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我浅笑一秒钟后,沉默不语。

有些伤疤再一次被揭开的时候,除了疼痛,还是疼痛。即使时过境迁,但有些伤痛,是时间治愈不了的。是那一句话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自己的心魔,只有自己才能战胜。

大概是猜到了我的不想说,他自动略开他自己说的那一句话。

“倪桑没有那么差,不然也不会考进这所学校。”

他许是想安慰我,殊不知,又令我心隐隐作痛。

考这所学校,是为了他。

那时临近中考,日日夜夜煎熬,每一天都像是在与时间做斗争,嫌不够,夺去睡眠时间,可白天还是会犯困。于是有了抽屉里那一包又一包的咖啡,桌角摆着的冒着热气的咖啡。

甚至是为了那一点点的分数,不惜努力锻炼不擅长的体育。

然后,从考场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我赢了,可以在毕业晚会的时候,自豪的站在陈亦晨面前,告诉他,“真巧!我和你考上一样的学校了”。可看到成绩的时候,我还是败给了脑袋。

那些日子的煎熬,好像瞬间没了意义。我还是差了几分。可那几分,偏偏是能够决定命运的。

后来爸妈给我交了钱,补齐了那几分。让我硬生生的进了那个学校。

很心酸。

走进那所学校的时候,我想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不然对不起爸妈辛苦送我进这学校。可……我还是败给了脑袋。

有些人就是天生的天才,而有些人……注定愚笨。

像陈亦晨,安宁他们就是前者,而我,是后者。

我心不在焉的“嗯”一声。不知道如何回应他那一句安慰的话语。

“是这吧。”

他忽然说一句,而后行驶自行车也突然停了下来。

我正处于忧郁之中,并没有注意到。

于是由于惯性,我毫无准备的撞到了陈亦晨的脊背上。陈亦晨也没有防备的中招了。他身子向前倾,脚步一个不稳,车子便华丽的一条曲线向左倒下去。

我们被压在了自行车下。

好痛。

这是那时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我躺在地上,手背因倒下去的时候,和地面摩擦,硬生生的带去了衣袖上的布料,裤子也坏掉了。陈亦晨的情况也比较糟糕,衣服和裤子也多处受损。手还流血了。

他的眉毛扭在一起,样子看上去很难受。

我慌忙的推开自行车,也不顾伤痛,立马就站起来。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十分抱歉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对不起”。

“没事。”他咬着牙说话。也试图站起来,可脚被伤到了,只要一动,那疼痛就光速般袭来。

我努力将他拉起来,可无奈力气始终有限。

这时,突然伸出一双手,扶着陈亦晨的肩膀,让陈亦晨站了起来。

我抬头看手的主人,不偏不倚,正好对上那双深沉的瞳孔,四目相对,视线在空中交错。

“明泽。”

明泽看着我,嘲讽的说道:“才几天而已,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还不知道,你能蠢到这种地步。”

“我……你都看见了。”

“你怎么样?还能走吗?”他无视掉我的话。

陈亦晨勉强挤出一个安心的笑:“我没事。”说罢,就要摆脱我们的束缚,自己走。可还没走一步,就差点摔倒在地,幸好明泽及时扶着了他。

“那个……我送你回家吧。”归根到底,陈亦晨弄成这样,还是我的错。总是要做一些事来弥补一下,好让我的良心能好好安放。

“不用了。”

“不用了。”

他俩异口同声。

我有些沮丧。

“我是怕你再把他弄伤。”明泽解释道。

陈亦晨什么也没说,只是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笑容,似乎在示意我不用担心他。

明泽瞥见我不太放心的表情,说:“我送他回去吧。”低头看向陈亦晨,“你家在哪?”

陈亦晨的手指向他身后的那栋大楼。

“二楼。”

“你……”他家不是在……

“前几天搬来的。”陈亦晨向我解释。

第三十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