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开

  罂粟望着远方,再等三个时辰就要走了,这时间真是快啊,“公主,您的画装好了。”罂粟接过画,这画是殇画的,她一直没有想好题什么字好,刚好在昨晚她悟到了。

另一边,朴灿烈闪着大白牙在吴世勋面前晃荡,“还有三个时辰,还有三个时辰就可以走啦,啦啦啦啦,好开心啊。”吴世勋的用眼珠来告诉你什么叫巅峰的鄙视,“朴灿烈,你能不能不要荡来荡去了,不就是回戚光国吗?又不是没去过,而且那还是你的母国,你那么开心干毛?”朴灿烈被吴世勋说的停下了动作,坐到一边委屈玩着手机,但是吴世勋的嘴角却有着明显的笑意,再等一会儿,罂粟就随他们回戚光国啦,这样就可以天天见到她了,现在没感情不要紧,慢慢培养才是王道,朴灿烈用眼白看了吴世勋一眼,小声的说,明明自己也很开心,非要装。吴世勋瞥了朴灿烈一眼,朴灿烈又马上低下头,又猛的抬起头,诶,自己不是比他大吗?咋就被他教训了?朴灿烈站起来俯视着吴世勋,吴世勋抬着头仰视着朴灿烈,朴灿烈看着吴世勋冰冷的眼神又弱了几分,吴世勋眨都不带眨一下的说“你要干嘛?”朴灿烈彻底怂了,“没什么,没什么,只是坐的腿疼,站一会儿。”吴世勋看着朴灿烈捂住肚子的手,腿疼捂着肚子?吴世勋没有揭穿朴灿烈,朴灿烈瑟瑟的坐下,怎么感觉自己这个哥哥压根就没什么威严?

三个时辰后

罂粟什么也没带,就抱着个盒子,一身黑色衣服走出来,殿前停了十二辆马车和无数戚光国和皇甫国的士兵,罂粟站在君炼前,“父皇,再见。”也许她再也不会回来了,这句再见,也许就是再也不见了吧。

每辆马车前都站着一位皇子,而罂粟的马车是在十二辆马车的中间,不是危险性高的首和尾,罂粟垂着眼睛的上了车,除了那句父皇,除了那句再见,什么也没有说,她安静的待在马车里,将盒子小心翼翼的放在一旁,在马车开动的时候,进了红莲空间。

“主人!”“小粟粟!”几声主人中间混杂着一句小粟粟,几只逗比的神兽扑过来,罂粟熟练的躲开,神兽们直接摔了个狗吃屎,花殇拿了一件黑袍给罂粟披上,“最近冷了。”罂粟看了花殇一眼,“红莲空间没有天气,气温这一说,哪来的冷?”花殇面抽了一下,“那外面……”“刚刚入秋,夏天的炎热还没怎么过。”花殇默默将罂粟身上的黑袍拿下来,“我拿去放着。”雪默拿给罂粟一杯82年的拉菲,“喏,你喜欢喝的。”罂粟接过酒杯闻了一下,“谢谢。”

“死侍准备的怎么样?”罂粟坐在黑色沙发上,王一般的说,“主人,死侍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待命。”毒狼如执事一般的回答,“目的是把我劫走,但不要伤害任何无辜人。”罂粟不希望伤害无辜的人,“是,主人。”

“玩够了吧,凤凰。”罂粟无语的看了眼兴致勃勃的火亦愁,“小粟粟,你们演的太好了。”这是演的吗?不就本色出演吗?火亦愁最近看了黑执事以后,就走火入魔了,罂粟好不容易来一趟,必须演一趟,罂粟实在受不了,抓着火亦愁的耳朵说“凤凰,你要是喜欢黑执事的感觉的话,你可以找花殇亲自体验,不要找我。”罂粟将火亦愁丢给花殇,拍了拍手,“走了,拜拜。”

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