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在哪?

  罂粟坐在王俊凯的床上,让王源帮她把纱布拆掉,一旁的王俊凯看到罂粟的美肩,脸不争气的红了,“我先回避一下。”

罂粟看着脸红的仓皇而逃的王俊凯笑了,“小凯还是个纯情的少年啊。”王源正在帮罂粟拆纱布,他完全不像王俊凯那样,“呵,我大哥就是在皇宫待的太久了,太死板了,他连看到女生的手都会害羞呢。”

王源帮她拆完纱布之后,伤完全好了,一点痕迹都不留,“小凯这种男生啊,又帅又单蠢的男孩已经很少了。”王源帮罂粟穿好衣服,“那我这种又可爱又开朗的男孩也不多见呐。”罂粟不语,又可爱又开朗她遇到很多啊,鹿晗,那个吹笛者,世勋啊,都是又可爱又开朗的啊,只是他不想打击王源。

——————————屌屌是分割线又飘来了————————————

某客栈内

世勋靠在窗边,两眼空洞,自从罂粟被阎罗殿劫走『他们一直以为』后,他们之间的气氛都是死气沉沉,就连平常朴灿烈和边伯贤都不闹了。

张艺兴走到白白身边,“大家都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公主被劫走了,鹿哥和凡哥不是去阎罗殿要人了吗?有什么好担心的?”白白看了艺兴一眼,“她对于我们而言,不止是公主。”

蛋蛋蛋定的看着白白,“难道你们……”蛋蛋没有说下去,但是白白都懂,点了点头,蛋蛋叹了口气,想那公主到底是何方神圣,竟能让自家禁欲了那么久的兄弟动情。

蛋蛋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张纸和一支毛笔,蘸了蘸墨,便开始提笔:知己,我现在已经出了皇甫国,便有些想你了,回家的归途中,我们之间却又一人被劫,趁这个时间给你写一封信,你曾吹的竹叶我还保留着呢,我给你的竹笛你还留着吗?我多想再和你合奏一曲,可惜不知道下一下该会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好吗? 致知己

艺兴将信折好,又吹了一口哨,一只黑鹰便飞到他桌上,艺兴将信绑在他的爪子上,确认无误的时候,又将竹叶给黑鹰闻了闻,便将黑鹰放走了,这黑鹰是他调教了半年的,悟性很好,简直比他训练的杀手还厉害。

艺兴听到外面有躁动声,打开门便看到手里拿着一把带血的剑的吴亦凡和衣裳被血染红的鹿晗,两人都是失望的表情。

世勋跑上去看他家鹿哥,确认鹿晗没事之后,看到只有两人回来,嘴唇颤抖的问,“鹿哥,罂粟呢?”鹿晗望了眼世勋,摇了摇头,“罂粟根本没有被阎罗殿劫走,我和亦凡翻遍了阎罗殿都没有找到,而阎罗殿的人也根本不知道。”

世勋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所有人(除了艺兴)都失望至极,韬靠在棉麻的肩上,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坐起来,“要不我们动用黑暗之士吧。”所有人都互相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黑暗之士是他们以血『不是他们自己的血』培养的骑士,一直冰封在冰块里,以暗杀为主,又四人,无情,无心,无爱,无语,表问我无语这名字哪儿来的,是创造的时候,韬随口一句,我对你真是无语了,然后那个骑士就认定了无语,还真挺无语的。

世勋望着窗外是天空,纯蓝色,很美很美,但是再美,最爱的人却不知所踪,你在哪儿?罂粟。

你在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