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还衣服

  罂粟没有去书房,而是退回了自己的宫殿里,罂粟躺在贵妃榻上,手枕着头,两眼空洞的望着前方思考着刚才的问题,她到底是走?还是不走?皇甫国和戚光国并不是相邻的,之间隔着一大段路,她从重生之后就没有离开过皇甫国,应该说没有离开过这个皇宫了,她想出去,可是最终的终点不就是另一个国家,另一个皇宫罢了,阿西,怎么办啊?罂粟可是典型的选择恐惧症晚期患者。

“主人?”火亦愁的化成一只鸟出了红莲空间,罂粟抿着嘴鼓着腮帮子看着火亦愁,“主人,你……这是肿么了?”罂粟摇了摇头“唉,你主人我啊面临了一个巨大的选择,不过……”罂粟看了眼火亦愁,”有你在,我就不用那么辛苦啦。“火亦愁尴尬的笑了笑,“主人,你面临了什么选择啊?”罂粟叹了口气将事情原委都说出来,火亦愁用翅膀挠了挠头,“主人,你真是像出去玩?”罂粟满眼星星的看着火亦愁点了点头,她从来都是向往自由的,不想被困在皇宫,即使有荣华富贵,即使有无数的宠爱,即使可以一人之上万人之下,“那主人你可以答应去戚光国,从皇甫国到戚光国之间不是有段路吗?你可以在这之间逃走啊。”“对啊!”罂粟满脸兴奋的抱住火亦愁,“哎呀,我家的小愁愁真是越来越聪明啦。”火亦愁被罂粟夸的都不好意思了,还有一点就是他似乎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因为罂粟抱着火亦愁,而火亦愁又是只鸟,so火亦愁一个转头就看到罂粟前面的两颗大汤圆,他家主人不仅长得好看,而且身材也是S形,特火……辣,火亦愁看着看着脸红啦,火亦愁从罂粟的怀里钻出,结结巴巴的说,“主人,既然你问题解决啦我就先走了,哦,对了,我这次出来是花殇让我告诉你,他们已经复活了殇主人,至于他在哪儿,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罂粟发蒙的坐在床边,殇活啦?不得不说这个事即使她知道是真的却一直不敢相信,罂粟抬头望了望天,几只鸟从天边飞过,殇,等我,一定。

罂粟突然看到梳妆台上的衣服,哦,对了,她还有朴灿烈的衣服没有送去呢,妈的,都是这个朴灿烈,不就是件衣服吗,还需要我亲自去送。

罂粟梳妆了一下,画了个裸妆,拿着衣服出门,兰儿也随着跟上去,罂粟突然回头说“我自己去,不要跟着我。”兰儿半蹲了一下,“是。”罂粟实在是不喜欢人跟着她,要是她做了什么诡异的事不都被人看见了吗?

罂粟拿着衣服,白衣随着风飘动,不知为何罂粟特别喜欢白衣,衣柜里几乎都是白衣,跟葬服似的。

罂粟走到无人阁,头悄悄的探了探,确定没人便蹋门而入,当罂粟走到大厅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妈呀,他们是在开家族会议吗?怎么辣么多人啊?罂粟悄悄的转身,想偷偷的离去,“谁?”却被一声不知名的声音吓到了,罂粟认命的叹了口气,讪讪的转过身,“是我。”

还衣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