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

    站在高处,望向地面时只能看到灰茫茫的一片,好似一切都变成了虚无。而我所珍视的,我所摒弃的,此时都画上了等号。

  张艺兴乘坐的直升机在上空盘旋了很久之后,终于在一家院子的后院降落了。身穿黑色西装的强壮男人恭敬地为张艺兴在两侧开道,犹如小山似的壮硕身体此时正卑躬的哈着腰,一副哈巴狗的下贱模样。

  张艺兴脸色有些苍白,那是因为长时间在空中停留,氧气供给不足,身体吃不消,导致发生的眩晕和强烈的假象呕吐感。

  跟着领路人走出那弯道,张艺兴状似随意般的按着大拇指附近的合谷穴,从而缓解那种不舒服的感觉。

  他从不相信任何人,自然也不会把自己的弱势暴露在阳光之下。

  停停走走,直到来到一幢乡间别墅前,那名领路人才停住脚步,转过身,面无表情的对张艺兴伏了伏身子,然后离开了。

  大门敞开着,一副等待着客人到来的样子。门前左右两边各有一只气派的石狮子,石狮子的眼睛里一闪而光的红光仿佛将任何不轨之人的企图尽收眼底。

  张艺兴嘴角往上勾了勾,眼中不起波澜的温和却冷了几个温度。

  真是……好大的架子呀!

踏进大门,一步一步走向了客厅,步伐不紧不慢,犹如在自家闲庭散步。天性温和的他无论遇到什么窘境都不会失了分寸,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倒不如说是冷漠。

  从门口到客厅的小路将近有十米左右,进入客厅,入眼的是已经摆好精美食物的餐桌。餐桌是金丝楠木雕琢而成,价值非凡,但是在这里,却只是吃饭用的餐桌而已,仅凭这点,就足以证明坐在餐桌另一头男人的身份非比寻常。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大手笔的用餐设备,也不是乌黑头发冒出丝丝白发的诡异男人,而是餐桌上的食物,完全符合张艺兴口味的食物。

  “我的小主人,不知道本奴仆准备的食物是否合您的心意?”

  男人说话时视线虽然一直看向张艺兴,可是言语之间的轻视显而易见,毫无顾忌的讽刺夹枪带棒的朝张艺兴的方向刺去,将自己的态度表达清楚之外,还希望给张艺兴高高筑起的心墙一丝伤害。

  张艺兴似充耳不闻,嘴角一勾,看来他这个主人当的还真是失败。

  就在张艺兴落座之后,男人身旁站着的一位秘书的手机发出了轻微的震动声。张艺兴微微皱了下眉,用刀叉把盘子上血红色的肉块切碎之后放进嘴里,然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果然,因为处理不当出现了苦涩的腥味。

  秘书与男人一阵耳语,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微笑并没有逃过张艺兴的眼睛,张艺兴放下刀叉,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角处的汤汁,等待着男人接下来的话。

  安静如处子,优雅如王爵,嘴角噙着的微笑像是戴了一个完美的面具,将张艺兴此时心中的真正感受隐藏起来,可尽管如此,他还是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男人。

  “抱歉小主人,我的儿子从昏迷中醒过来了,现在我要赶回家。”男人挑了挑眉毛,眼角出现的皱纹在笑的时候一抖一抖的,脑门发亮,绵里藏针。

  还没等张艺兴做任何回答,男人就带着秘书快步离开了。走到门口,一辆加长林肯在随时待命。秘书给男人打开车门之后,自己绕了半个圈,坐在了副驾驶上。

  汽车绝尘而去。

  男人走后,张艺兴实在无兴致在吃盘子里的食物一口,身体放松下来之后往椅背上一靠,白皙脸颊的酒窝若隐若现,温柔双眸里出现的笑意充满了冷意。

  这就是父亲送给自己的礼物?

  啊……就是一只没有被驯服的狗呀~也亏了自己,真是充满了期待呢。

  因为担心自己抢了他的东西,所以把自己送进去了那个小岛,而如今,他死了,为了寻找继承人就又把自己从小岛里救了出来。

  父亲……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幼稚呢。

  张艺兴站起身,笑的凄凉。转身离去的瞬间一滴泪珠划过脸庞掉落在了地上,张艺兴动作一顿,将手指轻轻擦掉了脸庞上的泪痕,而脸上的笑容则更加浓郁了。

  狠戾,绝望,悲哀。

  所有的情绪混合在一起,我在他的脸上看不见一丝希望。

  “一直都期待着他的死亡,可是为什么,我现在的心却是那么痛呢?”

  那个防备心极重的男人,为了防止儿子觊觎他的权势,选择将儿子送进了犹如监牢的地狱,而现在……

  张艺兴的手掌化拳,攥的紧紧地。手背青筋突起,看起来细弱的胳膊仿佛在这一刻积蓄的力量就会在下一刻爆发,让人心惊胆战。

  最不应该害怕面对死亡的疯子,此刻竟连抬起头的勇气都消失了。他明明对自己那么过分,可该死的,自己竟因为那可笑的血缘关系而心中升起一丝悲凉。

  其实……应该早就想到的,在金议员找到自己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如果不是他发生了意外,他又怎么会允许自己的手下与自己见面?!

  张艺兴走出门外,身处在这幢别墅令他心里发慌,此刻别墅里除了自己并无他人,被毒蛇紧盯的感觉让自己犹如锋芒在背。

  “嗯?张艺兴?”金钟仁迎面撞上张艺兴,他微微惊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张艺兴,而且,还是从这幢别墅里走出来。

  这里人烟稀少,按照张艺兴的性格,他应该隐于市,而不是来到这里。

  张艺兴看到金钟仁也是微微惊讶,他以为金钟仁从小岛里出来之后会回到美国,继续做他的黑帮老大,没想到,他留在了韩国。

  张艺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恢复正常的时间只需要一秒钟,然后他就很正常的与金钟仁问好了。

  客套之余,张艺兴得知金珉锡在跳伞之后就陷入了昏迷当中,原因还不清楚,医院的医生也已经做了全身的检查,没有发现不妥。

  张艺兴对金珉锡的身体状况不怎么感兴趣,附和了两声就离开了。金钟仁看着张艺兴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之后,转身大步走进了张艺兴刚刚进入的那幢别墅。

  一共有8个人跳伞,只有金珉锡一个人身体出现了问题,发生了昏迷,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帝故意捉弄金珉锡,又或是看到金珉锡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他比较开心,金珉锡总是比同他一样年龄段的孩子经历的多。

  安静的病房被白色填满,静的只有金珉锡有条不紊的呼吸声,此时的他,已经在前十分钟之前醒过一回了,而醒过来的瞬间,就是确认自己怀里的包子有没有被压坏。

  而当他满心欢喜的拿出已经被压的变形的包子之后,他眼珠一翻又晕了过去,接受能力比较差的他,还无法接受自己眼前的一幕。

  包子皮已经都烂了,包子馅也已经落在了衣服里,而就当金珉锡试图和已经“尸体残缺”的包子沟通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与包子对话的技能消失了。

  从初二开始,就能和包子对话的技能,彻底消失了。

  来到病房的金珉锡的父亲看到金珉锡手里紧攥的包子将床单和衣服弄得很脏,皱了皱眉头之后吩咐身边的秘书给金珉锡换了一身衣服,而床单,也被撤了换了一条新的。

  其实,在父亲到来的时候,金珉锡就已经醒了,只是他不知如何面对父亲,也不知如何面对自己与包子对话的技能消失的噩耗。

  他宁愿这是一场噩梦。

  然而,就当一只陌生男人的手脱金珉锡的裤子的时候,金珉锡猛的睁开了双眼,看到是父亲的秘书,金珉锡的表情充满了厌恶,用力的推开了秘书,然后把目光放在了父亲身上。

  “ 醒了吗?醒了就回家,别在这待着!”金议员转过身,用余光瞥了金珉锡一眼,冷冰冰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走出了病房。

  不带一丝感情,也许石头都比他多情。

  金珉锡拔掉插在自己手背的针头,愤愤的深沉在双眸中出现,将明亮澄净的眼睛里毁的一丝不剩。

  跟在金议员的身后,金珉锡一言不发,嘴唇紧抿,嘴角向下,视线一直盯着地面,犹如一只倔强的小兽。

  回到家,金珉锡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咣——”的一声把门重重的关上,像是在和谁撒着脾气一样,狠狠的把自己摔在了软床上,脸扎进被子里,直到憋的通红,才出来透气。

  美丽的眼睛里大滴的泪水往下掉,他咬住手腕,发出哽咽的呜咽声。他该怎么办?

  身边被无助包围。

  从现在为止,我真的连一个伙伴都没有了。是自己被它们抛弃了吗?如果知道从这座小岛出来之后就缺少了这没有了和包子对话的机会,那我宁愿一辈子待在那里!

  正陷入强烈悲伤中的金珉锡并没有发现,在角落里,一双眼睛正盯着他呢。阴暗的背光处,隐约之间能看到那人嘴角的笑容不断扩大,最后,消失在了原地。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