧妙的和罂粟的竹叶声合在一起,罂粟停在原地,靠在城墙上配合着笛声一起演奏着,一曲终了,罂粟将竹叶轻轻放在地上,让他随风飘去,笛声者急忙出宫,却只看到一片竹叶,他拾起竹叶,细心的收起,这是第一个能和他一起演奏的乐者。

罂粟蹦蹦跳跳的继续游荡着,兜兜转转也不知道游荡到哪儿了,罂粟胡乱的走着,迷茫的挠了挠头,罂粟啥都会,就是不会找路,罂粟迷迷糊糊的来到了行政殿,“我去,这就是父皇批奏折的地方啊?”罂粟在看了一眼行政殿,又转向别的地方,行政殿和其他宫殿修建的差不多嘛,真没意思。

罂粟靠在墙上,看着宫门,除了走动的侍卫再无他人,罂粟就默默的看着看到了晚上,晚上便是皇族测验了,罂粟就是奔着皇族测验来的。

孔雀楼内

除了淡妆浓抹的贵族小姐们,还有英俊的贵族公子们,罂粟是坐着马车赶去的,废话,要是走路还不得走死,等她到孔雀楼都第二天了,罂粟在车上顺便化了个妆,武则天妆容,顺便到红莲空间又换了身红衣,导致兰儿看到罂粟的时候,吓的不轻,公主出去的时候穿的时候白衣,咋一回来就变成红衣了,公主是在哪儿换的衣服?而且这妆又是怎么回事?罂粟很淡定的对着兰儿说,“淡定,淡定,没有蛋也定下来”

罂粟一进门,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个人间尤物身上,罂粟轻轻给君炼行了个礼,便坐到君炼旁边的位置上,罂粟看了眼旁边的十二个位置,他们还没有来,罂粟实在无聊,就和自己的大哥哥君离聊起天来,君离怎么也想不到,曾经的花痴妹妹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本就倾城的脸,如今却倾国了,君离和罂粟从诗词歌赋聊到了人生哲学,罂粟发现自己的大哥哥也挺有趣的,他讲了很多事给罂粟,君离原来是一个向往自由的人,和她一样,不喜欢皇宫的约束和狡诈,罂粟跟找到知己似的跟君离聊外面的大千世界,越聊越兴奋,一旁的君蝴蝶抓着衣服愤愤的看着君罂粟她本来才是焦点,直到她进门的那一刻,她仿佛是被世界遗忘了,直接被比下去了。

“十二皇子驾到!”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所有女子都安静做好,想给十二皇子一个好印象,说不定就被看上了呢?七个皇子都将目光放在正与另外一个男子聊的很欢的罂粟身上,最中间的吴亦凡不再穿黑斗篷,不再带黑面具了,他听她的话,不会再去在意别人的想法了,大皇子金俊绵将手搭在吴亦凡的肩上,“怎么不带斗篷和面具啦?”吴亦凡看了一眼金俊绵,丢下了三个字,“没必要。”金俊绵抹了一把泪,唉,孩纸们都长大了,不要麻麻了。

罂粟感觉到那七道强烈的目光,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不就是和大哥聊了一会儿吗?有必要吗?有必要!因为从他们那个角度看,罂粟和君离就像是在kiss一样,甚是亲密。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