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情书几度,木笔成书

  5。情书几度,木笔成书

八月的小河悄然流淌,无声无息的让人无法察觉,时至中旬蓦然回首才发现这时间当真是走的极快。

清晨不比正午没有正午的燥热,些许的潮湿掺杂着泥土的腥味被风卷着送入每间教室。

闻初年到教室的时候班级的人几乎都到了,大家也见怪不怪的没有惊讶,毕竟他要么迟到要么踩点,今天算早,嗯还有一分钟第一节课开始。

八点十分,闻初年回到座位上刚坐下铃声便响了,他打了个哈欠眼角有渗出的泪,随即趴下补觉了,天塌下来都阻挡不了他要睡觉的心。

不多久班主任便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女生,那女生嘴角含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下面的同学看到女生纷纷议论起来一时间安静的教室里沸腾便沸腾了,大概青春就是这样会因为一个转校生变得燥热,会因为一个大家同时暗恋的男生变得激情,可万般变化这青春永远都是青春。

在吵闹的氛围下闻初年也醒来紧蹙着眉头抱怨着开口道:“阿西,好吵。”这一声虽不大却足以让喧闹的班级安静,众人倒是习惯了闻初年的我行我素,毕竟他的家室以及他的人气外加对人还不错的情况下大多人都挺喜欢他的。

“好了,安静,今天有一位新同学转来我们班,她叫水姒,是林氏集团的千金,大家欢迎。”班主任是个30不到的温柔的女人,穿着朴素却让人舒服因此学生们也很听她的话。

热烈的掌声响起,讲台上的水姒笑的愈加自信,她一头乌黑的卷发,发尾挑染着紫色,斜向右的刘海,一张巴掌大的脸,迷人的丹凤眼,化着淡妆,算得上是个清秀的女生了,见她缓缓开口: “大家好,我是水姒,很高兴认识你们,还有我是闻初年的未婚妻。”

水姒很是满意的看着众人惊讶脸,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

半睡半醒状态下的闻初年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立马惊醒,瞪大眼盯着水姒。

卧槽?我在做梦还是其他人在做梦?她不是出国了么!两年呢!特么这才半个月啊!她刚刚说什么……?

未婚妻?

……

“谁是你未婚夫!我有同意么?”闻初年不满的看着她,好看的桃花眼里充斥着怒气,这件事本是和他们林家的一个约定,他只要顺利从杭威特毕业就能解除婚约,所以也并没有公之于众,她现在说出来几个意思。

“可是……这是迟早的事情啊……年……”水姒笑着的小脸立马垮下,一副委屈的模样让人好不心疼,其余不明所以的人望着水姒的脸倒是觉得闻初年有些过分了。

“没有我的同意你永远不可能嫁进闻家。”闻初年丝毫不理会她的委屈,面色阴沉的可怕,话毕自顾自走出教室。

其他人也是第一次见到此种表情的闻初年,纷纷揣测这其中究竟何端倪,部分女生们则是还沉浸在自家的男神有未婚妻的晴天霹雳之中,而台上的水姒瞬间勾起笑,在老师的安排好座位后,一步一步走下来坐到了闻初年旁边空缺的位子上。

……

大三中文系s班内江故纸正专心的听着历史老师的讲解,时不时做着笔记,这时门口一阵骚动,女生的惊呼声越来越大,她皱眉看向窗外,便见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朝自己班级走来,一头干练的微综碎发,俊朗的侧颜,他的步子极快,在江故纸还没反应之时就已到达班级。

江故纸疑惑这个时候不上课他来干什么?

只见闻初年阴沉着脸,桃花眼扫视了一圈,在看到江故纸时定住,快步走向她二话不说拉起一脸懵的江故纸出了教室,留下惊诧的众人。

一路上江故纸问了好几次发生了什么可闻初年一句话都不接,抓着她的手一路疾走。

江故纸见他不说话也之好放弃,望着他有些消瘦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

校园里一处树荫下,闻初年放开江故纸背靠着一棵树,面色依旧阴沉。

江故纸揉了揉有些发红的手腕,看着闻初年开口:“说吧,发生了什么,嗯?”语气柔和的像水面上泛起的波纹。

“我……”闻初年转头看着江故纸,忽然有一些紧张,也真是奇怪,为什么在她面前自己会紧张。

“水姒今天转到了我们班,”闻初年终究是开口道,“她还当着全班的面说她是我的未婚妻。”说到这小孩的脸色又沉了一分,眉间的怒火更上了一层。

“那……你承认了么?”江故纸问。

“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承认她!小爷又不喜欢她!”末了还撅起了嘴。

“嗯,那不就行了。”江故纸走到他身旁同样靠着树说道。

“嗯?什么行了?”闻初年疑惑。

“你既然没有承认她,那她说的所有话都是不奏效的,都是她的自导自演,既然如此你又何必生气呢?”

江故纸知道这小孩肯定在班级里反驳水姒然后自己臭着脸出了教室跑到自己班上,他就是个小孩子,该生气的时候生气该开心的时候开心,会因为一顿牛排而缠着自己撒娇,也会因为有心事自己委屈好久,他所有的情绪都在脸上,这样的他又怎能对付得了水姒呢。

她在收到闻初年母亲的委托,说要督促闻初年完成学业时,就调查过水姒了,她知道水姒这个人外表看似和蔼待人友善,可她的城府却深的可怕。

这世间有谁不是戴着面具生活的,水姒是,她是,至于闻初年,他没有面具有的只是‘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的’做事风格,喜怒哀乐都在脸上,喜欢的人亲近不喜欢的人避而远之,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但是,这就是闻初年,他依旧是他,至始至终都是闻初年。

“我懂了!”闻初年听到江故纸这番话的时候,初听不懂,皱着眉头思考了好久,忽的就豁然开朗了,他懂了,就像江故纸说的,这水姒一个人演戏给所有人看,可只要没有他的同意她的戏就不合格,既然如此他干嘛要按照她的剧本走让自己过的委屈呢。

“江故纸,谢谢你。”闻初年其实很敬佩江故纸,这个只比他大一岁的姐姐,不仅是学生会会长懂得很多,还是一个智者,她能将他的烦恼尽数消散,也能安慰自己,但是好像……她从未有过悲伤,好像对所有人都一样。

“想感谢我的话,就请我吃希余家的寿司吧。”江故纸笑道。

“好!可是我没钱,刷你的卡还是等于你在请客啊。”小孩皱眉。

“没关系,走吧,今天的课不上了。”江故纸说完自顾自走出林荫,她忽然想到一件事,新生包括转校生都是需要来她这填写入学申请书的,到时候便可知这水姒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喂,你等等我!”正想着身后传来闻初年的叫喊。

“那你快点啊。”江故纸不紧不慢的回答。

……

以后的日子里我不在你需要独自成长。

 

5.情书几度,木笔成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