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章 彼岸花

  罪孽的红渲染出莫名的悲凉,又似铺垫着尊贵的妖皇。

“狂妄之徒。”朝暮冷冷地看着他,可以判断此人来头不小,但看起来也不过只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二世祖。

但当她看清了残红的容颜时,不禁轻轻皱眉,隐隐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仔细搜寻着以前的记忆。

在那一双毫无顾忌的似醉非醉的桃花眼眸与她目光交错之际,在她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了许久之前的记忆。

想起来了!

残红雪白的肌肤在深沉夜色中显得有那么几分阴森,赤发与赤袂在冷风中飘逸,他生得妖艳而美丽,容貌俊美的同时却也不失柔和。

犹如灼烈燃烧的火焰一般恣意,又如若钻石般耀眼而灼目。

“狂妄?你信不信,你迟早都会是我的。”残红暗红的瞳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神采奕奕,令朝暮都不禁为之一怔。

“不信。”朝暮忽然窜了出去,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朝着残红刺去。

朝暮样样武器都能够使得出神入化,但比起现在手中的匕首,她还是更适应九灵珠和符箓以及长枪。

匕首之中,灌注了朝暮大半的灵力,在朝暮的眸子里却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迟疑,只要匕首刺中残红,就会立即爆炸。

而这匕首,可是仙器。

“没用的,你是来……投怀送抱的吧?”残红能够感觉到,心中涌上了一股极为奇异的感觉,他眨了眨他那一双绝艳的桃花眼眸。

朝暮一顿,这人气势汹汹而来的她竟毫无防备。

也就在朝暮的这一顿,她手中的匕首被残红毫不费力气的轻松捏碎,他一拽,便将朝暮揽入了怀中。

朝暮想起十年前被这人戏弄的场景,加上残红温热的体温,朝暮不禁恼怒,她愤怒抬眼时,却对上了残红迷醉而茫然的眼眸。

简直是祸水妖孽,朝暮感受到了他异常跳动的心脏,一僵,随即将他狠狠一推,想将他推开。

可残红却未被撼动一分一毫,他似喃喃低语一般,声音很轻:

“你是……十年前的那个小丫头?”

心跳的奇异的快,残红庆幸此刻夜黑风高,朝暮看不到他是否脸红。

他忽然感到胸口一痛,他微微低头朝着自己的胸膛看去,他的胸膛被怀中女子白皙的手洞穿,鲜血淋漓,有几分可怖,他只感觉到痛,可他此刻却是呆滞住了的。

伤口离心脏很近,但却正好没有伤及心脏。

沾染了鲜血的手抽离,朝暮潋滟而青黑的眼眸里泛上了慌乱。

为何眼前这人没有发怒或进攻她,而是低头凝视着她?这是朝暮所心慌意乱的。

“松开我……”朝暮低头,如桃花一般精致而柔美的面庞上浮起了两抹浅红。有着恼羞,也有着莫名的愧疚之意与心虚。

她的心跳变快,像是平凡人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这于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感觉。

以往与夜非雪相处时那种如水微泛涟漪甚至出奇平静沉默的感觉,被朝暮鬼使神差的与此时此刻心湖被搅乱的微妙感觉相比,但下一刻这种念头便被很快打断。

在眼前之人身上,她只是嗅到了酒的灼烈气味,和浓郁而蛊惑人心的气息,并未闻到鲜血的味道,可朝暮却依然清醒的能够知道,此人是妖怪。

忽然感觉到了残红的轻微放松,朝暮留下一个小白瓷瓶,立即便抽身,狼狈而逃。

“本公子……我叫残红。”他拾起被朝暮轻轻放在地上的白瓷瓶,攥紧在手中,他能够嗅到瓷瓶里丹药的药香气味。

残红忽然有些后悔刚刚口出轻浮之言。

朝暮刚刚已是全力一击,但他身为上界妖皇,如果不是对准了要害,根本不会有多大的损伤,就比如现在,虽然被洞穿,伤口看似可怕,其实也无关紧要,而且他也察觉到了,朝暮在这一击之后,已经真的是消耗掉了全部的灵力。

可他刚刚将内丹和心脏的位置毫无防备地暴露在了她的面前,她却没有对准要害发出那全力一击……

如果她对准的是他的要害,他现在兴许便是非死即伤。若只是普通的刚步入合体境的修士,他未必会被伤到一分一毫,因为他有着优越的血脉与万中无一的天赋,与同阶之人相比,还要强出几倍,虽然和他因为是在下界所以修为稍微被天道压制身体强度被限制在了散仙境界之上的地仙境,而修为要高上一些,但是他没有想到,朝暮的实力竟如此强悍。

轻轻嗅了嗅药香,残红没有考虑到朝暮可能给他的只是很香的毒药,但却能够判断出来这至少是仙丹。

瓶子里有三颗仙丹。

将朝暮给的丹药收起,残红调动灵力修复伤口,不过一会儿伤口便愈合了,伤疤脱落,胸膛依然光滑无痕。

“我知道……你叫朝暮。”凝视着她离去的方向,残红轻声道。

而朝暮的身影早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这是……一见钟情?好荒谬的形容词,可确实是如此。

“喂,你怎么没有要撕烂她的脸呐?还就这样放人家走了哟。”橘红短裙子的妖娆女子啧啧惊叹着,坐在旁边的树枝上,此女正是换了一身装束的琵琶。

“你!不是说了不准你跟过来把我干的事情汇报给我爹的吗!”从悸动之中清醒了过来,残红恼羞,气急败坏地对着琵琶大喊,却对琵琶的妩媚妖娆风情似视而不见一般,毫无待朝暮时那种怜香惜玉。

差距啊……琵琶翻了个白眼,反正如果是她的话对咸丘也是那样的情感,而对残红的话,只不过是臭味相投的手足情谊罢了。残红这傻小子虽然差劲,夸几句就会飘飘然,而且爱记仇,但是实际上有并没有什么太坏的主意,想到这里,又莫名为残红担忧。

她情心相许的对象是妖,并且是一个本性善良的妖,而残红这傻小子喜欢上的女子是人,狡诈诡计多端的人族。

残红暗红的发丝垂散着,飘逸而又有着那么几分洒脱,可残红怒目而视的模样又有着那么几分可爱之感。

一袭红衣,如若黄昏时候血红的夕阳残霞之辉一般悠然有略微带着凄冷之美,他眼尾稍弯而上翘,平静之时,似醉非醉的迷离眸光最是勾人令人沉沦忍不住深陷。

这人明明有着这样浑然天成又独一无二的容貌与气质,但偏偏就总会破坏这一份美感……就比如现在,又开始了作妖。

“本姑娘去哪里你管得着么?向你爹汇报?想太多。”琵琶慵懒一笑,眸光向远处望去,橘红瞳眸里竟泛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温柔,在她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咸丘修长的身影与俊美的面庞,“反正我是快抱得美男归了,至于你啊……”忽然她顿了顿,像是想到了什么,眸光变得幽暗而深邃。

“别瞧不起人!我跟你说,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残红叉腰,忽然嘴角上扬,这一双桃花眼眸似弯成了月牙儿般,竟有那么几分明媚,像是天际微醉的云霞。

“嘘,打什么赌……你还是放弃吧。喏,看看这个。”琵琶眼帘半垂下,长长的睫毛遮掩着眼眸中的不忍与怜惜。

琵琶向着残红扔去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

这可怜的……傻小子。看着他刚刚那一瞬,琵琶有些觉得是她的残忍,也有那么一些不忍告诉他真相。但是为了他的平安,为了他放弃这得不到结果的喜欢,为了他不会陷得太深甚至丢掉性命……他必须要让残红断了念想,以免到最后被伤。

琵琶在朝暮大婚之日便已打听到朝暮便是残红在十年前带回落霞峰的那个小丫头,琵琶本想救朝暮,可赶去的时候便正好目睹那已经无法挽回的一击。

可没想到的是,这小丫头并没有死。但琵琶尾随朝暮之时,将朝暮流露出的强烈恨意看的清清楚楚,她都不禁为之一惊。

那是对妖魔鬼怪的恨。对覆灭帝云派的凶手之恨。

虽然残红未杀一人,只奔酒酿而来。但却是他率领麾下之妖粉碎帝云派的护宗大阵,为其他的恶劣的妖魔鬼怪敞开了大门。而且他麾下的一部分妖也为了抢掠灵丹妙药之类的东西而大开杀戒。

残红接住琵琶扔来的石头。

记忆水晶,是珍贵的记忆水晶。残红心底忽然涌上了不好的预感。

不对劲,如果换做往常,琵琶这家伙肯定是以嗤笑故意激怒他看他生气或者眸光湛湛地爽快的和他打赌。现在她的表现,一点也不符合她的风格。

神识探入记忆水晶之中。

残红忽然停滞住了,阖上眼眸,震惊到发不出一丝声音。

心碎与刺痛的感觉相叠,看着那已发生过的一幕幕,强烈的压抑笼罩在心头。

没有看清楚将朝暮拥入怀的男子的长相,但从他清瘦与又隐隐熟悉的背影残红看到了淡淡的孤傲与决绝。

看到那人吻下朝暮。心中却莫名生不起嫉妒,只有心在痛。

那个全力一掌拍下的……是她父亲?是因为什么?画面一转,他看到了紫衣裙笑的可恶的梦晓。

天魔……又是天魔。忽然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这一切都是天魔的阴谋,忽然想起当护宗大阵破碎之后映入他眼眸的血色。

血流漂杵与群魔乱舞的景象使残红似要窒息了一般,不能够如当时那样平静甚至无动于衷,可怜的妖皇终于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正是那一片触目惊心的回忆景象。

这不是自作自受是什么。

痛彻心扉的感觉,是那样的强烈。

最后从记忆水晶里看到的,是睁大了潋滟而青黑的眼眸的她,她眼眶里晶莹的水光,再一次引出了残红对自己过往的诘问和冷然。

“不要……对不起!”残红失神,紧紧闭合着眼眸,可却有着泪水流出。

在他心底升起荒谬的想法,如果……在那个时候在她的身前保护她的是他残红,该多好。

他只是被她的美丽吸引,而诞生了追求与希望能够将其占为己有的念头,可愚蠢的他却浑然不知……她的痛苦。

她……是恨着的吧?

朝暮她真的是喜欢着那个为她而死的人吗?

他曾经说过的话,是多么可笑啊。心有所属的她,怎么会愿成为他人之侍妾?即便为他妻,也只会是他不切实际的空想吧。

睁开了他那一双桃花眼眸,眼前被自己眼眸里的泪水模糊,一时看不清琵琶的神情。

琵琶却是轻轻一颤,看到了残红眼眸里流露出的酸楚与哀伤。

这小子以往从未如此失魂落魄过。

是不是……她错了?

“别哭了……你现在该明白了吧。”

“我明白。”残红微微低头,碎发微遮住他眼眸,看不到他的神情,“我明白自己……是多么错误了。琵琶姐,我,我不想在错下去了,我想改变我自己。”

“好。”琵琶的心忽然一抽搐,“那么,离开这里吧。”

“我不想走。我喜欢她。”残红忽然抬头,正是琵琶,擦了擦泪水,一字一顿地道,“也许对她只是喜欢,没有爱那么深邃。即便她已经心有所属,我还是想……喜欢她。因为我感觉,我看到她时,我能够感觉到一种以往从未有过的感觉。”

从十年前他就早已被吸引,略微存在着了心动的感觉。只是此时此刻才真正喜欢上。

桃花眼眸里的那一份明媚,莫名令人心碎。

第9章 彼岸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