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9)

    正事?

  鹿晗眨眨眼睛窝在了沙发里,一双小鹿似的澄亮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吴世勋,乖乖的模样令吴世勋说不上来的欢喜,恨不得此时此刻把鹿晗揣进口袋然后带到一个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地方。

  “黄子韬作为金议员的爪牙,早有反水之心了。这次只要稍加利用,他将会是一个很好的棋子。”张艺兴眼睛微眯,一副算计别人的阴险模样。

  “黄子韬做事谨慎,他宁可保持中立也不会趟这浑水。”吴世勋却摇了摇头,皱着眉头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另外黄子韬与吴亦凡的表弟是好友,这层关系是咱们打不破的。”

  张艺兴嘴角一勾,歪歪脑袋,露出了两个小酒窝,侧着头看向吴世勋,道:“是棋子,不是盟友。”

  吴世勋直直的看着张艺兴自信的笑脸,突然之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眉眼一弯,也笑了。

  吴世勋和鹿晗离开之后,张艺兴独自坐在沙发上坐了好久,他眼神飘忽没有焦点,甚至连呼吸都变得轻巧缓慢,心跳声仿佛震耳欲聋,在整间空荡的屋子里回荡着。

  狼即使被拔掉牙齿也不会变成无害的猫儿,因为他还有锋利的爪子可以抓破人的喉咙。

  一切都迫在眉睫。

  我现在是在难过吗?估计吧……我已经难过的快要死掉了。都暻秀坐在他和金钟大生活了很久的房间的地板上,他一双大大的眼睛此时此刻毫无神韵,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一样,留在人间的只剩下躯壳。

  “我一直都相信着,这世界上只有地狱和天堂之分。”墙上挂着的钟表一圈一圈的走着,平时吵闹的房间里此时竟冷清到只有秒针转动的声音,都暻秀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低到有些听不清:“人间,就是传说中的第十八层地狱。”

  所以……我一直固执的认为着,你和我是一种人。我拼命把你扯向有我的地狱,也疯狂的将你与我划分开来。在这个世界上,我恨着,痛着,也绝望的在每一天都挣扎着,甚至于我想过死亡。

  可是,因为有你,所以我活着。

  我被所有人鄙视着,排挤着,却唯独被你喜爱着。也许你什么都知道,也许你什么都不知道,但一直没有离开我的你,是不是可以被我理解成你爱着我?

  都暻秀低声笑着,笑声越来越大,表情狰狞着,直到泪水从眼角流了出来。

  门外,朴灿烈狼狈不堪,他刚才死里逃生逃到此处,他本想跟都暻秀道歉之后就离开韩国,可是听到都暻秀古怪的笑声之后他整个人犹如被定在了那里,明亮的大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尘。

  其实……自己也有错的。若是自己在闻到伯贤身上有血腥味的时候不是采用的放任态度,而是劝解伯贤让他放人,估计金钟大也不会死。

  “暻秀啊……”朴灿烈推开虚掩的门,轻轻的唤了一声,他见都暻秀没有反应,于是走到都暻秀的身边,轻轻的拍了一下都暻秀的肩膀。

  都暻秀抬起头时朴灿烈浑身一震,只见都暻秀满脸都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血泪,他的眼睛瞪的大大地,犹如铜铃。

  “我来替边伯贤赎罪,可以吗?”朴灿烈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想把都暻秀脸上的血泪擦去,可是他的胳膊仿佛坠了千斤铁,他没有勇气也消失了所有的力气。

  “赎罪?”都暻秀听到这话眼睛里闪过一道光,他有些慌乱的抓住朴灿烈的胳膊,像是溺水之人在濒死之际抓住了一块浮木一样的紧张:“灿烈,你和我做·爱吧!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报复边伯贤!”

  相信我,只有这样,边伯贤才会生不如死!

  朴灿烈一怔,他当然知道都暻秀提出来的方式会给边伯贤造成怎样的打击,可是他看着像是把所有希望都投注在自己身上的都暻秀,仿佛自己这是唯一能做的事情。

  都暻秀已经疯了,他不知道此时他的想法有多可笑,可尽管如此,他可以拒绝吗?他能拒绝吗?

  朴灿烈脸色发白,点了点头。

  得到满意的答案,都暻秀嘴角勾了勾,只是笑容不伦不类的,也看不出来有多少的真心。

  与此同时,边伯贤突然之间感觉到心脏一阵一阵的绞痛,他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后背靠着墙角,从后背传来的冰凉感似乎能将他所有的恐惧驱赶。

  灿烈呐……我好想你啊。

  手里拿着一个针管的妞妞躲在门后面,看着边伯贤正煎熬的模样,她的眼神坚定而又凶狠。

  “哥哥,你不舒服吗?”妞妞的声音软软的,似乎惧怕着边伯贤一样说话的时候还浑身颤抖着,她的视线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一个不小心将边伯贤给惹怒。

  边伯贤没有答话,甚至连个眼神都懒得给妞妞。

  妞妞抿了抿嘴唇,朝着边伯贤走了过去,她手里端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一些食物。

  她走到边伯贤的身边,边伯贤把她递过来的食物掀翻,眉头紧皱,忍着心脏的疼痛,冷言说道:“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妞妞的身子微微发抖,可她还是往前凑了上去,她动作轻轻地抱住边伯贤的胳膊,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怯怯的看着边伯贤,边伯贤一个恍惚。

  那双和灿烈一样的眼睛,现在正满满的都是我……

  妞妞笨拙的亲了一下边伯贤的嘴角,趁着边伯贤愣住的时候,她把针管插进边伯贤脖颈。

  边伯贤感觉脖间一痛,他站起身一把将妞妞踢开,把针管扔到地上,有些抓狂的怒吼道:“该死的!谁让你亲我的?如果让灿烈知道,他会生气的!”

  此时边伯贤并没有纠结妞妞给他注射的是什么药物,而是在意妞妞亲吻了自己的嘴角,朴灿烈会生气。很少会如此慌乱的边伯贤,此时完全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怎么办?怎么办?”边伯贤念叨着,仿佛自己正在遭受着天大的难题,他看着躲在墙边瑟瑟发抖着的妞妞,突然之间停住了有些急促的脚步,他慢慢的走进妞妞,嘴角一勾,呢喃道:“让你彻底消失,不就可以了……”

  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再无妞妞这么一个人。死亡,是可以将我的错误洗刷掉的。

  在暗处观察的小白伺机而动,他不能让一个女孩在自己的面前香消玉殒,可小黑却一把抓住小白的胳膊,面色铁青的摇了摇头。

  “是你交给她那个方法的对不对?如果她不这么做,边伯贤或许会留下她!”小白口不择言,一下子竟将所有错误推给小黑。或许,这也是他心中的真正想法。

  “……”小黑眼神深邃,只是默默的看着小白,沉默不语。

  “小黑,你听我说。”小白的态度没有刚才那么急躁了,他强迫自己立即冷静下来,他劝慰着:“仇恨必须到此为止!如果按照你的报仇手法,你会毁掉无数的人!小四死了,我也很恨边伯贤,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可以漠视别人被杀掉的生命!”

  “我保证,妞妞会是边伯贤最后杀死的人。”小黑冷冷的说道,他的眼里早已没有了谈及生命时的触动和崇敬。

  一片死海,是无论你往里面扔多少块石头,都击不起一丝波澜的。

  “妞妞本来是不用死的,我们可以救她。”小白死死的盯住小黑的眼睛,生怕错过小黑隐秘的动摇,他继续说道:“我们不是复仇者,我们是军人,保护国家的军人!一国要无百姓就不是国,可如今一个小女孩都没办法保护的我们,又凭什么穿军装呢?”

  “我恨边伯贤,恨不得捅他一百刀,可我们是军人,军令如山!在没有军令的前提下,我们不能动边伯贤,不能动张艺兴,可是我们可以救人!”小白把小黑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使劲掰开,可怎么也掰不开,那犹如钳子一样钳在自己胳膊上的手仿佛有着无边的力气。

  小白扭头看去,发现边伯贤已经把正准备逃跑的妞妞一把抓住,然后去拿榔头了。

  “恨一个人不是捅他一百刀,也不是想让他死。”小黑声音依旧冷漠,他的表情依旧一成不变,可是小白能感受到,小黑的手在发抖:“真正的恨意会令人变成最恐怖的恶魔,他甚至希望整个世界都成为被恨的那个人的陪葬品。”

  恨意绝不与死亡划上等号。

  恨意并不是如此的简单,它拥有世界上最恶毒的花刺,拥有着最惹人沉沦的花香,也拥有着最艳丽绝美的花瓣。

  真正的恨意就是你希望他长命百岁孤独终老;希望他所爱之人与他人出双入对相爱到老;希望他万事不如意,满腔热血全部浇于荒地;希望他所能付出所有的善意与爱意得到的全是最恶毒的拒绝;希望他年老体弱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才是恨意啊,而我对边伯贤的恨意就是希望他活着,却不会让他活的好好的……

  

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