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章 帝云派

  青云山山峰之上,正是太阳初升微微倾露出晨曦之时,白云雾环绕着青云山,山峰高耸入云,碧青清峻。

而此刻的山巅上,断崖边,正伫立着两人。

“暮儿,你真的决定要嫁给那个夜家的小子了么。”中年男子生着皱纹的脸上,依稀可以看见他当年的英俊潇洒的样貌。

他便是朝暮之父,帝云派现任宗主——朝夕阴。

朝夕阴身着素白的道袍,黑色的长发之中夹杂着缕缕霜白的发丝,剑眉星目,虽有衰老之态,但却依然气宇不凡,不似凡人。

他是仙界十二池的花池守护者,有大罗金仙境界的修为。

仙界的十二仙池分别是:静池,玉池,天池,青池,碧池,瑶池,花池,雪池,玄阳池,昆仑池,凌霄池,流光池,这十二池。

这仙界的十二池中,青池、碧池、花池、雪池、昆仑池、流光池属于人界,静池、玉池、瑶池、凌霄池、玄阳池属于仙界。

而朝暮,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今年不过十九岁的年龄,便已是洞玄境前期的修士,此等天资,就是放在遥不可及的神界,也是属于天才的那一类了,更何况是灵气稀薄的人界。

“父亲,我意已决。”朝暮扬唇淡笑,眸光似水潋滟。

“暮儿,可你若与他在一起,就很有可能会使你的修行进度缓慢,或穷极一生也只能达到一个境界……”朝夕阴长长一叹,“若与他在一起,你便要让出少宗主之位,你真的确定么,暮儿?”

“我知道,可是父亲,永恒而无趣的长生不死,和人人仰望的地位,都不是我所想要的。”轻风拂着朝暮的脸颊,她粉裙轻轻摆动,“非雪天生体弱,可能等不到我境界有成的那一天,而我手中的灵药之类的东西,也无法为他延寿,反而会使得他的生机加速流逝,非雪他,根本等不起……”

“唉……”朝夕阴拂袖,轻轻颔首。

“倘若是为了他,我甘愿平凡。”朝暮扬颌,眼眸之中闪烁着微明的光彩,“而且父亲,你不是也选择了和母亲在一起吗。”

朝暮的母亲,只是一个没有修炼天赋的普通人,在小妹出生的不久,死于魔修之手,这成了朝夕阴与朝暮朝露姐妹心中最大的遗憾。

“也是……”朝夕阴眼眸中流露出了沧桑与感伤,“可是,我终究是没能护得了她一世无忧。暮儿,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你都是为父最大的骄傲。”

下嫁于夜家之后,能够回家的机会便可能会寥寥无几,想到这里,朝暮忽然鼻子微酸。

帝云派,这里有她严厉却慈爱的父亲,有她天真活泼的小妹朝露,有从小和她玩到大的芦荟和阿茗,有个子矮矮的却总是喜欢黏在她身后的小跟屁虫李瑄,还有总是巡逻的时候打瞌睡的小弟子琬儿……

这里,有太多的留恋。

正当朝暮想要开口之际,忽然在她眼前闪过一道娇小的身影,仅是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小妹。”朝暮收敛起如潮心绪,莞尔一笑,“别闹了,出来吧。”

“哼哼,又被发现了。”嘟起小嘴,朝露轻哼着,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朝夕阴与朝暮的眼前。

“整天就只知道玩,只有区区结丹的修为也在你姐的面前班门弄斧,真不知道将来交给你的帝云派,会被弄成什么乌烟瘴气的鬼样子。”朝夕阴无奈地道。

“凶什么凶,我不比外面的同龄的散修强太多了?说的您像我这么大的时候怎么厉害似的,不也一样是结丹么……”朝露撇了撇嘴,又是一声轻哼。

乌黑的长发梳成与朝暮一样的低马尾,简简单单,不需要过多的粉饰,娇嫩的肌肤犹如吐芳的梨花,弯弯的眉下,是清澈而干净的一双杏眸。整齐的齐刘海清爽而又为她增了几分清纯可爱。

月白的衣裳如沐浴了皓皎的微银月光,梦幻恍惚,微微散着淡淡的月白光华,长袖如流云,裙裾翩跹,在腰间的衣带上,挂了一枚泛着紫意的月白玉佩。

“你怎么不跟你姐比比……”朝夕阴气结。

“好了爹,别生气了,您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与小妹说说话。”朝暮淡笑着,面如桃花,风华灼灼,她轻声道。

“你姐姐就要嫁出去了……别惹你姐姐生气,你们俩个说吧。”朝夕阴忍不住又是一声落寞的叹息,转身而去,满身寂寥与萧索。

“嗯哼。”朝露吐了吐舌头。

阿念,我们的女儿也都长大了,如果你还在……就好了。

“父亲……”朝暮轻声喃喃,心酸之感溢满了心头,“小妹,以后再不可惹父亲生气,知道了吗?”

“阿姐……知道了知道了。”朝露蹦跶了几步,蹦蹦跳跳地到了朝暮的面前,笑嘻嘻地道,“阿姐,闭上眼睛,有惊喜哟。”

“好。”朝暮颔首,阖上了眼眸。

朝露意念一动,手中出现了一个精致而漂亮的花环,以柳条为环,以娇艳的桃花为装饰,芳香四溢而柔和姣美,明丽的桃花,就如若眼前的女子一般。

美而不妖,四字即可诠释这桃花与伊人。

“好了,阿姐,可以睁开眼睛了。”朝露弯眉甜笑着,“阿姐阿姐,猜猜是什么。”

“是花环吧。”朝暮目光柔和。

“再猜猜是什么花的花环。”

“这花香……”朝暮轻轻地嗅了嗅,“是桃花。”

“嗯哼。阿姐,你说过折了桃花的枝明年就生不出桃花了,所以我就捡地上的柳枝编的花环。”

“我很喜欢。”她笑意宴宴,眸光如微起波澜的春水一般潋滟,朝暮望了一眼朝夕阴远去的方向,平静道,“小妹,你的玉佩,和这件衣裳,是一个魔修送你的吧。”

“阿姐……你说什么呢,帝云派怎么可能有什么魔修。”朝露干笑了两声,正想着办法转移话题。

“小妹,你不必瞒我与父亲了,我们早就知道了。”朝暮一叹息,随即幽幽道,“你也不必担心,若那魔修无恶意,我们也不会去难为他,但是……我们还是担心,万一那魔修是有所目的的,后果会是怎样的……”

“东里烛应该不是坏人,他……”朝露正想为那魔修解释着。

“我可以发誓,不会伤你帝云派一分一毫。”一道如幽魅一般的身影出现在了朝暮朝露二人的眼前,幽邃的暗紫色瞳眸,如浩瀚的寰宇一般深沉而瑰丽,“与其担心我之如何,不如注意一下你身边的某人。”

“天魔东里烛……”朝暮微微一惊,良久,平静下来,反反复复地琢磨东里烛话语中的深意,忽然有些沉默,“多谢提醒。”

可是天魔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又或者是什么误导她的阴谋也说不定,但万一是真的,那么又会是……

凉风微拂,不知怎么的朝暮感觉四周似乎冷了几分,她的心底也隐隐升起不安。

眸光转向朝露与东里烛,他们似乎并没有任何异样,倘若这东里烛出手,怕是父亲也无法抵挡,可是已经约莫七年的时间了,他却始终没有做任何事情。

是忌惮沉睡的花池仙?是在等什么?还是……

东里烛那一双本应冰冷的眼眸,平静至极,且还时不时地掠过缕缕温和。

他喜欢她的小妹。

心思有百转千回,不安的感觉竟然消散去了几分。

“小妹,你可是有喜欢的人了?”朝暮恢复了笑吟吟的模样。

“没……才没有。”朝露连忙挥了挥娇嫩的小手,小脸上却浮起了两抹红晕。

“是么……”朝暮弯了眉眼。

“嗯嗯嗯!”朝露如小鸡啄米一般不住地点头。

东里烛抿唇不语,只是静静地凝视着朝露。仿佛他的眼底,此刻朝露便是全部。

“阿暮!夜公子来提亲了!”清脆的女子的声音响起,人未到,其声便已经先到了。

离得似乎很远,但是芦荟的声音却能听得清清楚楚,朝暮忽然心中了然,以芦荟的修为,看来她是又用了一张千里传音符。

千里传音符,顾名思义,可将声音传到极远处,此符若在俗世抛售,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在财大气粗的超级宗门帝云派,每名弟子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三张。

而芦荟,每次都会在月初就用完了三张千里传音符。

“小妹,你们好好培养感情,阿姐便不打扰了。”朝暮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那一笑,不经意便将她的容颜衬得越发嫣然而魅惑。

“噗!”朝露小脸通红。

桃花粉裙轻摆,朝暮迈出轻盈而从容的一步,但一步,便走出了几十米的路程!

缩地成寸之术!

朝暮年纪轻轻,却竟连此神通都运用的出神入化!

东里烛暗紫颜色的瞳眸之中微微泛上惊异,良久,忽然轻轻摇了摇头,心道:“即使如此有如何,最终还不是会……朝露,但是无论如何,我至少也要保下朝露,即使独孤霜那厮怪罪下来……”

小妹的心思,即使能够瞒过父亲,瞒得过其他人,也瞒不过她。可是只要小妹喜欢,是魔,又如何?

而且,或许妖魔也不一定都是恶。只是,父亲也会这么想么……

不过,比起小妹的喜欢与否,她更在乎的,是小妹的安全。若那东里烛做不到,她便希望小妹也能够放下此情,无论是发生了什么。而她现在不阻止小妹对那东里烛的喜欢,是因为,她无论怎样用心良苦,小妹都一定不会听。

因为,她于夜非雪的感情,亦是如此。

如果有什么后果的话,苍天,就让她朝暮一个人来承担好了。

“阿暮,山顶上有什么人吗?”芦荟眨了眨眼。

“有,是小妹。我刚刚在指点小妹修行。”朝暮微微颦蹙起了蛾眉,轻轻叹息,“我将来不在帝云派,父亲也不可能多滞留于人界,到时候还要靠小妹来主持大局,她从今日起,自然是要刻苦修行。”

朝暮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镇定自若极了。

“啊……我还想找朝露她玩呢。”芦荟流露出了失望的神情,“阿暮,我可能不能参加你的婚礼了,但,我祝你幸福,平平安安。”

清晨的轻风拂着女子的面颊,清纯而灵秀的女子脸庞上却是媚眼如丝的柳叶眼,但柳叶眼之中,却也是清明一片,女子肌肤白嫩,精心梳妆成的垂挂髻玲珑精致。

“怎么了?”

“我要回家去了……”芦荟轻轻低下头去。

“是因为半个月前李瑄那孩子的哥哥,李子淮在半个月前归京?”朝暮低眉,沉吟了片刻,随即道,“关于你以前的传闻……我以前也略有听说,我不知此话我是该不该多言,我是觉得……”

“阿暮,你说。”芦荟轻声道。

“很多时候不一定是先入便为主,就算你再是痴情,也不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与其如此,你还不如……”

“我自幼与李子淮便是青梅竹马,且有婚约在身,但他喜欢上了柳蒹葭,我曾经的大姐,柳蒹葭当时于李子淮也有情,我便被柳蒹葭陷害,她说什么我因为太喜欢李子淮,嫉恨她,所以就要迫害她……”芦荟神情淡然,有隐隐带着感伤,“我当时,是喜欢李子淮到可以为他死,但无论我多喜欢他,也绝对不会做出那等丧心病狂之事。李子淮对此是浑然不知,冷眼看着我,说什么要解除婚约,柳丞相那厮为讨好他,便将我赶出柳家,其实柳丞相并不一定信柳蒹葭的一面之词……这些,便是当年的真相。”

朝暮眼帘半垂,忽然有些默然,静静地听着她倾诉。

帝云派收留芦荟的时候,是在一个漆黑的雷雨之夜,而那时芦荟正发着高烧。可以想象,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日之内便跌落尘泥,被陷害与冷眼相待,一无所有的无助。

无人怜惜,甚至有人觉得这是理所当然,觉得大快人心。

可是真想呢?

“我以为我已经不在乎了……可是,我还是忘不了。阿暮,此次柳家是想召我回去,但我已经不再是柳芦荟,他们也没资格将我呼来唤去。阿暮,这次我要下山……是为了找一个人,如果不是那个人,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

芦荟完全不晓得,为何过了三年之后,柳家又要召回她,不想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因为她与柳家再无零星关系。

“我知道了,我希望你能平安快乐的活着……芦荟。”朝暮朱唇轻抿,她眸光潋滟。

“阿暮,那……你要记得我,我要下山了。”她微微哽咽。

“我送你一程,顺便去接应非雪。”朝暮轻轻扬颌。

“嗯嗯!”芦荟点了点头,收敛起了感伤。

她之所幸,便是成为帝云派的弟子。

两人便一边说说笑笑一边下山。

第2章 帝云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