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行走

    雅安,又名“雨城”,年轻而美丽的城市,距离CD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全程的高速路让我感觉到舒适。

  它位于川藏、川滇公路交会处,是古南方丝绸之路的门户和必经之路。

  整个城市如同它的名字,呈现出“雅”的基调。清彻见底的青衣江把这个小城分为东西两岸,雪山上流下的河水从城中缓缓流过,如同人的脉搏,不可或缺,更增添了几分秀丽和灵气。

  尽管我知道这里不属于我,我还是忍不住为之动心、动情,甚至有些难舍难分。这个城市的儒雅让我流连忘返,淡淡的亲切感使我不觉得陌生,一景一物一人都既陌生又熟悉。

  我知道,我喜欢它。

  我在此小憩二日,感受它的甜美,它的温馨,它的博大与包容。

  清晨,我跑步在这个城市的江边。

  我全身放松,最大限度拉伸我的身体,用我的激情融化清晨那一丝凉意。

  江水清透、亮丽,水流平缓,江面上轻荡着薄雾,为这清爽的早晨抹上淡淡油墨的色彩。

  一只白鹭在江边的圆石上,依着晨光梳理衣装。

  岸边垂柳下,稀疏着或晨跑,或打太极的身影。

  一页泛舟停靠岸边,带我划入梦境,我看见一幅似曾相识的画面——小伙子手中紧握那张旧船票,焦急地奔向小舟上的爱人,轻声询问:我能否登上你的客船?

  午后,江边的一壶绿茶,飘出高山的气息,那是雪山融入森林的味道,天地之灵气荡于唇齿之间,清淡的,幽香的,茶碗里寄予了一份感情,自然,且淳厚。

  我奢侈的享受这个城市的阳光、空气、清风,欣赏这个城市路人特有的慵懒却又自得的神情。这一刻,没有世俗,没有情殇,只有淡淡的阳光,淡淡的微笑和耳旁飘过淡淡的江风。

  傍晚,华灯初上,我迈着细步,徘徊在江边,想将这份温馨揽入怀中,与之温存一宿,偎着它,爱上它,舍不下它,最后还想带上它,只因我喜欢它的味道,温柔的期许中带着几分刚劲,原始的味道里泛滥着漫无边际的浪漫。

  我开始有些舍不下这个动人心脉的城市,这种感觉就象爱上一个人,不经意间,很自然就产生的情感,什么时候爱上的自己并不知道,顾盼间有着一抹心灵相通的默契。

  而当我真正爱上它,不得已要离开它时,就如同想要忘记一个人,很难、很难,也终于明白一个道理:痛可以忘记,爱却不能。

  离开雅安,向大山深处前行。我也不知道我最终会走到哪里,但我想去夹金山看看。

  背上行囊,我向前行进。

  下一站到达的是宝兴县。

  宝兴县属于雅安市的行政管辖范围,是一个群山包裹的小县城,依山而建,靠水而居,世界上发现的第一只大熊猫就出自这里。

  县城虽不大,亦是五脏俱全。各色的文化设施,交通车辆,以及地方人的秉性,都呈现出淡淡的乡土气息。

  这里胜产大理石,沿途的各色石矿厂,比比皆是,也因此有了越来越多的外地人驻扎此地。

  小城河边有一座吊桥,连接河的两岸,当地人称之为“铁锁桥”,由胳膊粗的铁链和铁板铺制而成,我走在上面,有些晃悠,一位骑自行车的小伙子从我身边骑过,并没有减速,我不由自主的扶住了齐腰高的铁链。

  返回桥头,遇见一位河北的小伙子,刚从山上下来,手里抱着厚厚的外套,满头的大汗,他向我走来。

  “你是来旅游的吧?”他笑着问。

  “是啊。”我回答,他一定是依据我拍摄江边景色和身后的背包作的判断吧。

  “宝兴没什么好玩的呀,我是河北人,在这里做生意,住了一周,快郁闷坏了。”他说。

  “宝兴不错啊,空气清新,又有山爬,交通也很便利。”我认为宝兴对我来说,最大的优势是群山环绕,随时都可以亲临其境,有什么比身处大自然更美好呢?

  “不好玩,太小,离城市太远。”他说。

  我笑而不答。

  “你一个人来的吗?”他问。

  “是的。”

  “厉害,一个女孩子行走江湖,胆子够大呀,准备去哪里?”

  “夹金山吧,想去看看。”

  “要不要同行啊?我们一共三个人,就住在前面的宾馆。”他笑着说,诚心的邀请。

  “谢谢,习惯了一个人,而且我现在就要坐车进山。”我说笑着跟他告别,这是今天除了吃饭点菜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行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