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

暖暖的阳光将联结成海的树冠照得绿意盎然。操场上的人拼命狂奔,肆意挥霍着汗水,一旁的人面部通红,不知是被太阳炽热的光照的,还是太激动的原因。

他们口中喊着某一个名字,大声说“加油”二字。

我站在离操场不远的一个地方,环顾四周,却怎么也找不到想见的那个人。

“倪桑,明天我的朋友有一场比赛,你和我一起去看好吗?喏……这里有两张电影票,看完比赛,我们一起去看好吗?”

脑海里回荡起陈亦晨昨天下午和我说的话。我再也没有了昨天的兴奋,取而代之的是忧伤和失落。

比赛已经开始快接近二十分钟了,陈亦晨还没有来。是不是被什么事耽搁了?还是……他早就忘了?

这个念头一出现,我便立马把它甩了出去。心里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陈亦晨只是被什么事耽误了时间,不是忘了。

尽管我这样跟自己说,但随着手表的时针,分针,秒针不停转了不知有多少圈,操场上的人一点一点减少,直到后来空荡荡的只剩下我一人,太阳慢慢从西边落下,直至月亮挂在漆黑的夜空中。我的心也随着沦陷,下沉,被寂寞和失落包围。

四月凉凉的风从树枝间的缝隙穿过,发出“沙沙”的声音。周围的路灯一齐亮了起来,微亮的月光洒在地上,树木的影子映在路面上,拖得好长好长。

我苦笑。僵硬的面部肌肉生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浓密的睫毛下,掩藏着淡淡的忧伤。双腿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一样,怎么也动弹不得。

我是要回家吗?又或是……

晚上八时三十分。

电影院。

大大的屏幕上情景不停变换着,灯光时亮时暗。

我前座的一些人目光专注的盯在屏幕上,掉着泪,偶尔还能听见他们哽咽的哭声。

我看看我左侧的位置,还是没人坐。

不知不觉,我的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也许是这电影太悲伤了。

不知过了多久,电影结束了。人们陆续离开。我站起来,坐下……反复循环。最终还是在工作人员的再三催促下离开了。

站在电影院的门口,我纠结着“走”与“不走”,“等”与“不等”。

“嘟”的几声,我的手机在口袋里不安分的振动起来。拿起电话一看,竟有好几个未接来电,但都是未知号码。

这时打给我的,也是那个未知电话。

“喂。”我接起电话。

会是陈亦晨吗?他是要向我解释,道歉吗?我还在不切实际的幻想,电话那头传来安宁担心的声音。

“倪桑!你这一天都跑哪去了?打了你那么多电话,你一个也没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我差点都要报警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安宁还在说个不停,我早已泪流满面。

大概是听出了什么,她问:“怎么了?哭什么啊?”

“没有,没有。只是想你。”

“你现在在哪?我来找你。”

我转过身,告诉安宁电影院的名字。没想到话还未说完,只听见“嘟嘟”几声,电话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倪桑!”

是安宁的声音!

我猛的回过头,看见安宁正站在对面一棵树下向我招手。

我破涕而笑,向安宁那个方向跑去。

那一刻,我只想扑到安宁的怀里,然后大声哭出来,然后对她说“有你真好”。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