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你来干什么!

  南宫雪感觉不对,张逸澈是不是理解错了?

  自己的意思是,有了亲生父母在管自己。

  张逸澈怎么认为是他自己?还是说他是故意的?

  “那个……我是说我父亲和母亲,你……”南宫雪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张逸澈当然知道南宫雪指的是谁,但他就故意说是自己,想让南宫雪忘记自己的爸妈去世。

  “我怎么感觉你在说我,自己不承认,害羞?”

  “滚!”南宫雪直接推开张逸澈,大骂道。

  葬礼。

  南宫雪站在最前面,张逸澈站在南宫雪的后斜方,张逸澈这一来,无非是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不简单,但这里人都为了不惹张大少,也都不敢说话。

  大门被打开,南宫雪没有回头,只见杨涵尹走了上去,“你还来干嘛!”

  “我来送阿姨叔叔最后一程。”叶梦飞看着最前面的南宫雪。

  杨涵尹知道她们的事情,也知道张逸澈和南宫雪真正的关系,

  “我们不需要你假惺惺!”

  “来者都是客,爸爸妈妈也不希望看到这样……”南宫雪没有回头,只是看着他们的照片说着话。

  杨涵尹也没有说话,站回原位,叶梦飞也不敢靠近他们,就选择站在可能最后。

  叶梦飞双眸浮现出一抹悲伤。

  小雪……原本满脸微笑的你,现在也不笑了,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叶梦飞抬起头,眼角流下了一滴泪水。但由于叶梦飞站在最后,也没人看见。

  墓地。

  南宫雪依旧站在最前面,因为她想离最近的距离送送这对辛苦把她养大的爸妈们。

  张逸澈依旧站在南宫雪后斜方,而左边的后面却多了陆齐,陆齐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要下葬了,只对南宫雪说了声,“节哀顺变,”就再也没说话了。

  许多人放下手中的花就走了,最后只剩下南宫雪、张逸澈、陆齐、杨涵尹、叶梦飞等人。

  叶梦飞看了眼南宫雪,就默默无闻的转身走了,随后便是陆齐拉着杨涵尹就走了,陆齐想给张逸澈和南宫雪独处的时间,而杨涵尹就妨碍了他们,陆齐只好把她拉走。

  最后只剩下南宫雪和张逸澈,张逸澈默默的走到南宫雪旁边,“我以后会经常带你来看他们。”

  南宫雪只是对着张逸澈微笑,没有说话,张逸澈看着南宫雪,只知道想在的南宫雪脸上的微笑都是伪装出来的。

  南宫雪现在沉迷在爸妈死亡的事件中,别看她脸上面带微笑,多少人不知道这个快二十岁的女孩,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

  自己的身世,自己和张逸澈的故事,还有自己养父养母的死亡,在这个无忧无在的年纪中就经历了生生死死。

  而她却很坚强,这张满脸微笑的脸,其实只是面具,善于伪装自己,在面具下面才是真正的自己。

  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几张面具下,但在第一张面具下的南宫雪,却是非常悲伤,

  责怪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在养父养母身边,真的很后悔,没有早点回去看看他们。

第49章 你来干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