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你吗?

  “皇甫殇,是你吗?”罂粟问着,她相信他一定是他,他和他一样爱弹琴,一样不爱说话,和他一样医术高明,而且和他拥有一样容颜,他是复活了的皇甫殇,只是改了名,换了身份而已。

“你是谁?我认识你吗?我不叫皇甫殇,我叫易烊千玺,弑月国的二皇子易烊千玺。”易烊千玺摸了摸古琴,淡淡的说,罂粟有些激动了,她死死的抓着易烊千玺的衣角,“我不信你一定是皇甫殇,没有人会和他那么像,可以说一模一样,罂粟,你记得罂粟吗?”罂粟期待的眼神看着易烊千玺,只要他的一句记得,她誓死跟着他。

“罂粟?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罂粟?”易烊千玺看着罂粟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为什么她会叫出自己梦中的两个名字,她,是谁?

罂粟放开易烊千玺的衣袖,可是那期盼的眼神却没有消失,她期待着,期待面前这个少年能记起她,记起皇甫殇,记起罂粟,可是无果,罂粟抱歉的笑了笑,“对不起,二皇子,也许是因为你和我的一个已逝的朋友长得太过相像了,才会让寻樱认错,对不起。”罂粟鞠了一躬,他不是皇甫殇,殇不会记不起罂粟的,殇不会用那种淡淡的眼神看着罂粟的,殇会在罂粟抓着他衣角的时候紧紧的搂着他,这是他们之间的见证,“太过相像?呵呵,竟有人会和我长得太过相像?真是奇事。”易烊千玺不可思议又平淡的说,是啊,真是奇事。罂粟自嘲的笑了笑。

王源赶紧走过去扶住罂粟,“好了,别说了,你看看你的伤口又裂开了,叫你刚刚动作太大。”罂粟两眼空洞的望了眼鲜血直流的右手,“只不过裂开了而已。”王源不开心的说,“只不过裂开而已?等到时候不疼死你才怪呢?走,上药包扎去。”疼死就疼死呗,她罂粟又不怕疼,她只怕心疼,王源扶着罂粟进屋,罂粟回头看了眼正在抚摸坏了的古琴的易烊千玺,真的,不记得了吗?真的,忘了?

罂粟将外衣褪去,露出伤口让王源包扎,满脸通红的王源手忙脚乱又不慌不忙的帮着罂粟包扎,伤口因为刚才的裂开发炎了,这样更难处理了。

“伤口发炎了,这下又要耗些时日帮你治疗了,又得浪费多少药材啊。”王源略微心痛的说,罂粟瞥了伤口一秒,就这伤,她的一颗恢复丸就能完事,要不是不让他们起疑心,早用了,”放心,我不会以身相许来回报你们的。“王源瞬间炸毛了,“以身相许?你怎么想出来的?”罂粟穿好衣服,平淡无奇的说“用你没有的东西想出来的。”“我没有的东西?什么东西?”王源低头苦想,突然抬头愤愤的看着罂粟,”你说我没有脑子?“罂粟拿了眼王源,“算你有自知之明。”罂粟正要出去,又被王源拦住,“你你你,你竟然说本皇子没有脑子,要不要我们比比。”罂粟平静的看着王源,“我是伤者。”我是伤者,你有脸就跟我比。

是你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