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遇见

  “王源,我叫寻樱,请问我是怎么到这来的?”遇到不熟的人,自然是不能用真名,so,她就用了现代一个好朋友的名字。

“是这样的,我和大哥去皇甫国买完东西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听到有打斗声,大哥让我不要去招惹是非,谁知在路上遇到了一个黑衣人驮着你,我以为是强抢民女,然后就把你救下了。”王源习惯的撩了撩头发,“哦,谢谢你们啊。”罂粟笑着道谢,突然又想到,“我的画呢?我的画呢?”罂粟想起来又起不来,王源赶紧阻止,“你说的是你之前死死抱住的画吗?”罂粟着急的点了点头,”是啊,它在哪儿?““你等着,我给你拿来。”王源跑着出去,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将盒子给罂粟,罂粟用右手打开盒子,将画打开,仔仔细细的检查,确认画完好无缺之后才放心的呼了一口气,王源看着画夸赞道,”这幅画真是好看呐,旁边的题字也很好,不知道是何人所画?“罂粟笑了笑,“这彼岸花是我很重要的人画的,这字是我为他题的。”王源看了眼罂粟,只见罂粟充满爱意的看着这幅画,那副画是她的爱人画的吗?王源好奇的想。

“对了,我睡了多久?”这伤的那么重,十天半个月吧?“不久,十天多四个时辰。”王源云淡风轻的回答,罂粟没有多惊讶,反而是已经料到了的感觉,因为她在现代时有个习惯,就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只要伤重点,她不会处理,就是昏过去,可以说是睡过去,然后伤就好了,她知道这伤要不是神兽们处理的就是殇处理的。

“这里是哪里?”罂粟看着竹屋问,“这里是我们的住所,竹林深屋,一般没有什么人来的。”王源回答,“我可以出去走走吗?我不喜欢待在屋子里。”罂粟眨着大大的眼睛说,内心世界:看我辣么萌就答应了呗。

王源为难的看着罂粟的伤,罂粟随便的说“我的伤反正都是在左手,只要我不动左手就行,而且我的腿又没有伤,还可以蹦蹦跳跳,走路。”在罂粟的软磨硬泡下,王源答应了。

直到下床的时候,罂粟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从黑色变成了青色,和王源有一种情侣装的感觉,罂粟用眼神质问王源,“这是用灵力换的。”罂粟才放心了。

外面的世界也是一片青色,竹子,竹子,一棵苍天大树在竹子中央,树下一个男子在炼药,一少年在弹琴,由于是背对着的原因,罂粟没有看清楚他的脸。

“啊,又没有练成功。”炼药的少年沮丧的说,王源默默的补刀道“大哥,你这已经是第二十一次了,加油吧。”被称为大哥的少年不满的看了一眼王源,又把目光看向罂粟,”你醒啦?“罂粟也是有礼貌的,低下头礼貌的说,“谢谢你们救了我,给你们添麻烦了。”还没等大哥回答,王源插了一脚,”没关系的。“大哥又不满的瞪了一眼王源。

“那个,大哥,你是在练药吗?”罂粟不好意思的问,”是啊,可是都练了二十一次了都没有成功。”二十一的次数罂粟她都能练出十几炉药丸了。

遇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