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

    房间暗处,一个身高修长的消瘦男子隐在角落,气息绵长而缓慢。一双细长的双眸平静无波,直到鹿晗猛地起身后,那男子的眼中才出现了一丝波澜。

  其实,离开了世勋的鹿晗,也是能生存下去的吧……

  男子低下头时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暗光,沉默了良久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房间角落里的针孔摄像头,朝鹿晗方向迈开的脚步又回到了原地。

  “……”

  我不能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将你置于危险的境地。我爱你,所以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可以替你承受一切伤痛。

  一些,你无法承受的伤痛。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鹿晗的视线扫到了刚才男子站过的地方,可入目的,却是空荡荡的角落。鹿晗身子一僵,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可这样的表情就只是维持了三分之一秒钟后,就消失了。

  确实,刚才瘦高的男人就是吴世勋,也只有吴世勋,才会对鹿晗流露出那种神色。

  吴世勋的存在就像个迷一样,每一个绝望将死之人都会在最后一眼中看到吴世勋。古怪奇谈里,除了死神,好像并无二人有这项技能了,只不过吴世勋不是死神,这个世界也不存在死神。

  吴世勋离开时的速度很快,即使是鹿晗恐怕也只会看到残影。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吴世勋就有些头痛,从金珉锡手里拿到的这个药水虽然可以让自己不会消失,可是不能让自己拥有实体。

  据吴世勋所知,金珉锡的父亲金议员手上并无药水,金珉锡身上的药水也是幼时进入研究所时拿走的,而另一瓶药水,到底在谁身上?!

  边伯贤吗?

  在这个念头出现在脑海中的一刹那吴世勋下意识的否定了。金珉锡因为常年接触药水,大脑皮层已经在潜移默化下发生了不同,所以才能接收到包子发出的信号,而边伯贤却并无不同。

  能模糊的看到自己,应该也是幼时同他父亲进入研究所时误碰了化学试剂,所以才会发生了变化的吧。

  研究所……

  吴世勋突然之间顿住。他记得,当初和鹿晗一起成为试验品的还有一个小男孩。鹿晗和那个小男孩都是做的眼睛手术,只不过,鹿晗的手术成功了,而那个男孩的手术失败了。

  是不是他把药水拿走了?

  当初两管药水全都消失,实验基地被毁,自己也趁乱逃离了。原本能看到自己的只有张艺兴的父亲,虽然现在张艺兴的父亲死了,可是吴世勋能确定的是,金议员已经制作出了可以看到自己的药水。

  制作能看到自己的药水很简单。提取1000个死亡时间不超过五分钟的死人眼角分泌的白胶状半透明液体,然后放进容器蒸发,之后再放些那些教授研究了几十年的化学试剂,最后用针管注入到眼球表面。

  凭借金议员现在的实力,虽然会费点事,但这不是问题。

  吴世勋蹲下身烦躁的挠挠头皮,他现在比较担心的问题是金议员找不到自己,然后会把视线对准鹿晗。那次实验基地被毁后,鹿晗也跑了,所以金议员不知道鹿晗就是那个实验成功的孩子,可现在……

  也许,这次逃出小岛之后,金议员的眼线就一直盯着鹿晗吧。

  而现在,金议员已经对鹿晗出手了。SEHUN已经出现了,看到SEHUN的时候,吴世勋就明悟了。自己当初应该是从SEHUN的身上提出的DNA,所以才会长的和SEHUN完全一样。想必金议员肯定是想趁鹿晗找不到自己的这段时间里,让SEHUN假扮自己接近鹿晗,然后强行逼迫自己出现。

  DNA一样,那么自己和鹿晗的感应,对SEHUN而言,也是一样存在的,是吗?

  吴世勋的思绪突然之间走入了死胡同,他怕被SEHUN代替自己,他也怕在SEHUN的攻势下,鹿晗会忘记自己。

  如果鹿晗忘记自己,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人会记得自己了。

  他就是为鹿晗而存在的。其实初见时在足球场上自己说的那句“为你而来”,是假的。自己一直都跟随在鹿晗的身旁,陪他一起长大。

  一直不曾离开,为你而来又从何说起?

  吴世勋的耳边传来一声悠长的叹息,仿佛承载着无数的悲怨,那声调令吴世勋熟悉极了。虽然听声音就已经确定是那个人了,可是吴世勋偏偏没有回头。

  不是说死了吗?不是说已经被烧成灰了吗?

  那站在他身后的是鬼呀?!!

  “你快回头看看我!我变得可帅了~”偏偏音色沉稳的很,听声音也像个中年人,可是语气却是调皮中带着一丝傲娇,还有一点期待。

  吴世勋后背冒出冷气,一个中年人装可爱什么的真是够恶心的。

  “怎么说我也算是你半个父亲吧!如果没有我,你根本就不会存在!现在可好了,我让你看看我新换的皮囊你都不愿意看了~呵呵,是嫌我老了吗?”被压低的声音里尽管充斥着不满与调笑,可是吴世勋不用回头都知道,那个男人肯定是笑的如沐春风。

  如果你身边有一个无论何时何地总是微笑的人,你要记住千万不要看他的眼睛。因为你会发现,在那能融化冰霜的温暖下,隐藏的冰山是如此的骇人。

  隐藏在阴暗面的未知才最可怕,那些摆在明面上的,都是无惧的。

  吴世勋听到这话,不禁回头,看到的是一个皮肤白皙,有两个小酒窝,个子有些矮小的男孩。

  “这张皮只能维持两个礼拜,两个礼拜之后,我就得换回自己的皮了~”男孩微微仰着头,在吴世勋站起身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只到吴世勋的脖子处,这令他稍稍有些不满,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充满了不耐。

  “你和我说干嘛?让我两个礼拜之后把你儿子给绑过来?你要换你儿子的皮?”吴世勋翻了一个白眼,一说换皮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原来是诈死啊~~~

  张承,就是张艺兴的父亲。

  “我想换鹿晗的皮。”张承笑嘻嘻的凑到吴世勋面前,虽然脸上一片笑意,可是眼里却死气沉沉。

  吴世勋脸色一沉,恶狠狠地瞪了张承一眼,如果张承敢动鹿晗,那张艺兴也不会得好死。

  张承嘴角微微向上一挑,此时的面容虽清秀可人,但那双明眸里一闪而过的邪气还是令人毛骨悚然。

  “开玩笑而已,我想要的是金珉锡。”张承顿了一下,有些无奈的耸耸肩膀,表示自己的无辜。一双大大的眼睛朝着吴世勋一眨一眨的,就跟在像哥哥要糖果的小孩子一样。

  吴世勋一阵恶寒,脚下生风,迅速离开了。

  虽说没有表明态度,但对于张承的话他确实有认真思考。一个转瞬间,吴世勋就到了金珉锡所居住的房间。

  “死矮子,做饭那么难吃!我不打你一顿,你是不是就能上天啦?”透过门板,耳朵很灵的吴世勋能听到从屋子里传来金钟仁的咆哮声。

  烦躁中夹杂着埋怨,这还真是满满的负能量。

  吴世勋在门口等待着金珉锡的回答,站了将近五分钟,金珉锡都没有出声。吴世勋一个闪身穿过门板,看到金珉锡小小的身体窝在角落里正瑟瑟发抖着,瘦弱的双臂环住膝盖,眼睛里都没有神韵。

  吴世勋完全没有任何愧疚之心,薄唇上扬,抱着双臂看热闹似的观看眼前这出“好戏”。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金珉锡抬了头,往吴世勋的方向瞥了一眼,没有看到什么,然后就又低下了头。

  金珉锡一副饱受折磨的模样,令吴世勋很是好奇金钟仁到底是怎么对待金珉锡的。

  “操!金珉锡你TM要死啊?这都几天了?没完没了了是吧?!”金钟仁很是郁闷焦躁的抓了抓头皮,看着金珉锡这副“死样子”他就觉得气不顺。

  “Black,你别骂我……我跟你说了,我是因为失去了朋友,所以有些难过~”金珉锡的脸上写满了委屈,白白嫩嫩的脸蛋上五官都皱在了一起,看起来很可爱。

  其实金珉锡也觉得自己很可怜。在这种失去了朋友的情况下,他每天都得给Black做饭,做的不好Black骂的还很难听。如果就这样也就算了,Black最过分的就是边骂难吃还都吃的很干净。

  这不存心找事嘛!

  金珉锡的郑重其事,在金钟仁看起来就像是在故意打岔。金珉锡说的越认真,金钟仁越觉得操蛋。

  抬起手重重的打了一下金珉锡的脑袋,看着金珉锡眼睛水汪汪的望着自己,眼眶红红的,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就跟刚受完虐的小兔子似的,金钟仁突然觉得还蛮有意思的。

  就像是情侣之间的打闹一样,吴世勋也经常故意惹怒鹿晗,然后看着鹿晗跳脚暴怒的模样。精致的小脸憋得通红,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只能扯着嗓子对自己喊。

  吴世勋觉得很难过,因为他和鹿晗的未来都说不准。如果没有那瓶可以令自己拥有实体的药水,那么他随时可能会消失。虽然从金珉锡的身上拿到的那瓶药水可以让吴世勋暂时保持存在,可是那瓶药水迟早会有用完的时候。

  而且,就算是再研究这样的药水,也得再研究六十年,当初一同参与的教授们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然而他们满腹的学问并没有被传承下来。

  随时担心自己会消失,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吴世勋已经太了解了。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