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

  水里游着的鱼儿羡慕天空中正在飞翔的大雁,陆地上奔跑的豹子羡慕树木的挺拔,无论是人还是其他生物,我们一直都对自己不曾有的时刻怀有羡慕甚至嫉妒之心。

  “黑子,你说那人真的是把咱们老大弄成那副鬼样子的恶魔吗?”小白有些难以置信,眼前这个正在和一个漂亮女大学生谈笑风生的张艺兴真的是将凡队放倒的人吗?

  侧面看他鼻梁高高,眼睛里都荡漾着笑意,眼神一直注视着女孩的眼睛,不轻佻不热情也不冷漠,温柔的刚刚好。

  “恶魔?哼!那可是名副其实的恶魔!”小黑冷哼一声,看向张艺兴的眼睛里充满了阴翳与怒火。

  不止张艺兴是恶魔,鹿晗是,金钟仁是,边伯贤更是!

  这才短短几天啊,他身边的兄弟、队长都因为他们而正遭受着天大的苦难。小四现在正躺在重症监护室生死未卜,凡队也留下了创伤,而我,却又什么都不能做。

  把凡队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半路醒来,第一句话就是让我们先不要动张艺兴。如果换成任何一个人说这句话他都会嗤之以鼻,可吴亦凡的话他不得不听。

  不动张艺兴,那动边伯贤可以吧!

  小黑垂下眼睑,薄唇紧抿,放置于身侧的手掌攥紧,迷茫中仿佛看到了边伯贤的模样,脸上的五官开始变得扭曲,眼神也充满了杀意。

  “二白,你看着他,我有事先走了!”小黑声音低沉的说了一句,还没等小白反应过来,他就消失在原地了。

  小白的脑子有点问题,缺根筋,有些事情转不过弯来也正常,可是自己脑子没问题,涉及到政治的问题一想也就透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张艺兴和鹿晗等人逃离小岛24小时之后,联合国方面都没有给出准确的条文,只是传到了口头命令。

  “在保证不打扰百姓的情况下进行秘密寻找抓获。”

  没错,以上这句话就是原话。数十位精兵的死伤就只换来了这么一句话,现在小四还生死不明,凡队也躺在病床上不能动弹,若自己死板的听从领导的命令,那他们就会永远的逍遥法外。

  那群社会毒瘤,应该存在于社会最底层的渣滓,又凭什么身上能背着那么多人命呢?若是自己看到一人,那就枪毙一人。

  绝不姑息!

  小黑面无表情的穿梭于人海之中,白皙的小脸冷然一片,眼睛布满了血丝,眼底却是一片绝望。这茫茫世界,我又该去哪儿寻找呢?

  此时相比较于小黑的迷茫愤懑,小白就想的比较单纯了。小四不是张艺兴弄伤的,这笔债自然落不到张艺兴的身上,而且,吴亦凡身上的血洞感染貌似是SEHUN搞得鬼,刚才无聊的时候小白拿出手机刷了一下朋友圈,然后看到了SEHUN的几张图片分享。

  虽然SEHUN把手指头戳进凡队的伤口里有些不地道,但是那样做好像真的应该不错耶~~~凡队如此牛X的人,若自己也能将手指戳进他的伤口里,该多有成就感呀。

  小白的一张黑脸在阳光的照射下反着黑光,他嘴角往上一勾,牙齿整齐白洁,像是黑人牙膏上的那个黑人一样。

  关上灯,闭上嘴,除了眼白就没有一个地儿是白的了。

  “艺兴哥哥,你看远处那个黑人笑的好恐怖,我有点害怕~”萧姗亲昵的挽住张艺兴的胳膊,说话时梨涡若隐若现,靠近时处子的香气一下子争先恐后的钻入张艺兴的鼻子,令张艺兴吞咽了下口水,望向萧姗的目光更加柔和了。

  柔和的似乎要滴出水来。

  “没关系,我来保护你。”张艺兴的手轻轻揽上萧姗纤弱的肩膀,轻轻拍了两下,以示安慰。

  张艺兴的话进入了萧姗的耳朵里,听得萧姗格外的心动。这应该就是上天的旨意,虽然和张艺兴认识没有两天,但是从和姐姐通话时能听出来姐姐对张艺兴很是满意。

  如果自己能将张艺兴带回去让姐姐知道这是自己的男人,或许电话里姐姐就不会若有若无的向自己显摆是她先认识张艺兴的了。

  姐姐已经做ji女了,既然都已经那么脏了,就没有资格再和自己抢艺兴哥哥了。

  想到这,萧姗突然之间意识到姐姐与自己的差距在哪儿了,笑容变得更加甜美可人儿了。

  心思飞扬的萧姗此时犹如一只欢快的百灵鸟一样紧紧牵着张艺兴的手朝自己租住的房屋内走去。年轻热情的女孩儿就是可爱,樱桃似的小嘴儿张张和和的,虽然一直在讲话,但是声音却一点也不让人觉得烦躁,相反,是让人觉得心情愉悦的声调呢。

  萧姗的白嫩手掌有些轻微的出汗了,小步的奔跑令她的额头出现了一层薄薄的汗珠。张艺兴把萧姗拉定到自己的面前,然后从口袋拿出一个丝质的手帕,轻轻的擦去了萧姗额头上的汗珠。

  手帕上带着的名贵烟草味令张艺兴闻着有些不舒服,恰好这时萧姗含羞带怯的提出要给张艺兴洗手帕的决定,张艺兴并没拒绝,顺手就将不知道从哪儿顺来的手帕送给了萧姗。

  一路上走走停停嘻嘻笑笑声不断,终于走到了楼下。张艺兴眉眼弯弯,说话时深深地酒窝格外吸引人的眼球,萧姗站定到张艺兴的面前,低下头,视线不知看向了哪里,耳朵尖都红了,轻声说道。

  “艺兴哥哥,这两天我的室友回家了,我一个人有点害怕,你能不能陪陪我?”

  听,这声音多美妙啊。

  张艺兴脸上的笑容愈发浓郁了,他笑着摇了摇头,伸出修长的手摸摸萧姗柔软的头发,柔声道:“傻丫头,怎么能邀请一个异性去你的住处呢?这样会很危险的。”

  若非身后跟着一只“黑狗”,想必现在张艺兴已经上去了。

  萧姗听到这话眼圈都红了,她有些不知所措。好不容易碰到舍友回家,这样的绝佳机会她可不能错过,可张艺兴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她又不知如何接下话茬。

  若是再邀约,会不会显得自己轻浮与放荡?若是不提,会不会让张艺兴认为自己的情意不够?

  萧姗终究是个小女孩,被保护的太好导致她经历的太少。在张艺兴的眼里,萧姗只是一顿早吃或者晚吃的一顿美餐而已,而张艺兴,是个对除了男人都非常有耐性的人。

  张艺兴感觉到身后人的目光变得有些热烈,于是就状似亲昵的拍拍萧姗的头,在张艺兴的目光中目送着萧姗上楼了。当萧姗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张艺兴的脸上则换上了一副不耐的摸样,他把视线投注在远处正穿个大红色棉袄吃着冰棒的“大黑脸”身上。

  视力极好的他能看到刺眼的红色,可能是因为“大黑脸”太黑了,红色棉袄太红了,红光照在脸上像是给他的脸打上了一层马赛克一样,黑乎乎的一团,完全看不清五官。

  张艺兴脸上的表情不太好,如果以后这“大黑脸”总是跟着自己,那自己不得被他烦死?跟只大猩猩一样。

  原本脸色不耐的张艺兴突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嘴角微微向上一勾,眼睛流露出艳丽的光彩。

  张艺兴此刻径直朝小白走去,小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张艺兴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虽然他惊愕于张艺兴的直接,可还是没有忘记用舌头在大风天依旧舔着冰棒。

  “兄弟,这大冷天儿的,你跟着我不觉得麻烦吗?你想让我跟你去哪儿或者干嘛,你跟我说清楚了,我好配合你。”张艺兴在男人面前和在女人面前完全是两种样子。他爽快的模样令小白微微愣住了。看着小白怔住的模样张艺兴直接揽过其肩膀,哥俩好似的把小白拖到了另一旁。

  “不……不用了!”小白居然在张艺兴面前结巴了,随后感觉到自己的气场太弱了,于是他推开了张艺兴,清了清嗓子后,沉声说道:“队长说就让我们看着你,不让我们动你。”

  嗯哼?不让你们动我?

  张艺兴觉得好笑起来,这人还真有意思,明明前不久还恨自己恨得牙痒痒,结果这居然不让自己的属下动我。

  哦~我明白了!原来是想自己亲手处决我才觉得过瘾。

  张艺兴摸摸光滑的下巴,笑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线,要说这吴亦凡也真是有意思,如果他是个女人或许自己对他真的能生出几分心思。

  张艺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开始变得有些虚渺,他舔了舔嘴唇,随后脸颊居然升腾起可疑的红晕。在小白的注视下张艺兴竟有些尴尬的转过了身,他背对着小白用手指轻轻碰了下嘴唇,眼神涟起轻柔的魅意,嘴角微微向上翘起,眼睛里全是温暖的笑意。

  那天,其实自己也是第一次。

  他扣在自己腰上的大手充满力量,灼热烫人;他的视线充满了热情与隐忍;他的嘴唇……

  一阵冷风吹过,张艺兴打了个寒战,他轻轻摇晃了下脑袋,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抛到脑后,现在自己与吴亦凡是敌对的关系,自己又怎可想这些事情!

  再说了,自己的父亲,也还不知道踪影,若是闲来无聊之际,也可以顺便找找他。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