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葬礼

   飞机失踪数天最终还是落幕,新闻报道没有一人存活。

  花叶和花树躺在一张床上望着天花板,一望就是一整天,泪水也打湿了枕角。

  花叶和花树不愿意给父母办葬礼,他们只是带着折好的纸船,放流在郊外的河流里,他们希望自己的祈祷和对父母的思念放在小船里随着河流流向他们存在的地方。

  “爸,妈,子逸,你们一定是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吧。今天的日出很美好,你们看到了吗?”花叶微笑着对着小纸船说,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掉进河流。

  “叔叔阿姨,你们一路走好,一定要保佑花叶和花树平平安安的。”小涵也放流一只小船哀悼着

  “爸妈,对不起,连最后一面都没给相见的机会,我想你们已经化成了天上的星星守看着我和小叶吧,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妹妹的。小叶,太阳下山了,回去吧。”花树扶起花叶。

  花叶的房间里摆满了父母的照片,现在的她也只能看着这些照片安慰着心里的伤痛。慢慢的,她也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也知道了生命的脆弱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花叶父母工作的单位对她和哥哥做出了很多经济赔偿,但也只是微不足道。

  花叶的叔叔被国外的事牵制住一直赶不回来,也派人送来了经济上的帮助。

  “您好,这是花叶小姐的快递,请签收一下。”快递员礼貌的把签字笔递到花树手中。

  “小叶,好像是你的录取通知书,”花树打开了邮件。

  “哥,我不想读书了。”

  花树拿出了苏斯格拉学院的通知书惊讶了一翻。

  “小叶,你竟然考上了苏斯耶,想当年你哥哥我可是差了两分给落榜了哦,这么好的大学不上多可惜啊。”花树惊讶的说。

  “哥,你剩下两年留学的学费怎么办?”花叶担心的问。

  “叔叔送了些资金过来。我已经把留学的学费付清了,也托人办了保留学籍离校手续。我现在已经可以出来工作了,你不用担心我。以后你的学费和生活费哥哥会给你解决的。”花树抚摸着花叶长发微笑着说。

  花叶还是很担心的看着哥哥,“哥,我可不可以不读大学了,苏斯是个贵族学院,各个费用都很高,爸妈离开前剩下的钱差不多都投在这套房子上了,我不想连最后回忆的地方都要卖掉。”

  “傻丫头,你想哪去了?谁告诉你我要卖房子的?你还小,不读书去打工吗?绝对不行,你要相信哥哥的能力一定能供的起你读大学的。”

  “可是。。。”

  “没有可是,你一定要坚持把大学读完。”花树坚定的看着花叶。

  别墅里,萧宇峰坐在书房桌子前面无表情的盯着子逸的照片。

  慕南晴一身黑色长裙双手捧着黑色木盒站在大厅中央。

  “老爷,老爷,慕,慕小姐。。。”佣人气喘吁吁的在走廊里喊着。

  萧宇峰合手相册下了楼。

  慕南晴忧伤的看着手中的盒子递到萧宇峰手中,

  “在海边找到子逸时,尸体已经轻微腐烂了,尸体过不了海关,就在当地火化带回了骨灰,对不起。”

  听到这,萧宇峰承受不了昏倒在地,慕南晴和管家冲上前扶起他担心的喊着

  “伯父伯父,,,快请医生。”

  躺在床上的萧宇峰微微睁开了眼睛,看到女儿子盈和慕南晴站在旁边担心的表情,准备坐起来。

  子盈上前扶起他,“爸,您先别乱动。”

  “我没事。”

  “萧伯父,您要注意身体啊。”慕南晴担心的说。

  “南晴啊,真是难为你了,你刚回国一年本打算让你和子逸订婚的,结果他却就这样的走了。。。”说着萧宇峰伤心起来不停的咳嗽着。

  “伯父,您要注意身体啊,好好疗养身体才重要。”

  萧宇峰点点头。

  “子逸的葬礼就安排在明天吧。。。”他扶着胸口无力的说着。

  墓地,一束束丁香花树立在坟前。一张黑白色俊俏的照片印在坟上,萧子逸的名字也被深深的刻在坟前。

  萧宇峰只是低调的给儿子办了场葬礼,来的也只有一些亲朋好友。

  子盈哭倒在时光怀里,立轩,乔晨,小涵都低头哀悼着

  “子逸,你真的就样子放下一切离开了吗?”乔晨放下最后一束白色花小声的说着。

  葬礼很简单很短暂。

  “为什么花叶没有来呢?”乔晨问小涵。

  小涵深深的叹了口气,“花叶的父母连尸骨都没有找到,她刚从失去父母的悲痛里走出来一点点,我实在没勇气告诉她子逸已经化为骨灰就在今天埋葬。我怕她会更难过。”

  “也是,其实她的承受能力比想象中的大,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别看她平时一副什么事情都不上心嘻嘻哈哈的样子,其实有些事她比谁都看的重,也别觉得她是瘦的弱不经风的样子,其实强大起来可以保护身边任何人,但是,这件事的确对她的打击太大了。我也不知道她能用多久时间才能摆脱痛苦,我能做的也就是默默的看着她了。”

  “她不是有个哥哥吗?听说是留学回来的。”

  。。。。。。小涵沉默了一会,她不知道在他面前该怎样讨论花树。

  “嗯,小叶的哥哥很好。有他在,我也就放心小叶了。”她淡淡的说,露出一个微笑,用微笑来掩饰她对花树的感情。

  两人静静的走在绿色草坪里,慢慢的没有了声音。。。

  花叶一人坐在郊外河边放流一只只小船,撒下一片片花瓣。

  爸妈,以后我会经常来这里看你们的,希望你们能顺着这条河流找到这。泪被风吹干,花叶看着一望无际的河流,用心声传向大海

  子逸,一路走好,如果当初我放下面子,放下脾气,如果当初我去挽留你,或许你现在是好好的站在我们的面前吧。

  这大概是上天对我的不珍惜所给的惩罚吧。

  花叶望着飘远的纸船,又撒下手中的红色枫叶,去年枫叶飘落的季节她捡了很多枫叶做成了书签。她只记得那个陪她看枫树林开成红海的少年,如今他却已不在她的身边。她讨厌命运这样的安排,但也接受了这样的宿命。。。

  夜色落幕,花叶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回忆起儿时父母带自己和哥哥游玩的场景,想着想着嘴角微微翘起,但眼角的泪还是流了下来。

  “小叶,起来吃晚饭了。”花树敲了敲门。

  花叶连忙擦了擦眼泪下了床,她不想让哥哥看到自己又再哭。

  两人坐在空旷的饭桌前,花叶尝了口菜微笑着说:“哥哥做的饭真好吃,比妈妈做的还好吃。”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花树放下手里的筷子抚摸着花叶的头发,花叶哭的更厉害了,一把抱住了花叶:“哥,这是梦对不对,我们还没有醒对不对?爸爸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花树不知道该说什么,泪水湿了脸颊,兄妹俩就这样抱着哭着,直到花叶哭累了睡到在花树的怀里,他才把她抱进卧室。

  他抚摸着她的额头:“小叶,哥哥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们都要坚强起来。”

  花树轻轻的关上房间门。

第二十六章:葬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